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或为白卷先生习近平

——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诉之六


习近平先生,“法治国家”的法治环境和人权环境,杂草丛生、荒芜鹿戏久矣,这不仅常让国人觉得这是个非人间,而且也严重损害“新政”的执政形象和政绩。“人之生乎地上之无几何也,譬之犹驷驰而过隙也”,若你在任期内不能尽快找到有效的突破口,那么御任之时,你或为白卷先生习近平,国人所能记住你的好,无非也就两件事,一是解救了海量的被劳教人员,二是放宽了计生政策,此外你就乏善可陈。

料想我这么说,不单是你,可能许多人都会觉得无法认同。为什么呢,因为“反腐”之声响彻云霄,因为“打黑”之声甚嚣尘上。可这样的两个“拳头产品”,于百姓而言有半毛钱的关系吗?没有。遍野的冤魂无以告慰,天空依然是阴沉的,甚而一如既往是不见天日的。无法无天的公权力照样是在一路裸奔,“反腐”、“打黑”的背后,年复一年是腐败公行、黑恶公行。

墙外的互联网上,和“胡温新政”时一样,每天都是大江南北的悲声四起,汉字在“共和国”建立之前,从未承载过如此之多的声声血、字字泪。各地的信访窗口,包括“天子脚下”,像上一个“新政”时一样,还是日日可见衔冤负屈者的张袂成阴。要是“反腐”、“打黑”和国人的幸福指数稍微有一点关联,要是没有显见的腐败公行、黑恶公行,这国怎会迄今是这般景象?

杀人的事可以“统一宣传口径”,可以指鹿为马,可以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执法”者们可以抢夺、藏匿、毁灭证据,可以和杀人犯公然同穿一条连裆裤,可以汹汹逼向受害者,百度可以同流合污,极尽歪曲事实、掩盖真相之能事,“维稳”者们可以大快朵颐人血馒头,花样万般经营受害者……“反腐”啊“反腐”,“打黑”啊“打黑”,腐败莫过于此!黑恶莫过于此!

给我家强加苦难的,一直是无法无天的政法系,这让我夫妇俩不能不深深怀疑,是政法系具体操盘谋杀了廖梦君。在令人发指的惨案面前,本该以打击犯罪为己任的政法口,不是还命案以真相,还死者以公道,反而是朋比为奸,一再汹汹逼向受害者,在方方面面表现得试图将我夫妇俩逼死、逼疯,甚而就连我家有没有饭吃,有几碗饭吃,都要全凭这条线高兴。习近平先生,凡此种种,你不觉得太奇怪了吗?

而这,还只是中国法治虚无、人权缺稀的冰山一角。大大小小的周永康余孽,越是多事之秋,越是会在各种关键节点上,与外部局势形成互为呼应,越是明目张胆整出事来,越是让大江南北悲声四起,越是故意要践踏法治和人权,越是要让你主导的这个“新政”焦头烂额、无地自容,而你对这条线的种种公然挑衅,一直以来反制乏术,若只是轻描淡写要其“刀口向内”,长此以往,何止是香港,四山五岳都可能会是烽烟四起。

或为白卷先生习近平,在党国的权力巅峰走了一遭,这样的终局无疑不会是习先生想要的。有些事情无需说得太白,在我又一次向你哀告种种之时,即已传递了某种信号,这有助于你更加明了自己的处境,有助于你更清晰地知道怎么调整工作方向。困不孤起,仗孽方生。我希望你不仅能以大智慧、大气魄尽快突围,还能在任期内有一番大作为,能为苦难的国家和人民,早日支撑起一片蓝天。所以,我要重复两年前为你写的一段话——

习近平先生,醒醒吧,匡乱反正,不是1+1=9999.99,而是1+1=2,就这么简单。拿出男儿的豪气和霸气来,在现阶段撸起袖子撤销一条线,肃清一条线,让人人回归到桌面上来说话,让一切还原到法治的框架下来运行,让公权力从此真正运行在阳光之下,让厕纸不如的法律确实恢复神圣和庄严,则这个五千年来少有之乱世,即可尽快各归其位,各安天命,相生相克,相忍为国。何至于一个国家,治理迄今,也还是乌天黑地至此,乌烟瘴气、鹿走苏台成这样呢?

写于2019年11月30日(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885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