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饿饭党治下的饿饭国

——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诉之五


习近平先生,你也一定知道,你现在担任党魁的这个党,过去是个饿饭党,在未得江山之前,因为饥肠辘辘,常忽悠国民上街闹事,大张旗鼓“反饥饿反迫害”,直闹得国民政府鸡犬不宁。

饿饭党武装暴动后,在陕甘宁边区曾开展过大规模的生产运动。1945年1月10日,毛泽东说:“由于部队和机关的人数和边区人口比较,所占比例数太大,如果不自己生产,则势将饿饭。”

为了避免“势将饿饭”,饿饭党还有过见利忘义,还出过生产伤亡事故。学者张耀杰揭露说,所谓“死得重于泰山”的八路军战士张思德,实际上是在烧制鸦片时,窑洞坍塌被活埋而死的。

饿饭党在外来入侵面前,对国民政府釜底抽薪,使得国军常常腹背受敌,抗战结束后,又杀人盈野,所杀害的抗战将士不知凡几,在累累白骨之上鸠占鹊巢,所建之国美其名曰“共和国”。

“共和国”在浮夸风盛行之年,成了举世震惊的饿饭国,饿死的国人达几千万之巨,据相关资料记载,许多地方当时都出现过人吃人。刘少奇曾对毛泽东说:“人相食,要上书的!”

饿饭国后以“改革”的名义圈钱,在国人看病、上学、买房等必经之路上四处设伏,终于摇身一变成了“强国”。原先的饿饭党也一阔脸就变,开始动辄以渴服马,频频玩起了饿别人的勾当。

在“维稳”经济之下被恶意阻断生活来源的人群,在周永康祸国殃民期间就与日俱增,此类例子在网上可谓数不胜数。因“生活无法维系”的西安访民康素萍,曾突发奇想“斗胆应聘中南海”。

我被你党以渴服马久矣。我曾以文为生10年,家破人亡后被党国全面封杀,我的生活来源因此被完全阻断;我想卖房自救,被拘留了5天6夜;我在外面打工,国保坦言去找过我所在公司的董事长……

没有谁会甘于终生聊以糊口,也没有谁会愿意为着糊口就一直忍受凌辱。我想远走他乡,想凭着自己的一技之长给家人更好的生活,结果在被跟踪、被套路、被劝返中,遭遇的是关山重重……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现在几成流行语。与此同时,伴随着“维稳”已成产业链,饿饭这般下流之事在党国时有发生。习近平先生,你能否告诉我,你党的“初心”和“使命”究竟是什么?

写于2019年11月29日(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884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