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内鬼在向习“核心”公然叫板

——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诉之二十三


习近平先生,选择性“反腐”捅的是个马蜂窝。你动了人家的奶酪,让官场人人自危,遭致群起反扑势所必然。“倒习联盟”在方方面面,向你这个“核心”公然叫板,政变实已进入公开化。

党国内外交困,各种前所未有的危机,会在你主导的这个“新政”,形同约好了似的集中爆发,不足为怪。盖因这“新政”不同于彼“新政”,与体制内的多股黑恶势力结下了深仇大恨,不共戴天。

党天下再也不是铁板一块,而是四分五裂,内鬼遍布……内鬼们上下联动,在鬼影憧憧中,在围剿之势里,想的是怎么有效联手卖党和卖习,以图翻盘。而你寡不敌众,焦头烂额,已然疲于应对。

你要“核心”的名号是吗?给你,让你端坐在一顶名叫“核心”的轿子里,一会儿喊着号子把你抬起来,一会儿嬉笑着把你掼下去,直弄得轿子里的你,晕头转向,“我不知道风在哪个方向吹”。

——内鬼们是这么玩的。在以各种形式向你公然叫板的同时,也在为图谋已久的政变不断加温。你回头想想是不是这样?从意识形态上的布局,到种种现实危机的酿就,内鬼们都已进行得旷日持久。

从《要嫁就嫁习大大》之类充斥个人崇拜色彩的红歌大批量出笼,再到官媒冒出“中国最后领导人习近平”,再到竭力要将你包装成“习泽东”、“习特勒”;从一会儿“连落三匣”,一会儿想着操纵香港的选举,野调无腔说什么中央“授予多少权力”,香港就“享有多少权力,不存在‘剩余权力’”,“不需要你爱共产党,不需要你拥护共产党”,千方百计刺激美国、香港和台湾,再到而今香港的烽烟四起,仿若战场,再到台湾更是顾影自怜,心灰意冷,去意已决……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内鬼们向你公然叫板之时太多,予你难堪之时太多,给你制造种种麻烦之时太多,而你或警觉不足,或优柔寡断,所以也就有了无力回天,有了难于应对的种种内外交困。

被周永康深度荼毒过的这条线,内鬼就更多。余孽们一直在有意践踏法治和人权,整人整得到处呼天抢地,向你公然叫板之时,已毫不掩饰要让你这个“核心”灰头土脸,让你日日“好看”的意味。

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是几条线联合作恶的结果。我们这的政法委“上面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涉嫌策动谋杀我儿廖梦君的“上面”,时至今天仍在执掌重权,迄今在进行种种变态的遥控。

你去厦门列席金砖会议,这同在福州为口奔驰的我马牛其风,惯于让你“好看”的“上面”,那年却非要遥控一下,再次让公安去敲掉了我的饭碗,逼我在两年前,给你连篇累牍写出了64封的公开信。

值此多事之秋,“上面”又故伎重演,又在搞一石数鸟,操纵得“本来很容易解决的事情,非要弄成这样”,前后“再谈谈”已历时3个多月,将我逼作饥民之意明显,迫我一天天向你这般苦苦申诉。

一个苦难的家庭,被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整得断子绝孙,在习近平主导的“新政”,仍旧是有冤无处申不说,就连吃口饭都一再是成其为奢侈。这是个怎样的恶党?这是个怎样变态的“新政”?

这是个灭绝人性的“新政”,这是个缺德至极的“新政”,这是个连老人和小孩都在一同迫害的“新政”——幕后给你习近平“上眼药水”的内鬼,无端再整这么一出,要的就是此等恶劣的政治影响。

习近平先生,你曾经长期工作在福建,也曾到过泰宁,在泰宁留下过种种佳话,你知道泰宁是个小地方,也能想到若无人在幕后主使,此地小吏断然不敢“本来很容易解决的事情,非要弄成这样”。

“本来很容易解决的事情,非要弄成这样”的,何止是穷乡僻壤?香港的问题,也同样是“很容易解决的事情”,无非是兑现中英联合声明的相关承诺而已,何难之有?何至于会剑拔弩张成这样?

我又一次被逼作了饥民,向习先生苦苦申诉,是国情使然,是无奈使然,是悲愤使然……党国在有些看似无解实则易解的问题上,“非要弄成这样”,既是内鬼使然,也是党性使然,是个性使然……

在这个群魔乱舞的非人间,千千万万的中国人在受苦受难,习先生又何尝不是在受苦受难?向你这个“核心”公然叫板的内鬼如此之多,而你不是钟馗,做不到快刀斩麻,也就做不到有效驱鬼。

现在还只是你治下的内鬼,在或直接或迂回向你发难,在明火执仗将一些人群逼作饥民,到了全面失控时期,到了遍地是香港之时,内鬼们只怕要公然将“核心”踩在脚下,狞笑着问你尚能饭否。

2019年12月29日写于福建泰宁(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914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