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习近平拿政法“老千”没辙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四十二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我建议你在百忙中,能抽空读读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的陈述。这一简短的陈述,十分经典。英雄陈云飞仅用区区六个字,即道出了问题的根源所在。这六字即——“公检法老千们”。

老千者,在豪赌中极尽作弊之能事,使奸作诈者也,颠倒是非者也。陈云飞将政法口的宵小之徒,形象地谓之“公检法老千们”,实乃一语中的,可圈可点。将有罪的说成没罪的,将没罪的说成有罪的,将被杀的说成自杀的……政法“老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像变魔术一般,对待法与非法、罪与非罪。即使是在“新政”时期,“老千们”也在频频“出千”,一路裸奔,并无收敛迹象。

无法无天的政法系,从上到下烂透了的政法系,早在周永康为恶时期,就已成了国中之国。哪怕是“维稳”经费连年高于国防开支,哪怕是这个系统比中国的任何一个系统,都享受了更高待遇的经济润滑,这个系统也并没有真的给你党长脸,相反已是出尽了你党的洋相。各种层出不穷的枉法事件,不但令你党变得颜面无存,而且也已让你党的执政合法性,早就已变得烟消云散、荡然无存。

在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中,政法“老千”不是积极致力于维护法律的尊严,而是一再背道而驰,以作奸犯科、使奸作诈、颠倒黑白为能事,为乐事,在百般兴妖作孽中,弄得这个所谓的“法治国家”,已是再没有了起码的法度可言。践踏得所谓的“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正如罗瑞卿之子罗宇所言,几近于成了又一个笑话。京城张袂成阴的冤民何来?保守估计有半数以上是拜“老千”所赐。

政法“老千”的能事、乐事之一,是不择手段激发民愤,怎么能让先生你主导的这届“新政”出尽洋相,怎么能让国人觉得这届更是倒退和黑暗,就怎么横着竖着同你来。远的不说,单说近期发生的种种,一桩桩,一件件,都无不导致舆论哗然,无不让国人深陷于愤怒。可叹你还在执迷不悟,还在一厢情愿,寄望于这样一个烂透了的盘口,会真的听你使唤,会尽心竭力维护你的执政安全。

雷洋之死,尽管事情已是相对明了,但政法“老千”还是以数千万代价,强行“协商解决”了该案,这让国人深深愤怒;首席大法官周强,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之际,公然跳出来,说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旗帜鲜明,敢于亮剑,这让国人深深愤怒;山东于欢,因为黑社会将其母的脑袋按进拉过屎的马桶,并掏出生殖器在其母脸上磨蹭,警察到场后,对黑社会这种令人发指的行径也不予以有效的约束,所以不得不愤而进行正当防卫,被枉法宣判无期徒刑,这让国人深深愤怒;几天前发生的泸州虐杀学生惨案,让人仿若看到了时光的倒流,又看到了廖梦君惨遭虐杀事件的重演,政法“老千”的固有作派,也更是让国人深深愤怒。

习近平先生,你也同样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你该也不难体察到从泸州蔓延出来的怒火,怀有的是怎样的心情。原本书香飘拂、“最安全”的校园,竟然变异成了一而再、再而三虐杀学子的魔窟,竟有官二代构成的黑社会,向学生收取高额保护费,保护费没收成,即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人。惨案发生后,在你信誓旦旦说要“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之际,“公检法老千们”,也还是能一如既往指鹿为马,统一宣传口径,将分明是被虐杀的学子,又说成是“自杀”,而且又是用钱了结而已,将老套路再搬出来,再“协商解决”一次而已……呜呼,“反腐”啊“反腐”,“依法治国”啊“依法治国”,试问普天之下,还有什么比这更腐败的呢?国已不国至此,还有什么起码的法度可言呢?

人人皆谓先生你“强势”,在诸如此类的现实面前,在愈演愈烈的司法腐败面前,你分明就是一个弱主,用现在的网络语言来说,也即“弱爆了”。面对政法口坐拥的国中之国,你基本上也还是针扎不进、水泼不进,人家一点也不想给你作脸,而是百般打脸,你于此焉有什么“强势”可言呢?

中国所存在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也即烂透了的政法系所派生的问题。这条线整肃不清楚,中国就必将还会是“法令未行,逆魔乱起”,就一定还会是一地鸡毛、怨声载道。没掌握军权时,你拿政法“老千”没辙;握有军权后,你仍是举轻若重,还是拿政法“老千”没辙。弱势成这样,在相同的层面,你与当年的胡锦涛相比,并无太多明显的分野。岂止是弱?简直是太弱了,“弱爆了”。

习近平先生,无法无天的政法系,从上到下烂透了的政法系,不仅在很大程度上直接导致了乱世的继续,导致了国人对党和政府以及司法信任的动摇,而且也已对“新政”所做的种种努力,直接或间接构成了一再的抵消。设若你还是拿这条烂透了的线没辙,那么你的政治修为,便也基本上是仅限于此,难于企及更高远的境界。所谓中国梦、法治梦等等,也只不过是说说而已的白日梦罢了。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4月6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4月6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91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218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