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跌穿人性和道德底线的“新政”

——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诉之十七


习近平先生,你主导的这个“新政”,照样是豺狼当道,暗无天日,治下“公仆”就连强迫负债、不让人吃饭这样的缺德事,都能一而再、再而三干得出来。这等“新政”,焉有新之所在?根本就是已经跌穿人性和道德的底线,倒退得就连氏族社会都不如。

氏族社会“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

“新政”奉行故事,还是“一党独裁,遍地是灾”,张袂成阴的衔冤负屈者照样是有冤无处申,五星旗下照样是没有理论处,“公仆”照样是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就连强迫负债、不让人吃饭这般下流的招数,在你这个“新政”都可以是玩了一出又一出……

“秉政”至此,谈何“法治”,就连人治都谈不上,只能算是匪治和兽治。在诸如此类的“法治”和“秉政”当中,苦难的人民从公权的妄为里,既看不到作为人应有的正面良善的品性在哪,也看不到该有的人类准则和规范在哪。昏天暗地的大江南北,随处可见的是率兽食人。

一个跌穿人性和道德底线的“新政”,所能给与国人的注定只会是又一场噩梦。极权统治下的“公仆”势必具有凌驾性,难免沦为压迫阶级而存在。事实已经充分说明,若只是看人下菜,玩左右手互搏,一味把玩“反腐”和“打黑”的魔方,即便习先生操劳到退位,或也将会是一事无成。

习近平先生,当“公仆”就连强迫负债、不让人吃饭这样的缺德事,都能明火执仗干得出来时,当“法治国家”的每个角落都可能存在公权的妄为时,你能拿什么去将这个国家梳理得井井有条?当“公仆”的品德存在严重问题,已然异化成兽时,你能拿什么去实现你说的“中国梦”?

2019年12月20日写于福建泰宁(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905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