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邪党对内对外设置债务陷阱

——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诉之十


习近平先生,党国“宁赠友邦,不予家奴”,拿着民脂民膏在国际社会四处“大撒币”,已引起不少国家的警觉。美国国会于今年开始致力于推动《中国债务陷阱法案》,国会外交委员会副主席约霍说,中国借助“一带一路”,让很多国家陷入债务陷阱,危及这些国家的主权,而中国则扩大政治影响力,还在一些地方进行军事扩张。

共惨党原先是个饿饭党,后以“改革”的名义圈钱,在国人看病、上学、买房等必经之路上四处设伏,将吸管深深插入每个中国家庭的心脏,吸血吸得肠肥脑满之后,开始这样“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对外不经国民同意,到处扮演“散财童子”,为许多国家设置债务陷阱;对内进一步强加国民生存重负,使得国人个个像是苦命的工蜂,不得不终生为着获得一些最基本的生存要件,而无暇他顾,而疲于奔命。

苟活在“强国”的猪民,往往看病得贷款,上学得贷款,买房得贷款……节衣缩食、累死累活、穷其一生偿还贷款,在邪党治下,就这样生生不息构成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生命元素。等到有些国人终于无债一身轻时,又会悲哀地发现,自己仍然深陷在债务陷阱里,永远也出不来,因为挥洒了几代人血汗钱购买的房产,只有50年或70年的使用权,并无永久性的所有权。共惨党将算盘扒拉得哗哗响,50年或70年后,邪党又要在房奴的身上再扒一层皮。

吸血成性的邪党,甚而将吸管插进了火葬场,插进了每一块墓地,哪怕是谁翘辫子了,都还要为邪党的“GDP数据连年增长”做贡献。在种种邪恶的算计中,在每一寸国土上都为国人精心设置的债务陷阱里,所谓“新中国”的猪民,所能拥有的共同宿命不例外是“活不好,死不起”,国人忙忙碌碌、疲于奔命的一生,说到底也就是像猪一样,为着眼前吃食和栖身之所奔忙的一生,这样的一生,哪有什么闲暇去要民主、要宪政、要法治、要人权?共惨党傲立在债务陷阱之外,从此可以“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我不幸也是“强国”的一猪民,因为不甘为奴,因为懂得文字的排列组合,被共惨党设置的债务陷阱就更多。杀人的事只能“协商解决”,而所谓“协商解决”是什么也没解决。为着生存,为着让生命得到传承,我家也掉进了债务陷阱,想要卖房自救,我被拘留过,法官说“房子只能由法院来拍卖”,而判决了一通再无下文,我料定“维稳”经济之下,就是10年后这套房子也不会变现。廖梦君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那点钱,会一直这样被啃食人血馒头者所冻结。

我勉强自己在家乡供职,忍受了种种的凌辱不说,劳心劳力两年,只够聊以糊口,没有半点积蓄。我在外打工,一再被下流地打碎饭碗。这次我在外求职,也一直是被跟踪、被套路、被一再要“回去和他们再谈谈”……谈什么呢?赤裸裸的迫害来得如此公开化。离职前我遭遇了政法官员、国保、网安等的车轮战,看不到丝毫解决问题的诚意。离职后我在家等了半个月,等兄长从外面回来将我母亲接走后,才踏上求职之路,后又被逼回家乡爱写什么写什么,这之间谁曾过问我家是否有米下锅?

习近平先生,我家也同样是一个社会单元,也同样每天都要面对开门七件事,也同样是上有老下有小。这么多年来,在共惨党对内对外设置的债务陷阱里,在种种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我不时得举债度日,而这样的日子,在时隔两年后,又开始了。将一个苦难的家庭一再逼入这样的境地,将我逼迫得又一次向你这般申诉不止,共惨党何其“伟大、光荣和正确”。这同时也将进一步擦亮世人的双眼,让人们更清晰地看到邪党的每一个毛孔里,都像魔鬼一样依附着邪恶。当这样的邪党嚷叫着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时,就是菩萨也要发怒,就是顽石也要冒出火来。

写于2019年12月4日(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889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