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向习近平讲述我家的“美好生活”

——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诉之十五


习近平先生,你说要不断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要不断创造新的历史伟业,要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李克强总理说人人有饭吃是一切人权的基础,要确保人民群众有饭吃;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说中国始终把生存权、发展权作为首要的基本人权……

我在感动之余,也困惑不已,不知我所处之处,是否还属于中国及中共管辖。若是,怎么时至今天,我家仍是这般状况?莫非我们这的有些公职人员,是处在外星球或是国中之国,居然到现在还不知道“中国始终把生存权、发展权作为首要的基本人权”?

习近平先生,你也同样上有老下有小,你也同样为人子为人父,请你在百忙中听我讲讲我家的“美好生活”。我家的生活“美好”到了什么程度?“美好”得要是不举债度日,早已饿死了几百回、几千回。两年前我曾因此给你写过64封公开信,仅只是过了两年,我家被强迫负债的日子又开始了。

广东佛山南海整出来的恶性虐杀学生事件,原本与福建三明泰宁马牛其风,然而我夫妇俩当年返乡后,即遭两级政法委及国保汹汹高压,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也因此在强权压迫下被潦草“协商解决”。我家的苦难并未就此结束,各种有形或无形的被虐杀,直到今天依然在持续。

在周永康祸国殃民期间,我是当局的“特控”人员,是前中央政法委的监控对象。因为一个作家依法行使了表达权,我家曾被大群荷枪实弹的警察包围过,我被扣以种种莫须有的罪名,被一次又一次非法传唤,被反复关进铁笼,就连想要卖掉房子逃离家乡,都被公然制造假案拘留了5天6夜……

强迫负债,以各种鬼蜮伎俩不让人吃饭,是变态者的常态。为了摆脱迫害、谋求生存,我多次面临了乡关茫茫在异乡供职,我夫妇两家的亲友也因此被国保骚扰得鸡犬不宁,我的工作总是被人为破坏。我工作在福州时,公司董事长遭到公安骚扰和施压,随后我被安置在泰宁佛协工作了两年。

因我家的生活水平大幅度低于一般家庭,我家的生活在这两年也极其“美好”,“美好”得我妻子就连过年都舍不得给自己添件新衣,“美好”得我女儿只能羡慕别的孩子拥有幸福的童年,“美好”得我患了肠梗阻,哪怕腹痛难忍,为了省点医药费,也整整一周只能在家硬扛……

就这样苦挣苦熬,总算熬到了两年的工作合约已到期,既然续约的事谈不拢,那么作为家庭顶梁柱的我,无疑得另谋生路。然而不行,离职前我遭遇了政法官员、国保、网安等的车轮战,离职后我外出求职,又一直是被跟踪、被套路、被劝返,被总是要“回去和他们再谈谈”……

因我撰文向你申诉了种种,上周一我尚未来得及吃早饭,国保又不给任何法律手续,将我强行带到泰宁公安局的地下室,张冠李戴以我“涉嫌寻衅滋事”为由,对我进行非法传唤,说了许多恐吓我的言语……上周二,维稳办主任、国保及我夫妇俩,就续约一事,于佛协办公所在地进行了第N次“再谈谈”。

我家的活路在哪里?我家何时才能不再举债度日?“再谈谈”之后,又是再无下文,一周多的工作日已经过去了,我家迄今未得到相关方面的任何答复。我家被迫借钱吃饭的日子,就这样过了一天又一天,在这种无边的黑暗中,我不知党国起码的法治精神何在,不知强权在握者起码的人性和道德何在。

我究竟做了什么,要被一再置于这般境地?无非是我的笔端希望“人民政府”善待人民,希望当局正视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自2005年起,我被当局列为残酷迫害的对象,爱子廖梦君于次年惨遭虐杀。时间的流水在苦难的河床里哽咽了十几年,我家别说是为廖梦君讨回公道,就连起码的生存权,也时常是被恶意剥夺。

而这种灭绝人性的迫害,并非孤立事件,于各地都发生得较为普遍。广东作家胡迪,曾连续7次被国保搞掉了工作;上海作家李剑虹近期又被失业,已记不清是第几次被国保干预而失去工作;北京维权律师刘晓原被恶意注销执照,落拓得只能在街头售卖蟑螂药、蚂蚁药;江西新余民主维权人士刘萍,近期想拿到退休养老金,遭遇百般阻挠;浙江永康潘玉贞一家,因“上下官员串通严重违背党纪国法,另立山头以权代法”,“土地全部被侵占”,一家10口人为怎么吃饭的问题而发愁……

习近平先生,当种种非法剥夺公民生存权的恶性事件一再发生,却得不到及时有效的制止时,受苦受难的不仅只是被迫害人群,同时严重受损的,也会是整个党国。那些真正“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者,明火执仗所干出的一桩桩一件件,正在陷党国于不仁不义,正在动摇人们对司法的信任,正在剧烈动摇共产党的执政基础。

“解放”前的“反饥饿反迫害”,会如此频繁地反复重演,这也意味着最大的反共势力不在别处,而恰恰就在体制内部。习近平先生,就连饭都吃不上的“美好生活”,在谁家都不会是想要的。你也曾从黑暗中走来,你也曾遭受过严重迫害,对于与日俱增的被迫害人群,你该不难感同身受。对于制止迫害,你理当有更多的行为自觉和道义担当。

习近平先生,若是这波不让人吃饭的恶浪席卷开来,缺失有效的拦截堤坝,那么“倒习联盟”其后必会伴有大动作。而所谓不断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断创造新的历史伟业,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人人有饭吃是一切人权的基础,要确保人民群众有饭吃,中国始终把生存权、发展权作为首要的基本人权……众目睽睽之下,全都只会是国际笑柄。

2019年12月18日写于福建泰宁(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903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