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致函境外出版商及广告商

各境外出版商及广告商:

您好!

我是因文贾祸、被匪帮整得家破人亡的中国大陆作家廖祖笙。因匪类又耍出了不让人吃饭的下流套路,我不得不作稻粱谋,考虑将这十几年来写下的“敏感”文字,悉数交给境外出版商结集出版,以换取版税和生活所需。另外我在境外稳定存在且保持更新的个人网站有近60处,并有博客一个,若您有广告需要发布,我也可以考虑在我的网站和博客上为您有偿植入广告。感恩您的雪中送炭,感恩您在这般漆黑的凌晨,能以大悲大爱之心,对一个苦难的家庭予以守望相助!

我曾以文为生10年,先后出版过著作7部,在多家报刊开设过专栏,曾因写作成绩突出荣立过军功。因针砭时弊,为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写下过海量的政论和时评,从2005年起,我被匪帮列为残酷迫害的对象,爱子廖梦君于次年在广东佛山惨遭虐杀,当局随后“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原先几乎每天都有文章见报的我,其后在国内被全面封杀,这十几年来再无一字变作铅字。

暴政以有形的利刃虐杀了我的爱子,以无形的利刃不时虐杀着我全家。在日益公开化的汹汹迫害中,为了摆脱迫害,谋求生存,我曾多次面临了乡关茫茫,在异乡企业作过文案策划、企划部主任、副总经理等,其间我夫妇两家的亲友都被国保骚扰得鸡犬不宁,我的饭碗也不时被下流打碎。前两年我工作在福州,公司董事长因为聘用了我而被公安骚扰、施压,我在被迫返乡后被安置在泰宁佛协上班,劳心劳力两年,生存的需要、尊严的需要、安全的需要、团体的需要等等无一得到合理的满足。总算是熬至两年的工作合约已到期,我在异地想要另求发展时,又一直被跟踪、被套路、被劝返,被一再要“回去和他们再谈谈”……

就这样我又一次被困在家中举债度日。因为撰文向习近平先生申诉了种种,本周一我尚未来得及吃早饭,就又被国保从家中强行带到泰宁公安局地下室,饿着肚子接受传唤,“执法”者又一次不给任何法律手续,且反复警告我,再向习近平申诉将面临严重后果。随后我夫妇俩被安排与政法官员及国保“再谈谈”。廖家的活路在哪里?何时才能不再举债度日?“再谈谈”之后并无明确答复。“本来很容易解决的事情,非要弄成这样”,已经在车轮战下“再谈谈”了N次,迄今看不到丝毫解决问题的诚意,而我家的生活无疑还得继续,一家老小无法饿着肚子,无尽奉陪类似的“再谈谈”。

所以,在这样的情形下,情非得已,我不得不寻求与境外出版商及广告商进行合作,以求度过难关。我已出版的著作,早在十几年前首印就多为10000册,我用血泪凝成的真性情文字,在结集出版后无疑更不会愁卖。出版商出版我这类著作,有显见的盈利系数,既实质性地帮助了一个苦难的作家,又有益于人类社会唾弃暴政,时刻毋忘暴政的可怕。若您是广告商,我也可以考虑在几十个网站和一个博客上,帮您同时植入广告,助您取得更好的广告效应。您要发布的广告,在文案的制作及平面设计上,我都可以帮您一手完成。

您可以通过我PC版网站的留言通道,或致函liaozusheng@protonmail.com与我联系。感恩有您,感恩您的雪中送炭,感恩您在这般漆黑的凌晨,能以大悲大爱之心,对一个苦难的家庭予以守望相助!愿您我合作愉快!

廖祖笙 专此敬上

2019年12月12日写于福建泰宁(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897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