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ZT】百度李彦宏是网络职业打手和流氓

作者 官方媒体中国法治 罗修云

从外表上看,百度董事长李彦宏“生就一副好皮囊”,也很有几分斯文气,同时因他的爆发遽富,让一大批连做梦都想发财的“青皮后生”成为他的“粉丝”。然而,凡了解李彦宏利用他所拥有的独门“核式武器”——百度引擎搜索网恶意伤害网民的人,尤其是受过百度伤害的人,都会觉得李彦宏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卑鄙无耻的职业流氓、心性邪恶的网络打手。

追求社会的公平与公正,是国人的核心价值观。然而,当前无论在政治领域还是在经济领域;无论在生活领域还是在经营领域,都还大量存在着不公平与不公正的现象,乃至在虚拟世界中,不公平和不公正的现象,也时常在伤害和刺痛着国人的心,成为构架和谐社会的拦路虎。人们接触最多的搜索引擎网站“百度”,其遭病垢最多的一点,就是它对公平正义的破坏和践踏。百度有自动排名和人工手动调整排名两种排名方式,自动排名是“系统”自动进行的,手动排名是人工操作的。但曾几何时,有许多网民发现,百度的管理人员竟利用手动调整排名,干些损阴缺德、践踏公平公正原则的龌龊勾当。百度董事长李彦宏,是一个口称爱祖国却不爱网民、口称“为网民服务”,却怀着一种损人利己的阴暗心理,时刻想着敲诈网民钱财的龌龊之人!“流氓细胞”已侵入李彦宏的骨髓!

早就听说李彦宏的百度利用自己的平台优势,逼那些在法律地位和官方网站完全平等的民间网站和个人网站,参加所谓的“竞价排名”。你不交钱给百度、不在百度做广告,他们就通过流氓手段,将你的网站名称隐藏起来,或将你的网站名称推到老后面去,让网民“踏破铁鞋无觅处”、“两处茫茫皆不见”。百度那个臭名昭著的“竞价排名”,多年前就已触犯了众怒。2005年,由网友“踏雪无痕”发起了一个“反百度联盟”,其原因是该网友创立的“美人鱼”个人文学网站突然被百度屏蔽,而屏蔽原因在于该网站拒绝参加百度的竞价排名。“反百度联盟”在宣言中表示,为了反对百度公司对广大站长和网友的不公正而成立同盟组织,目的是“收集百度公司对待站长和网友不公正的证据,促进监督百度公司走向公正”。 2005年7月,“踏雪无痕”的电子信箱收到了两封匿名邮件,信件内容让他心里除了有些隐隐不安,更多的是愤怒。发件人在邮件中警告他关闭联盟,不然就让他所在省的政府或者找人收拾他!“踏雪无痕”随后将此事情告诉了DONEWS网站制作人刘韧,后者称也收到过类似的邮件,并且让他小心!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渐渐将这事淡忘。但不久,又发生的一件让他感到啼笑皆非的事。一天,有人打来电话声称只要关闭联盟网站,就愿意给他50万元人民币。“踏雪无痕”在接受《IT时代周刊》采访时说,给他打电话的人自称是百度前任总监级人物,为了保护百度的名誉,自愿出钱摆平这件事情。

他拒绝了,继续走在与百度正面抗衡的道路上。据了解,“反百度联盟”网站从2005年6月1日上线以来,目前已有逾万名站长签名加入联盟。

百度不但将“竞价排名”的“捕猎夹”对准民间和个人网站,也瞄准各行各业的企业。尽管此招让一些“本分”企业赢得了排名靠前的机会,却也无意中被一些制售假卖伪劣产品的企业所利用,他们通过向百度交钱将自己的产品排名提前而大赚昧心钱。2008年11月15、16日,央视《新闻30分》连续两天报道百度的竞价排名黑幕,百度“竞价排名”被指过多地人工干涉搜索结果,引发垃圾信息,涉及恶意屏蔽,被指为“勒索营销”,并引发了公众对其信息公平性与商业道德的质疑。据报道,百度公司首创的“竞价排名”,其收入占其总收入的80%以上。

央视记者经深入调查,发现搜索引擎服务商成为一些假药网站的“帮手”。武汉警方在破获假药网站后,据犯罪嫌疑人甘某交代,一个自称是百度竞价排名业务员的人曾主动联系他们,在他们购买竞价排名后,可以预设若干个关键词,当网民通过关键词上百度搜索时,参加竞价排名的网站会出现在靠前的位置。甘某称,互联网用户每点击一次假药网站,网站须向百度公司支付12元左右的费用,费用越多,排名越靠前。甘某称,他们卖假药的总销售额为40多万元,其中竞价排名竟花了约30万元。据央视披露,这是假药销售过程中成本最高的环节。在假药利益链中,百度竞价费用占到75%,销售人员分成13%,快递公司占7%,而制假方仅得到5%的利润。

由于竞价排名让花钱的企业出现在被搜索结果的前列,因此,一些不愿为此花钱的企业只能出现在搜索结果的末尾,许多企业向媒体记者反映,他们遭到百度的恶意屏蔽!

