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真在犯罪的是周永康余孽

对我父子俩强加污名,无改我内心的傲骄,我深知自己为这个苦难的国家做过什么,为苦难的百姓做过什么。知子莫若父,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在品学兼优中一路走来,这也一样是有盈尺的奖状和证书为证的。实质以往的种种,也早已印证了我儿廖梦君不是死于别的,而是死于有组织的谋杀。

真正的犯罪人员不是良善若我者,而是周永康的余孽。是周永康的余孽们,继续在居心叵测中不断无事生非,一次又一次搞得这个“法治国家”灰头土脸;是周永康的余孽们,在不时用迂回的、自以为巧妙的手段,对“依法治国”反复凶猛地抽打着耳光;是周永康的余孽们,在旷日持久地充当杀人犯的保护伞,时至今天也还在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是周永康的余孽们,令这个苦难的国家俨同处在黑暗的中世纪,以至“善不能举,恶不能退,利不能兴,害不能除”,在日复一日强化和凸显着日渐明显的“亡国三恶因”……

人权恶棍周永康在权势熏天时,自鸣得意发明了“以证管人、以房管人、以业管人”,“管”到头来的结果,是将自己“管”得万劫不复、坐穿牢底。什么是报应?这就是报应。而且周永康的恶报还远未到头,国家实现真民主、真法治之时,就铁定是周永康的恶报成百倍、成千倍加剧之日。只愿“活在当下”的周永康余孽,倘若不能迷途知返、悬崖勒马,一意孤行总是执法犯法,那么周永康的今天,也就一定会是这些余孽渣滓的明天。

任何人在乱世中都该记得“举头三尺有神明”,在为人处事上对得起当下,对得起将来,对得起自己的职业操守,也才会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一枕落花香。周永康的今天,其实就是其余孽的一面镜子,周永康有的只是一个遗臭千年、度日如年的晚年。经不起时光追问和检阅的晚年,在正义的法槌下瘫如烂泥的晚年,远不是“凄凉”二字所能概括。在“有权就发疯”中为自己铺垫出这样的晚年,智商甚而比家畜还不如。职位是暂时,做人是长期的,只有时刻记得谨守底线,人在黄昏时,也才可能真正用坦然、平和的目光看世界。执迷不悟的周永康余孽,在夜深人静时,也不妨想想若是一条道走到黑,自己要怎么面对将来,是否还能有将来。

不要以为你躲在幕后,你所做的一切,就一定会是神不知鬼不觉,在时光老人面前,你绝无秘密可言,你时下的所作所为,在国家实现民主和法治之后,都一定会被暴露在阳光之下。只要你一旦沦为周永康的余孽,那么等待你的,十之八九也就将会是万劫不复。在目前的政局情形下,你有可能随时变成另类,断送了自己的仕途前程;在天亮后的大清算中,不论你是暗流中的大鱼还是小虾,你都免不了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法无可恕者,来日有可能也会是坐穿牢底。

以鬼蜮伎俩绝人之后,虐杀无辜学子,恶性犯罪莫过于此;雪上加霜给受害者不时伤口上撒盐,毫无底线迫害良善,恶性犯罪莫过于此;花样万般制造事端,给一届届“新政”出难题、打耳光,恶性犯罪莫过于此……当越来越多的人群,被周永康的余孽逼进人生的死角时,国人可谓有目共睹,真在犯罪的是周永康余孽。中国当下的问题,说白了,其实也就是周永康的余孽,还远未肃清的问题。

写于2018年5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