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全面失控可能袭向习近平

——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诉之八


习近平先生,两年前,我家的生活来源被法西斯新变种完全阻断,我给你写过64封公开信,在向你陈情的同时,也反复恳请你在促进国家平稳过渡方面,能不负众望,能有所担当。

世事难料,沧海桑田,仅只是过了短短两年时间,昔日亮丽的“东方之珠”,就已黯淡成了那副模样,就已剑拔弩张得举世震惊。虽然内陆从表象上看,目前还算“固若金汤”,但暗流汹涌之下,谁又知道会“固若金汤”到何时呢?

诡异的夜色下,不要以为位处“核心”,一切就会在掌控之内,全面失控随时可能袭向习近平。谓予不信,说说我的写作自由:在过往的两年里,我完全没有写作自由,哪怕是写了风花雪月,都会迅即被勒令撤下或隐藏,而近期则是爱写什么写什么,拥有难得的写作自由。

同理,并不完全由你掌控的“维稳”大军,在积怨如山、天怒人怨面前,来日面对香港局势在内陆的骤然大面积克隆,极有可能或袖手旁观,或刻意偏倚,或保持中立……君不见别国在内战爆发或突然“变天”之前,不都大同小异,有过一个强权徒叹奈何、全面失控的过程么?

全面失控一旦袭来,若是短期就能雨过天晴,则是国家之幸,国民之福。可万一要是像中国史上的有些朝代变革那样,又掉进了漫长的血与火的轮回呢?国家的平稳过渡又能从何谈起?唐朝够“固若金汤”了,伴随着五代十国的取而代之,四分五裂、狼烟四起的乱世持续长达54年。

前门拒虎,后门进狼,此乃苦难的国家和人民不可承受之重。一个真正具有担当精神的执掌重权者,面对已经出现了的某种可怖轮回的预演,面对触目皆是的民不堪命、怨声载道,在诡异的夜色中,该更多一分警觉、前瞻和务实,否则就无以为自我赢得海阔天空,为国家赢得平稳过渡。

习近平先生,请你沉下心来想一想:为什么“反腐”、“打黑”不止,这个国家还会有这么多的腐败公行、黑恶公行?为什么换季后这个国家的法治环境和人权环境,非但没有向善之势,反而更是一片蛮荒?为什么有意践踏法治和人权的种种兽行,会在各地密集出现?为什么前所未有的内外交困,会在你这届像是约好了似的集中爆发?……

全面失控可能袭向习近平,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有种种显见的迹象,已在不断指向共同的焦点。记得两年前,我曾写过一篇文字,题为《习近平所处险境一字可解》,岂料要做到一个“放”字,在习先生竟会是难上加难。我隐约见到一背影,已被绑上暴政的战车,但愿这个远去的背影,不会化作镇压者的符号而黯然消隐。

习近平先生,你也同样上有老下有小,你也同样为人子为人父,我在你治下不让人吃饭的故伎重演面前,絮絮与你说道这些,看似不相干或是扯远了,实则并未跑题,因为这不但关乎我一家的生存,也关乎你家的福祉,关乎十几亿人的长远利益。你一再错失伟岸的机会,而机会至少目前还摆在你的面前。有些善意的忠告,在你宜听取。

写于2019年12月2日(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887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