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习近平在美国矫情的“理解”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四十三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美国向叙利亚发射了59枚战斧导弹,以摧毁阿萨德邪恶政权向平民释放化学武器的设施。你与美国总统川普会谈时,得知了这一情况,说你理解美国的行动,“因为死了很多孩子”。

“甚至漂亮的婴儿也在野蛮袭击中被残忍杀害”,“没有一个上帝的孩子应该承受这样的恐怖”……邪恶的阿萨德政权犯下了这般反人类的罪行,导致至少86人遇难,其中包括33名儿童,以至遭到美国捍卫人类底线的正当反击,你对此表示理解,乍看之下是人类成员正常的、该有的一种反应。

但这一反应在你有些矫情。“因为死了很多孩子”的,并不是只有苦难的叙利亚,还有苦难的中国。六四惨案,许多大学生只是因为反对腐败、要求民主,就在中共当局悍然采取的野蛮袭击中惨烈丧生,至今得不到一个该有的说法;汶川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许多年幼的生命明显死于变相的杀戮,至今得不到一个该有的说法;我儿在2006年7月16日,在校园内遭到令人发指的虐杀,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至今得不到一个该有的说法;而就在几天前,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在四川泸州又有了新的翻版,无耻当局在惨案发生后,所采取的处置手法大同小异,将指鹿为马、统一宣传口径、“协商解决”等等老套路又搬了出来……同样是“死了很多孩子”,位处中国权力巅峰的你,别说是未采取该有的正义行动,就连一丝一毫的哀悼之情也不曾表露。难道叙利亚惨死的孩子是孩子,在中国惨死的孩子就不是孩子,而只是一串数字?你在美国所表示的“理解”,由此让我无法理解,我觉得你在美国的“理解”是矫情的。

阿萨德政权以化学武器对付平民子女,虽然恐怖,虽然同样是杀孩子,但较之中国兽类的杀孩子,遇难者至少也还留下了全尸,在死前所经受的苦痛也少得多。六四镇压,兽党以武装到牙齿的军队残杀手无寸铁的孩子,许多孩子被枪杀,被疾驰的坦克车碾压成了肉饼……我儿廖梦君因为其父在写作中坚持说道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在生前就已遭受过斯文败类的肆意虐待和殴打,在遇害之时被打得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身上被捅得刀口累累……对于这样的死难者,你在高位有能力为其讨还公道,却不予其公道,对于各种人间惨象也能权当是不曾发生一般。你在美国所表示的“理解”,让中国的许多苦难家庭怎么去理解?两相比对,又怎会不觉得你多少有些矫情?

花季学子廖梦君代我惨烈而去,在校园之内被虐杀已近11年了,众目昭彰的政治迫害也还是未停止,有形或无形的虐杀在中共当局至今也还在继续。在血淋淋的谋杀面前,无耻至极、腐败至极的中共当局竟也可以公然搞“协商解决”,而所谓的“协商解决”,是什么也没有解决,我一家被迫害得就连饭都吃不上,只能是无尽举债度日。我在“奔五”的年龄得一小女,我上有风烛残年的老母,下有蹒跚学步的孩子,邪恶至极的中共当局在这般情形下,仍在灭绝人性地对我实行以渴服马,不择手段地对我家阻断一切生活来源,试问这在本质上与变相杀人何异?与虐杀何异?我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向你苦苦哀告我家的惨状,所敲打下的这类文字,已足以编印成一本书了,你也还是傲慢得不理不睬,对此不做任何的回应?这在本质上与默许杀人和纵容杀人有何区别?此情此景,你在美国所表示的“理解”,让我这个同样作父亲的怎么理解?两相比对,“理解”何其矫情?

习近平先生,没有谁比你更清楚地知道,中共流氓集团在这几十年里一以贯之,对治下人民耍尽了各种流氓手段和恐怖手段。阿萨德政权以化学武器对付平民子女,这恐怖吗?恐怖。这邪恶吗?邪恶。但这个星球上,还有比阿萨德政权更恐怖、邪恶百倍、千倍的罪恶存在。只是因为社会理想或宗教信仰的不同,一些人群就或被囚之牢笼,或被逼迫转化,或被摘取器官……当良心人士和信仰群体成了有钱有势的器官移植者的供体,并且长期得不到有效的遏制时,整个人类社会的天空,其实都已经变得黯淡无华了。这样的兽行在“新政”时期,也还是未被禁绝,习近平先生,你在美国所表示的“理解”,让人类社会怎么去理解?你的“理解”,是否也沿用了同样的是非评判标准?

理解者,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者也,不约而同采取了同样的是非评判标准者也。“没有一个上帝的孩子应该承受这样的恐怖”,同理,“没有一个上帝的孩子”,该在叙利亚遭受化学武器的野蛮袭击,也“没有一个上帝的孩子”,该在中国或是这个星球上的任何一个角落,遭受利刃、拳脚、棍棒交加下的虐杀,或是因其父政见的不同,就被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株连中被饿饭,在时时刻刻面临着公然被饿杀。习近平先生,你在美国表示“理解”的同时,你在做什么呢?你在长期无视我声声血、字字泪的哀告,你在任由我儿廖梦君的冤魂时至今天无所皈依,你在漠视我的小女廖芊媛,在宛若嫩芽、蓓蕾的年龄,因为生在一个被残酷迫害的家庭,而时常缺少这样或那样的生活所需,在面临着被黑暗势力步步逼近的有意饿杀……你未出一言解救之,你在美国的“理解”是矫情的。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4月8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4月8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91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219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