李彦宏的流氓嘴脸,还在于他的“百度”对无权无势的“草根”族,也通过手动排名“损”个没完没了。对此,我是最有发言权的:2006年初,湖南新闻界发生了一则颇具轰动性的新闻:我和另两名记者因揭露长沙几名公安民警利用职权职业之便,违规创办涉嫌容留妇女卖淫的休闲场所“都市休闲”,被民警实施“钓鱼执法”的卑劣手段予以报复性陷害——将我们予以刑拘。可笑的是,做贼心虚的办案警察因害怕自己被追究,竟然毁掉了我们通过暗访收集的“都市休闲”容留妇女卖淫的犯罪证据,而正是警察的这一愚蠢举措,使得我们的案子平反变得十分有利:警察拿不出我们所取得的证据,又凭什么说我们敲诈了警察?你警察没有问题,我们三名记者又如何敲诈你?而警察如果拿出了自己犯罪的证据,则不啻于自己坦白交代自己的罪行,依据刑法关于容留妇女卖淫罪的处罚规定(“犯本罪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等待着犯罪警察的是牢狱之灾。从逻辑学上讲,销毁犯罪证据的警察,自己将自己置于进退两难的悖论境地。司法界一位负责人表示:三名记者的案子肯定要平反,涉嫌犯罪的警官,该处分的应处分,该判刑的应判刑。目前,三名记者的申诉平反程序已经启动。

这起地地道道的报复执法案,让我一度失去了新闻从业资格。在湖南日报社对我做出除名处理决定之后,中华新闻传媒网和《湖南新闻界杂志》以《罗修云敲诈勒索被开除公职》,刊载了有关我被刑事处罚和被除名的消息。这两条消息从2007年起被百度收录——在百度中点击搜索“罗修云”三个字,展开后的首个页面即可看到这两条消息。从2010年8月起开始,这两条消息推到了第二或第三个页面。有朋友看了之后,曾建议我花点钱找百度版主将这两条负面消息删除或推后,但我不愿意这样做。因为我认为,将负面消息往后推,无须花费“银子”,而靠不断发表的新博文新网帖,即可将这两朵“明日黄花”“挤”到后面去,百度版主会按照自动排名系统的排名,让它们“玫瑰花开静悄悄”地“躲藏”到人们不太注意的“大后方”。

我是个笔耕不倦的勤奋写手,几乎天天有文字见诸一些网站的论坛和博客。我原以为,“芳林新叶催旧叶,流水前波让后波”,有关我的负面消息,会随着我不断为网络论坛和博客发布新博文及新网帖,在百度的排名中将不断地往后推。确实,有好几次,当我点击自己的名字时,那两条负面消息都往后面推移了,但我很快发现,每当两条有关我的负面消息经自动排名系统往后推到第三个页面时,就会被百度那个“du掌柜”阴毒地“踩一脚”,然后一个隔夜过去,便又“掉头”回到了第二页或首页。我想问问多次标榜自己“公平公正”的李彦宏,你敢将我这篇抨击你的文章放在“李彦宏”三个字搜索结果的前面吗?我谅你不敢!

由于我经常用自己的犀利文笔揭露腐败官员的贪腐罪恶,有的腐败官员或其帮凶便将百度中有关我的那条负面新闻复制后张贴到我的主贴之后,然而,他们发现这样做招致的是“引火烧身”的效果:将我的“老”新闻跟上去后,结果将我揭露其腐败官员贪腐罪恶的主帖顶了上来,让他们啼笑皆非,于是有人干脆将我的负面新闻复制后,自己做个标题,然后作为主帖单独发布,以此转移网民的视线,掩盖自己的劣行。对此,“百度”配合默契——从2011年8月起,点击“罗修云”后,首页和第二、第三个页面没有再出现原来的那条负面新闻,取而代之的是两篇标题分别为《“反腐斗士”罗修云的真面目》和《转帖罗修云敲诈勒索被开除公职案例》。

百度版主通过人为操作,不断地摧毁自动排名系统的客观、自动排名顺序,而人为地将有关我的负面消息“操作”到第一或第二个页面,究竟意欲何为?我想,无非是企图要我通过关系找到他们“了难”,他们按照“潜规则”收下“银子”后,再帮其做“技术处理”——删除负面消息或将负面消息推后,而假如我不加理会,则将这两条负面消息“加工”成“狗皮膏药”,让它牢牢地粘在头两个页面上,以达到“损”其自尊、毁其形象之目的!呵呵,李彦宏真是愚蠢之极,凡像我等“草根”族,你要损我除了赚些带刺的文字之外,一根稻草你也别想捞到!

