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不让吃饭是在为人“谋幸福”?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六十三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你在十九大的报告中说,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我想问问先生:阻断一切生活来源,对遭受人生大痛者雪上加霜,将其一家老小公然置于人为饿杀的境地,不让人吃饭,这是否也算是你党的初心和使命,是否也算是在为中国人民谋幸福?

回眸先生主政中国的这五年,我家过的真不知是怎样的日子:我年迈的母亲和岳母先后蹊跷遭到重创,我的饭碗总是被下流地打碎,我的家旁高悬了多个监控探头,我的邮箱被禁用,推特被禁用,我开了多年的谷歌博客被完全清空,谷歌账户同时也被禁用,我家还遭到过枪击……为求生存,我从前年底开始向先生哀哀呼告到现在,形同诉求于木头,诉求于空气,你说的“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那个党,是存在于地球呢,还是存在于外星球?

我家是这样的一种情形,千千万万的中国百姓,在过去的五年来,感受到的也不例外是黑暗无边。“依法治国”和“反腐”的旗帜迎风招展,可血旗之下,无尽流淌的一样是中国人的斑斑血泪。迫害无处不在,腐败无处不在,周永康的余孽们在“习李新政”时期更是有恃无恐,遑论一般人群,就连律师精英群体,在这个“法治国家”都无法免遭残酷的迫害。只是因为依法行使了法定的权利和自由而已,各种人群就被党国强行佩戴了无形的五芒星,有人被迫害致死,有人蒙冤入狱,有人被迫逃亡,有人被迫害得就连饭都吃不上……

习近平先生,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请别忘了党处在责任链的末端,在上述种种黑暗的现实面前,请扪心自问,你说的那个“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党,究竟在哪?党在国之上,党在法之上,党在人之上,党可以轻巧撸掉党国任何人的官帽,党可以远隔重洋同异族亲密搂搂抱抱,党唯独不能有效约束公门中人依法依规办事,不能制止迫害,不能看到治下国人种种真实存在的苦难……党“怪异”至此,行尸走肉至此,怎么去“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

习近平先生,恕我直言,在过去的五年来,我同许多苦难的中国人一样,并未看到党的品性有什么显见的改善。当有形和无形的迫害还是这般真确地存在时,这个信誓旦旦要“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党,更多的还是会让人想到二战时期的纳粹党。说这个党是一个新兴的纳粹党,实质都是对这个党的一种抬举,当时的德国纳粹党曾汹汹面向过异族,但并未灭绝人性地对待过自己的同胞。纳粹党主张并认定“国家应供给公民工作及生活为其首要任务”、“一切德意志公民应享有同等的权利和义务”、“国家必须保护母亲和儿童”……而这个党治下的种种,已日渐让人无语。

习近平先生,给党贴上某种标签是容易的,让党的品性出现某些显见的改善,让人从此对其真的刮目相看,是需要有一定的事实和人性作为支撑的。与无数大旱望云的人群相比,我所要的少之又少,不过是要求先生制止迫害,给碗饭吃而已,诉求卑微至此,尚且求而不得,那些不切实际指望先生引领中国走向民主、宪政、法治等等的人群,就更加只能是白日做梦。所谓“中国梦”,所谓这梦那梦,已经梦了五年了,梦到头来,事实证明了不过只是一场噩梦。以梦治国,可以公然下流得不让人吃饭,这算是特色党的又一种特色和创举,不能说这也是在“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10月18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10月18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411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413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中国的多个省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