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习近平掐算出1+1=9999.99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四十八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上一个“新政”,喜欢将原本1+1=2的问题,在全无头绪的拨打算盘中,反复演算成1+1=9999.99,结果为政十年,尽管在“和谐”的伴唱声中,庸庸碌碌、扮相十足做足了各种“亲民”秀,可到头来非但什么问题也未解决,相反丢下的是一个烂摊子,给其后任留下的是问题成堆。

党国抱着火药桶击鼓传花,传到了这一届“新政”,在算法上也存在同样的痼疾,喜欢将一些原本简单的问题,人为变得更加繁琐和复杂化,以至“依法治国”、“从严治党”、“强力反腐”了这么些年,整个中国社会也还是一地鸡毛、不见天日。我仿佛看到你日日嘟嘟囔囔:1+1=2?不是的,不是这样的,1+1=9999.99,这是我扳着手指头反复掐算出来的。

这个国家会变成一锅乱粥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是因为缺乏有效的监督机制和透明机制,是因为公权力没有相应的有力制衡,是因为党纪国法在“有权就发疯”者看来,已连厕纸都不如,是因为“各管一摊”实为各自为国,有的国中之国于互不卖账中有意制造问题,在频频横行无忌兴妖作乱……遑论民主国家的井然有序,单看中国的专制王朝在历朝历代都存在,试问五千年来又有哪个朝代,会在这种四不像的体制中,黑暗、荒废、混乱成这样?

你在主政中不针对问题的症结所在,应用古今中外已被反复实证过的某些公式,一锤定音化繁为简,以一种横刀立马的姿势果断快刀斩乱麻,而是信奉了只用一把“反腐”的鸡毛掸子,这般不温不火地左扫扫、右扫扫,就能扫出国泰民安,扫出政清人和,对于百姓深恶痛疾的司法腐败,反而在投鼠忌器中不敢真正深入触及。复兴,你没有过去权倾天下者那种气吞山河的霸气和胆气;改革,你没有登高振臂一呼,趋近普世价值的追随和博大。也难怪原本是1+1=2的问题,在你左掐算右掐算,算到今时今日,也还是1+1=9999.99。

在狐裘蒙戎面前,一个主事者要是专制无胆、民主无量,那么任你怎么费尽心机,怎么简单地修修补补,一个任期下来,十之八九也终将是一事无成。为有效促进国家的平稳过渡,为真正实现大乱之后的匡乱反正,在这样的特殊时期,要么暂且专制到底,要么放手拥抱民主,于二者之间择其一而行之,这在你是必须的。别忘了屯街塞巷的苦难百姓,在翘首期待“新政”解决问题,你不能一个任期下来,什么问题也没解决,只是丢出了四块画饼,就权当是一种答卷和告慰。

你以为在这样的体制下,以现有的这般操作手法,可以真正解决得了官场腐败的问题?只要没有让腐败无处藏身的平台显见存在,只要没有零成本的公众监督到场,哪怕“反腐”的力度比目前再大上十倍,哪怕“反腐”反到地老天荒,腐败在这个国家也还一定会是无处不在。区别所在,无非是强风和弱风的分别,贪多和贪少的分别,如此而已。“反腐”解决了什么问题呢?什么问题也没解决,以往数年苦涩的中国况味,已反复印证了这一点。

“反腐”未让国人的苦难消减分毫,相反已让国人逐渐有了审丑疲劳。党国腐败至极,这是人所共知的,但究竟腐败到了何等程度,多数人原先还只是一头雾水。现在则众目昭彰,哦,原来是贪腐所得动辄在金额上论亿,在重量上论吨,原来“公仆”在人前道貌岸然,在人后居然仿若公狗,在臭味相投共享情妇……“反腐”在一定程度上,成了自暴其丑,成了街谈巷议中排遣苦难的无聊谈资……横竖“反腐”也一样是不管人民死活,那么国人也就索性抱着双臂,大都幸灾乐祸,乐见高枝之上的互掐和互咬。

“反腐”相关工作的联动性至今没跟上,这让百姓更是觉得“反腐”不过是一场事不关己的闹剧。既然这个国家像过去一样,在五星旗下根本就找不到理论处,既然“反腐”再怎么搞得轰轰烈烈,这个国家也仍然是腐败、荒废得就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都没人管,百姓的幸福指数不升反降,看到的更是伸手不见五指,那么真能寄望的,也就只能是剧烈碰撞之后的改天换日。地火在运行,民怨在沸腾,人心思变成了有目共睹的大势所趋,而你在高处不胜寒中,还在自我感觉良好,浑然不觉窗外早已风雨飘摇,于酣睡中再做着你的中国梦,梦想烂透了的那条线,不会再当你是玩偶,会真的甘于鞍前马后维护你的执政安全。

习近平先生,醒醒吧,匡乱反正,不是1+1=9999.99,而是1+1=2,就这么简单。拿出男儿的豪气和霸气来,在现阶段撸起袖子撤销一条线,肃清一条线,让人人回归到桌面上来说话,让一切还原到法治的框架下来运行,让公权力从此真正运行在阳光之下,让厕纸不如的法律确实恢复神圣和庄严,则这个五千年来少有之乱世,即可尽快各归其位,各安天命,相生相克,相忍为国。何至于一个国家,治理迄今,也还是乌天黑地至此,乌烟瘴气、鹿走苏台成这样呢?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4月17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4月17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92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229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