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新政”竟无免于匮乏的自由

——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诉之十六


习近平先生,你提出“2020年全民脱贫”,就在这一奋斗目标即将被检验之际,党国各种有意践踏法治和人权、恶意人为致贫之事竟会是层出不穷,不减反增,这使得多事之秋愈见其诡异,若是任其泛滥成灾,所凝结出的普遍共识就必然会是——这是个没有免于匮乏自由的“新政”。

罗斯福总统提出过四大自由,其中一项是人人享有免于匮乏的自由。所谓“饥来吃饭,渴来饮水。困则打睡,觉则行履。热则单衣,寒则盖被”,既是人之本能,也是天赋人权。而以某些下流伎俩不让人吃饭,即属强加匮乏,是在无事生非,恶意剥夺社会成员免于匮乏的自由。

中国史上饥民遍地、揭竿而起的例子举不胜举。安史之后,路有冻死骨屡见不鲜,大量饥民在生理上的饥饿和精神上的饥饿双重催逼之下,随波逐流参与了杀人如麻的黄巢之乱。打着“维稳”的幌子,以某些下作手段肆意剥夺公民的生存权,这实质就是在人为制造饥民,是在有意逼人造反。

“维稳”者也同样是肉体凡胎,也同样每天都要吃喝拉撒,也同样懂得"民以食为天"这般浅显的道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而且明火执仗人为制造饥民的兽行还能愈演愈烈,那么这种反其道而行之的“维稳”,就有可能是怀有某种政治图谋,不排除幕后存在不可告人的统一部署。

动什么别动温饱,吃饭权在任何朝代皆为天赋人权。背道而驰,公然走向“新政”愿景反面的“维稳”,伤害的不只是苦难的家庭,伤害的也是又一个“新政”。“新政”竟无免于匮乏的自由,竟能动辄不让这个家庭吃饭,不让那个家庭吃饭,这样的“新政”匪夷所思,显系存在为政失德。

同许多大旱望云的国人一样,我对习先生主导的“新政”,也曾有过这样或那样的热望,然望穿秋水至今,不例外等来的是幻灭。别说是为蒙冤遇害的爱子讨回公道,就连起码的生存权,我家这些年也时常是被恶意剥夺。我想给家人更好的生活,却一再发现我没有免于匮乏的自由。

周永康虽然倒掉了,但大大小小的周永康余孽,直到现在也还是不知凡几,一直以来就没有停止过兴风作浪。余孽们在今季更是勤于制造非人间惨象,不仅可以长达十几年放任杀人者逍遥法外,而且哪些人群有没有饭吃,有几碗饭吃,全得凭其高兴,当真是胡作非为,权倾天下。

习近平先生,“新政”竟无免于匮乏的自由,这在近期尤其不乏鲜明的例证和注脚。在昨天的申诉中,我已举了一串例子,在“强国”为吃饭问题而愁肠百结的家庭,远非我一家一户,被无法无天的公权力剥夺了生存权者大有人在,这一反常的现象,让人更是觉出政局的诡异。

国事不涉家人,庙堂之上的权位之争,不该以百姓为棋子为筹码,这在任何时期都理当是一种必要的政治文明。那些总在与你唱反调,总在和党中央搞对抗的居心叵测者,显然并不具有这样的政治文明,为达目的一向是可以不择手段,不论多么下作的事情,都能肆无忌惮干得出来。

习近平先生,“新政”竟无免于匮乏的自由,这凸显的是“新政”的控盘能力亟需加强,否则不会到处都是“搅屎棍”,不会总是台上余音绕梁,台下耳光响亮。及至暮年,当你回首往事时,或会一声长叹——你主导过一届“新政”,那是个怎样的“新政”呢?那是个没有免于匮乏自由的“新政”。

2019年12月19日写于福建泰宁(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904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