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暗无天日的五年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六十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你在参观“砥砺奋进的五年”大型“成就展”时,对党国进行了一通自我表扬,说这五年“人民生活得到显著改善”,“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历史性变革”,等等。“高处不胜寒”的你,对于中国民间的真实生存情境,或许不甚了了。实际情况是,党国的这五年,不是“砥砺奋进的五年”,是一样暗无天日的五年。

党国这五年来唯一的亮点是“反腐”。“反腐”沸沸扬扬进行至此,为国人解决了什么问题呢?什么问题也没有解决。腐败同样无处不在,假“执法”之名行犯法之实的周永康的余孽们,在这个腐败的大染缸中,照样是在腐败得和杀人犯、抢劫犯等等,公然同穿一条连裆裤。全国各地的冤民在这五年里同样是张袂成阴,即便是在腐败大国耗尽余生,也寻求不到一个起码的公道。

暗无天日的这五年,党国更是言行脱节,一边叫嚷要“依法治国”,一边在公然违背法理的邪路上,更是肆无忌惮一再裸奔。遑论别的人群,就连一众律师精英,都已被“法治国家”整得苦不堪言,被酷刑、被构陷、被牢狱、被打压、被骚扰者,层出不穷。宪法所赋予国民的言论自由,在这五年里更是无法得到有效的保障和捍卫,有异议作家在这期间,甚而已被迫害至死。

这五年来,不是“人民生活得到显著改善”,而是人民的生活水平正在急剧下降。中国百姓普遍面临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申冤难、就业难、养老难,此间无一得到妥善解决。数以万计曾为党国奉献过青春年华的退役老兵,因为穷困潦倒、晚景凄凉,不只一次入京愤而表达过自己的基本诉求。我也同样是一名退役老兵,而且是一名立过军功的退役老兵,我在“习李新政”时期,常被迫害得只能是举债度日。

苦难的中国人民,在暗无天日的这五年,承受了体制性羞辱、摧残者大有人在。执掌了公权力的新纳粹们,杀人、掠夺、整人等等,一概是“不犯法”,而匹夫匹妇则这也是“犯法”,那也是“犯法”,就连掏个鸟窝都有可能被判刑十年。多少冤民在这五年里,为寻求一个起码的公道,被新纳粹们雪上加霜,被强加了这样或那样的罪名;多少人哪怕是跑断双腿,望穿秋水,在伸手不见五指中,也还是看不到一点亮光;多少原本鲜活的生命,譬若曹顺利,譬若雷洋,譬若张六毛……就那样在恶势力的毒手下,个个撒手西去,惨烈消亡。

在这暗无天日的五年中,我年迈的母亲和岳母先后蹊跷遭到重创,我的饭碗总是被下流地打碎,我的户外高悬了多个监控探头,我的邮箱被禁用,推特被禁用,我开了多年的谷歌博客被完全清空,谷歌账户同时也被禁用……我只是希望党国善待人民而已,只是希望党国正视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而已,结果我无辜的儿子廖梦君,在上一个“新政”惨遭虐杀,我一家老小在这个“新政”,又时至今天都还在被无形的利刃给虐杀着。我真希望我年迈的母亲和年幼的女儿,有天赋异禀,仅靠了吸风饮露就能饱腹,这样我也就再不用愁肠百结。

习近平先生,和许许多多苦难的百姓一样,我也曾对你寄予过厚望,但我看到的,却是镇不住场子下的无力回天。恶人的集合体,人渣太多,搅屎棍太多,所能给予人民的,只会是绵延无际的苦难。在这样的体制下,“救党”、“救国”之梦,注定只会是南柯一梦。这暗无天日的五年,先生别说是救民于水火,此情此景,只怕是会连想要的一点体面,也一样是会无力保全。虽然你不曾对我有过怜悯,但我却对你常怀了悲悯之心和恻隐之心。我想,在这样的暗夜,你大抵也一样是只能自求多福。昏黑的专制丛林里,真正的幸运者少有,更多的常态是人人自危。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9月27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9月27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409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392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中国的多个省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