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外出求职被跟踪被套路被劝返

作者:廖祖笙


因为生存的需要、尊严的需要、安全的需要、团体的需要等等无一得到合理的满足,我于近期又一次走向远方,在某沿海城市奔波了一天又一天,这之间,我不时被跟踪、被套路、被劝返。这种人权状况确实“比美国好五倍”的实证,足见苟活在“法治国家”何其“幸福”。

我发觉这个城市几乎每个角落都密布着摄像头。租房时又发现,房东无一例外都要对租客的身份证进行拍照,而后发送给公安局。我工作在福州时,国保曾骚扰过我所在公司的董事长。由此,我向一位房东如实说明无法用身份证登记的缘由。房东深表同情,也和我讲起他曾面临的种种,对公害深表厌烦,说外乡人不堪其扰,这两年已陆续走了一大批。

夜色阑珊中,我终于找到了一位在这打工的亲戚,就此得以姑且在其宿舍落脚。次日起,我揣着U盘,开始马不停蹄找工作,多家公司看了我的求职资料,曾有强烈的用人意向,可之后就再无下文。我发现自己不时被跟踪、被拍照。那年在福州,也同样是连续10天哪怕是跑断了双腿,也不会有实际的效果。昨天谈好的事情今天就变卦,上午找好的工作下午就丢了……

如此,我只能改用别人的手机安装了某直聘app,给出了一个能让用人单位粗略了解我的链接,以此同一些公司联系,但“奇怪”的是我发出的消息除了前面几条显示“已读”,后面的就一概只是“送达”,再没有“已读”或回复,这说明我发的消息八成是被屏蔽了。

那么,就再迈着沉重的双腿,在求职之路上继续艰难前行吧。一遍遍简述这把年龄了还出来打工的起因,一遍遍留下离线版的求职资料,一遍遍满怀欣喜等待,一遍遍再无下文……在满心疲惫中,我偶尔又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某直聘app,发现竟有家公司要聘我为企划经理,出价8-10k,与其联系后,所发的消息也很快就会是“已读”。那公司位于国际商务营运中心,海景辽阔,海滩上有游乐场,我能想见将妻女接来后,她们会开心成什么样子。

老总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爽快,一锤定音,说年前8k,年后10k,而且年前只要我做两件事,一是帮其建个网站,二是写些有关企业文化积淀的文章,这对我而言只是小菜一碟。我在开心之余,没忘了向其要个单间,老总说,公司没包住宿,但他会和股东沟通,当作特例来处理,“今天是周五了,这样吧,周一我会让人事通知你。”我有些纳闷,一个公司老总,给员工安排个单间,居然还要和股东沟通?

从这家公司回宿舍不久,又有一家公司向我发来了面试邀请,希望我能出任品牌营运总监,出价是10-12k,照片显示招聘者是个十分美艳的女人。我想做人要厚道,都与那老总谈成那样了,不能说变就变、另谋高就,于是将这个面试邀请给推掉了。周六和周日,我在为履新做准备,就连这家企业明年要怎么异军突起,怎么一步步打开市场的大致框架,我都已经有了初步的构想。

总算是等到了周一,总算是见识了赤裸裸的一日三变:

周一上午,公司人事发来消息说,目前月薪只能给你开8000元,可以为你提供工作手机和话卡,但只能在公司内使用,至于住宿则无法帮你解决,因为这会影响到其他员工的感受。他还特别加了句“你要考虑清楚了再回复我”。

我益发纳闷,给我解决住宿的事只要公司不张扬,怎会影响其他员工的感受?我想到了那个被推掉的面试,把这情形大致与那美女说了。我曾在她所服务的这类公司工作过多年,知道这种公司一般都是包吃包住,所以提出与其见面,看能否谈拢,寄望这家公司能帮我解决难题。美女爽快答复:“可以。”之后重新给我发了面试邀请,我匆匆赶去与她见面。

到了美女所在的公司,等了较久,等来的却是一个大男人,那说话的语气和腔调,那站姿,那坐姿,那犀利的目光,那手里拿着的两部似曾相似的手机,都让我想到他该是国安、国保之类的人物。对于我来应聘的事,他绝口不提,几句话之后,他单刀直入,说这家公司同样不包住宿,说现在的一些维稳单位既愚蠢又流氓,总要整出点事来找存在感,要是把人逼急了,反而会激发更多的反抗。他要我学会放下,“回去和他们再谈谈”,说如对那家公司的待遇觉得满意,也可以将就着先做,反正也快要过年了。我觉得这人较有良知,做事还算人性化,同时也了然这家公司已无再来的必要。

直觉告诉我,那家拟聘我为企划经理的公司,和这家公司扮演的是相同的角色,接下来肯定还会亮出种种的变数,为了尽早揭开底牌,我决定下午过去坐坐。午饭后,我用自己编写的网聊工具与妻子说起这两家公司的怪异,也和她说了种种不寻常的细节,妻说他们这样做,是怕你把求职资料到处塞,所以用这类法子先把你哄住,在消耗你的金钱和时间的同时,也在逼迫你回家。我说作为试探,我下午会提出房租由我来支付,房子由公司出面来租,若连这都被回绝,那就一定是聘人是假,套路是真。

果不其然,下午我到那公司后,所提的上述要求被那老总一口回绝,他把大部分的谈话时间,如出一辙花费在了劝我“回去和他们再谈谈”。“再谈谈”?怎么谈?我想到廖梦君惨烈遇害后,我夫妇俩一去上告就被公职人员绑架,绑架者要我们“坐下来和政府好好谈”;我想到了离职前的好一阵子,政法官员、国保、网安等对我展开的车轮战;我想到了移交办公室钥匙时,就连协会领导也愤而曰:“本来很容易解决的事情,非要弄成这样,这个政府真是有病啊!”……

不出意外,就连已经敲定的“年前8k,年后10k”,也又变成了又一种说辞。那老总要我次日中午等消息,说他会和股东商量,看看是以公司的名义还是以个人的名义,给你……说到这,他欲言又止,目光不敢与我对视,脸上现出一抹愧色,支吾其词,说以后可以让我帮着做兼职。我向其要名片,他推说尚未印制。我听不下去了,起身告辞,不想再踏进这家公司半步,并想尽快离开这个看似美丽但也同样龌龊的城市。

我拿出关机了几十天的电话,开机,和妻子说了确认的结果,之后找出身份证,买了一张动车票,回家。这之间,我又多次发现自己被跟踪,被拍照。在列车上,我几次故意走到车厢连接处,或靠窗站着,或在停车时突然下车,都有同一个男人快步跟过来,对我近距离进行跟踪,这样做时,他完全不顾自己还放在行李架上的背包。总被人拿手机对着,在“法治国家”何其“幸福”。

写于2019年11月26日(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881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