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在纳粹化中“依法治国”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四十七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自从有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维稳”机制,这个国家在方方面面,就有了明显纳粹化的倾向。许多合法权益遭受不法侵犯的国人,非但得不到国家正气的守护,反而被反向运作的国家机器,一再当作犹太人一般对待。即使是在“新政”时期,这种危险的倾向,也并没有出现明显的改观,在有些层面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愈来愈多苦难的国人,像是二战时期的犹太人一般,如履薄冰,荆棘满途,苦苦挣扎在黑暗的中国。

中国的人权指数在近年不断出现直线下滑,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无法无天、为所欲为的政法系,从上到下烂透了的政法系,还是像周永康没倒台时一样,在公然践踏法治和人权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一路裸奔。被扣以莫须有罪名的良心律师、维权人士、异议人士等等,在你上任以来,不知凡几;被进一步雪上加霜的衔冤负屈者,也同样是压肩叠背。整个国家在有些层面更是乌天黑地,已是再没有了起码的法理可言。

在这般残酷的现实面前,所谓的“法治”,所谓的“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变成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自打耳光和反讽。当一个国家沦落到了白纸黑字的法律,一再可以被“执法”者们公然践踏成草纸之时,当律师精英们在“法治国家”,也都已是岌岌可危、自我难保时,便也意味着这个国家,正以更快的速度滑向纳粹化的深渊。不断自毁长城的党国,也由此无可避免,潜藏了太多不可预知的变数。

你在“反腐”中所表现出来的“强势”,曾让苦难的国人一度寄予过厚望,可在更是伸手不见五指中,这样的热望于国人正在一天天消减。已经有太多的社会期望值,在更为明显的纳粹化倾向中变得竞相落空。若在一人一票竞选总统的国度,我相信还愿意将选票再投给你的国民,在这般状态中将会是少之又少。“强势”的你,在横行不法的政法系面前,也还是像你的前任胡锦涛一样,又变成了一个名誉主席,对其一样是无法施以有效的约束。

京城冤民一如既往张袂成阴,你在出国访问时,也总是遇到有些冤民冒死拦车向你喊冤……你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国家在滑向纳粹化深渊的过程当中,已有太多国民被强行佩戴了无形的五芒星,被气焰嚣张的纳粹新变种,总是当作犹太人一般对待。你说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难道是在同一个国家,同一片天空之下,一群执掌了公权力的国人,可以毫无底线,就连起码的法理都不讲,一再汹汹欺压、迫害、凌辱另一部分国人?

在纳粹化中“依法治国”,这个所谓的“法治国家”,就永无真意义的法治可言。剑拔弩张的官民对立,就永难有真正平心静气得到和解的那一天。倘若就连民心都没有了,外强中干的党国,还能有什么?一旦发生外来侵略,党国是能抵挡十天呢?还是能抵挡半个月?为有效改变这种已经严重危及国家安全的局势,“新政”究竟做了哪些行之有效的工作?那些目无法纪的执掌公权者,将数目如此之巨的国人,无尽无休当作犹太人一般对待的底气,究竟何来?

习近平先生,你不妨设身处地想想,倘若你也同样是一介草民,倘若你的胸前同样被强行佩戴了无形的五芒星,你在这样的“法治国家”,你又将何以自处?你是不是也会一样感到无所适从?一个国家荒废得就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整人的事都没人管,受害者在漫漫长夜中,非但得不到起码的公道,反而还要被野蛮公权一再压迫、凌辱、残害等等,对于这种明显纳粹化的国家,你是否也还能由衷爱得起来?

换作是我吧,先生你又会怎么想怎么做?我家今天又来了一个政法委副书记和一个公安,说要给我在本地找份一两千元的工作。我说免了,遑论我在长期遭受迫害中,已欠下了不少债务,光是在泰宁我家每月的最低生活保障,也要在三千元上下,正如他们所知道的,我已计划到外面去打工。公安说,若我不在泰宁,他们就还会是像过去那样,满世界去找我。这便也意味着,你主导的这届“新政”,对我家而言,也还是没有起码的人权可言。我原先工作在外时,我夫妇两头的亲友遍遭国保的骚扰和惊吓,我的母亲和岳母,也都先后蹊跷遭受重创。

在校园之内虐杀无辜学子的魔鬼,从2006年起,就已逍遥法外到今天,谋杀案的受害家属,反而成了“维稳”体系的被监控者,被时时刻刻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被当作一棵摇钱树一般,哪怕生息环境再怎么恶劣,也得纹风不动扎根在那。要想换个地头谋生,就得让“维稳”者们,时刻掌握其行踪,否则其亲友就无法免于再被骚扰和惊吓,凭什么?这种早已跨越了人类底线的变态“维稳”,所表现出来的,是德国纳粹对待犹太人的惯有作派,是对法治精神不折不扣的反动。要我一家长期处在饥饿的边缘,陪同人玩“维稳”的把戏,对不起,我夫妇俩的共识是,哪怕是会再沦为乞丐,也宁可要饭在他乡。我们已没有了家乡,我们的家乡同样也已沦亡。犹太人与新纳粹之间,实质不可能会有什么共同语言。

习近平先生,这般“依法治国”,真是让人欲哭无泪。我不过是希望当局善待百姓而已,苦心养育了16年的儿子被虐杀了不说,我的一家老小在这近11里,也一再被如此这般给无形虐杀着,就连想要吃上一口饭,都已是变得难上加难。已然纳粹化的党国,给我家所造成的伤害,纵然用一座金山银山,也弥补不了我家的惨痛之万一。在整个国家已是没有法理可讲的情况下,我只是无奈地想要自食其力,想离开又一块伤心地,去从事我原本就不喜欢的工作,去打份工,借此暂度难关谋生而已,都还是要被这般没完没了缠住不放,这与要将我彻底逼死逼疯,这与杀人不见血,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

习近平先生,在纳粹化中“依法治国”,于“法治国家”深感无奈和恐怖的,已远远不只是我一家。长此以往,这样的“新政”,在历史的书卷里留下的,只会是同样黑暗的记录。对于你主导的这届“新政”,与许多苦难的国人一样,我也已不敢再寄望什么。你也同样是一个孩子的父亲,我唯愿你还能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设身处地为我家想想。请你责令政法系及早给我家办三本护照,请你发句话,可以让政法系网开一面,早一天放三个犹太人出国。我倦了,更多想的是怎么将年幼的女儿养育成人,不要再强迫我说道挂羊头卖狗肉的“依法治国”。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4月15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4月15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924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226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