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看看廖祖笙的今天 想想香港人的明天

——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诉之三


习近平先生,昨天我在给你的申诉和建言中,就怎么解决香港目前存在的问题,谈了一些粗浅的看法,希望能或多或少给你以帮助和参考。若你觉得严惩各地的政法流氓、人权恶棍、黑恶警渣、枉判法官,给法治以颜面,给国家以正气,给港人以信心,会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所做的手术太大,那么还有一个更便捷的方法,即兑现中英联合声明的相关承诺,确保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港人的五大诉求,无一逾越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外延,不难满足,理当满足。曾经沧海难为水,想要将香港和台湾同化成类似于中国大陆的某个省区,或是某个直辖市,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以任何高压、黑恶手段都不可能梦想成真。地球人都知道,在假“共和”之名行纳粹之实的黑手伸出之前,港人与台胞的幸福指数普遍高于中国大陆。这样一个四不像的体制,这样一个罪恶的体制,不能祸害了大陆的十几亿人,又想着要去怎么祸害原本活得更好的香港人和台湾人。

人心都是肉长的,每个人都同样是爹妈所生,而不会是从石头缝隙里蹦出来的。这个世上的许多事情,看似无解,实则易解,只要推己及人,把自己代入对方的位置,以同理心去思考问题,就不难达成融合,排解难题。人人也都可以将自己暂时代入香港人的位置,想想一味用强将香港同化成类似内陆某地后,香港人往后过的将会是一种怎样的日子。或者,还能再简单些,只要看看廖祖笙的今天,再想想香港人的明天——

倘若香港人不抗争,其法定权利日久必和内地人一样,所享有的只是“纸上的权利”,即使法律赋予了港人言论自由,只要笔下、嘴上稍有不慎,就随时可能像中国大陆的廖祖笙一样,一夜之间落得家破人亡,法西斯新变种虐杀了港人的亲人,还能明火执仗公然“统一宣传口径”,公然指鹿为马,公然禁绝媒体据实报道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就连杀人的事都能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此后的港人,就像廖祖笙一样哭去吧。

倘若香港人不抗争,往后的香港就永无真相可言。能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封杀作家廖祖笙,就不能在全港范围内全面封杀某个香港人?媒体林立又如何?中国貌似一个媒体大国,实则更多的时候只有一家报社、一个电台、一处网站、一家电视台……那些动辄可以下达全网封杀指令的恶棍,说白就是白,说黑就是黑,“搜索引擎”百度上只有颠倒黑白的说法,没有你香港受害者的什么说法,网民根本看不到一枚硬币的正反面,再血腥的事情都能抹得干干净净……此后的港人,就像廖祖笙一样哭去吧。

倘若香港人不抗争,此后面对的就必将会是苍苔蠹壁,鹿走苏台,虽然明面上的公干机构林立,但走进之后迅即就会发现,那不过是一座座的荒庙。即使港人家破人亡了,即使港人知道是哪些人杀害了其亲人,也别想让正义得到伸张。那些穿着制服的两脚兽,非但不会去惩治、缉拿凶徒,还会快乐地数着钞票,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港人会像廖祖笙一家一样,不断被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就是想到异地另求生存,也会被种种下流的路数告知此路不通……此后的港人,就像廖祖笙一样哭去吧。

……

无需再一一例举了。习近平先生,你并非生活在外星球,中国大陆历经了周永康之流的十年浩劫,已是满目疮痍到了何等程度,想来你比任何人都更清楚,怎么收拾好这个烂摊子,对你、对整个司法体系而言,都可谓任重道远。这样的一个烂摊子,历时这么多年尚且是收拾不过来,何苦还要去惦念香港和台湾?这种罪恶的体制作孽已经够多了啊,饶了香港人吧,饶了台湾人吧,让其自得其乐,自我管理,像原来那样继续享受佛光普照、六时吉祥,就好。

习近平先生,记得两年前我曾同你说过,可以对香港全面放权,允许其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自由决定一切,真正实现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这不但是对当初庄严承诺的一种必要兑现,对彼岸台湾也是一种最好的感召,对自我的施政重担也是一种更为彻底的分担。“一国两制”一旦在香港死掉,两岸的和平统一就只会遥遥无期。而今两年过去了,原本亮丽的“东方之珠”黯淡了不说,还长期成了一锅乱粥,这委实让人不胜唏嘘。希望习近平先生及其执政团队,能有一颗菩萨心,能有某种大智慧,在处置港台问题时,会切记处处做到了怀柔。

写于2019年11月28日(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883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