李彦宏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去收获“银子”的做法,让人联想起三种动物。一是阴虱。以裤裆内的阴部作为“生存空间”的阴虱,是些鬼头鬼脑的家伙,它们趴开腿子栖息在人体的阴部疯狂地吸血,主人如不使出辣招,它们绝不会松嘴更不会自动滚出裤裆的。感觉百度的董事长李彦宏和百度的版主也颇像这阴虱,就喜欢用一张臭嘴巴含住人家的“阴部”吸其血、啃其皮、啖其肉,哪管人家痛得大喊“哎哟!”二是疯狗。在农村长大的我,小时候在野外最怕遇到见人就咬的疯狗。中枢神经染上了狂犬病毒的疯狗,不管你是熟人生人、大人小孩,都会“咬”你没商量。李彦宏和百度的版主,恰像一条患上了狂犬病的疯狗,没踩它的尾巴它也要咬你一口,且不但咬老板、咬有钱人,没钱的“草根族”也照样咬你!三是死猪。小时候我见过我们老家的人杀猪,每每当屠夫的尖刀使劲捅到肥猪颈脖上时,那猪总会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声。当鲜红的猪血“咕咕”地流完时,只见那猪四脚一抖便断了气。之后,几个大汉将死猪抬到大脚盆里,用滚烫的开水往死猪的身上浇,但无论怎么浇、怎么烫,那死猪都不吭不哈了。李彦宏也像那死猪:笑骂由人笑骂,损人依旧损人。

或许,李彦宏自以为得计:连韩寒写信给我我都懒得理睬,你罗修云算什么么?我要告诉李彦宏的是,本“草根”并不怎么在意这两条负面新闻,原因是我离开报社后,自己的写作特长很快就受到了市场的“垂青”。近几年来,我一边履行担任一家投资公司副总的职责,一边在互联网上开博写博。坚实的文字功底很快让我“博”名远扬,拥有的“粉丝”越来越多。有了“博”名,便常有人找我写文章。我悟出了其中的商机,于是和两位朋友合办了一家代写网,打这以后,我的写作业务应接不暇,请我写文章的人遍布全国各地。当职务管理与自己的兴趣爱好发生冲撞、顾此失彼之后,我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后者——向朋友请辞副总职务,朋友理解我那已浸入骨髓的文字情结,不情愿地在我的辞职报告上签了字。如今,不但一些企业家和名人乐于找我写传记,还有多家公司和我签约包写文稿,另有几家大公司分别以30万至50万年薪聘请我做专职文化策划……我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做得有声有色,日子过得平实而惬意,由此我多次发出“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愉悦感叹。2011年6月,旗下拥有《中国法治》月刊、中国法治网、中国法治内参咨资讯、中国行政司法监督网等媒体平台的“中国法治”一位负责人,无意中发现了我这支为弱势群体呐喊的犀利文笔,执意邀我加盟“中国法治”。一个多月后,从京城邮来一纸聘书,我正式加盟旗下拥有《中国法治》月刊、中国法治网、中国法治内参资讯、中国行政司法监督网等媒体平台的强势官媒“中国法治”。这位负责人表示,我的案子肯定要平反,涉嫌犯罪的警察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本“草根”奉行一条原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除腐败分子之外,我不会主动伤害任何一位同胞。同时,我还坚持“先礼后兵”的原则。为了提醒李彦宏不要伤害无辜,我曾一连给他写了5封信发布在百度博客中和其他网站的论坛上,但不知李彦宏是眼瞎还是视若无睹,抑或是故意不理不睬,5封友情提醒的电子函过后,百度损我依旧,毫无收敛。末了,我想敬告李彦宏:你用损阴缺德的流氓手段参与市场竞争,不用蓍龟地会招来网民的不齿和鄙视,你的行为也会影响整个互联网的声誉和形象。古语云:君子爱财取之以道。但愿你端正办站方针和经营方针,多做利人又利己的事情,少做损人利己的事情,而损人不利己的蠢事最好一件也不要做!眼下辉煌的“百度”,假如一意孤行,朝损人不利己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话,总有一天会被网民们抛弃,你本人哪天被吃了“生米” 的人收拾掉也尚未可知,信不信由你!

亲爱的网友:不要说我的笔“辣”,当你或你的亲属哪天一不小心有了负面新闻时,你就能感受到李彦宏和他的“百度”对你是多么的无情!

文章来源:https://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7779983&read=1

转帖于2019年2月28日(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611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