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死亡威胁近在咫尺,民权何在?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四十一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我在《过门太长 夜长梦多》一文中,曾与你谈及:在生命权、财产权、生存权、知情权、表达权皆无保障的群魔乱舞之地,厉行民权政治,确实做到抑公权、兴民权,上下相疏、内外相疑、官民对立等情形,才会有所缓解。

之所以要和先生旧话重提,是因为我又真切见证了中国民权的毫无保障。近期我去岳母家住了几天,回泰宁时即发现,在我家已向小区物业明确表示不愿使用管道煤气的前提下,有人趁我夫妇俩不在家,未经同意,就在我的书房外墙和入户阳台的窗沿,也擅自铺设了一根粗大的煤气管道。深居简出的我,每天在书房要或读或写十几个小时,我的坐处与该煤气管道,相隔仅有约半米的距离。

多年前,在我写作并发布《何以最好的改良是解散中共》的当天,有人拉了满满一车的煤气罐,将车停放在我的窗外,任其暴晒,我夫妇俩找了保安两次,司机才来把车开走。现在更是离谱,居然将危险至极的煤气管道,固定铺设在了我的脚旁,其间不过是隔了半堵墙而已。换言之,死亡威胁已近在咫尺。

人所共知,易燃易爆的管道煤气,是一种十分容易发生泄漏的气体,哪怕是输送管道有针尖大的缝隙,都随时可能导致燃爆。只要不是盲人和傻子,即都会知道,近年来所发生的煤气管道爆炸事故,在全国各地屡见不鲜,多得早已数不胜数——

1995年1月3日,济南市和平路发生煤气管道爆炸,造成61人伤亡,1辆卡车被炸得四脚朝天,4辆小轿车被砸坏,3辆摩托车被炸得飞挂到3米高的房顶上;马路两侧有19处房屋、4个商店倒塌,440多扇门窗受损,1400多块玻璃被震碎,沿路有2根通信电杆、10个分线设备、10处电缆引上设备、6处通信地井、1900米电缆、1500米钢绞线和1万多米下户线损坏……直接造成经济损失429.1万元。

2010年12月21日,温州银来花苑小区发生煤气管道爆炸,现场百米范围内都留下了爆炸的残骸,爆炸导致周边300米范围内的商铺不同程度受损,2辆小轿车被烧成了空壳,钢筋水泥做的桥栏杆也被炸飞。

2011年5月26日,福州首山路学生街发生煤气管道爆炸,致使现场烈焰熊熊、爆炸声连连、浓烟冲天。其中一名路过的女子不幸被炸成重伤,皮肤严重脱皮,身上的衣服全部被炸烂。

2013年3月4日,太原新世界门前发生煤气管道爆炸,东北新闻网记者随后在事故现场看到,地上到处是淋漓的血迹,周边商铺受损严重,中华路已全线封闭。

2016年7月18日,深圳宝安区凤凰社区发生煤气轰燃事故,导致一名老人全身大面积烧伤。记者在宝安人民医院烧伤科见到了袁女士,她的头发全部被烧光,留下了一身焦黑。据了解,该老人皮肤烧伤面积超过60%,属于深二度烧伤。

2016年5月24日,珠海拱北发生煤气爆炸,大火将住户之一江丽烧得面目全非,脸和手部严重烧伤,皮肤成黑炭状,后续植皮、整形的50多万元巨额医疗费,令其一家愁肠百结。

2017年3月25日,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一小区发生煤气管道爆炸,其中一个单元整体塌陷。在事发当天,即导致该小区居民3死25伤。

2017年1月18日,广东顺德北滘一小区发生煤气管道爆炸,致4人不同程度受伤,新快报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小区至少有6栋居民楼被警戒线围蔽,数十户的玻璃窗都有不同程度的破裂,楼下几百平方米的地面上满是玻璃碴。记者了解到,一住户为求逃生,不得不在熊熊火焰中从7楼贸然跳下,随后在命悬一线中被急送医院抢救。

2017年3月30日,瑞安市塘下镇发生煤气爆炸,造成楼房倒塌,其中有一家子被埋在了废墟之下。

……

这类血淋淋的煤气管道爆炸,给人们带来的是永远无法抚平的惨痛。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之际,倘若中国百姓就连是否愿意使用管道煤气,这点可怜的自主权都无法保有,都要被垄断经营的一方不由分说“送货上门”,家家户户遂无法在安居乐业中免于死亡的威胁,这只能意味着类似的惨痛仍将在中国继续,这意味着所谓的“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就连基本面都未得到该有的推进。

为了给中国百姓争取最基本的生存权利,我在写作中宛若杜鹃啼血,由此不幸被党国列为残酷迫害的对象,爱子在广东惨遭杀害。白发人送黑发人,每年的清明时节,我都免不了要更深切地承受着无法抚平的人生大痛。我夫妇俩在劫后余生中蜗居于福建泰宁,在同样沦陷的故乡,又长期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我家已是遭受过枪击,我的表达权、生存权、通讯权等等,也被“法治国家”一再剥夺与挤压……现在又是这样的一种情形。习近平先生,你能否告诉我,作为人民的一员,我的基本权利在哪?

我的书房外墙,我的入户阳台外墙,皆属我家的私有物权,关于这一点,想必你也同样不会存在异议。铺设煤气管道,潜在危及住户生命权、财产权的隐患,做这种危险至极的事情,强加的一方,居然可以不经我家和其他业主的允许,就擅自随心所欲地进行,这将民权置于何地?推己及人,小区业主未经其允许,也提着冲击钻等工具,也到其家墙上进行一通为所欲为的施工,也让其感到死亡威胁分分秒秒都挥之不去,对方又将作何感想?

习近平先生,“法治国家”对民权的习惯性无视和践踏,又何止是这些呢?遑论选举权、罢免权等等,看看衣不蔽体、嘤嘤而泣的宪法,看看无处不在的野蛮公权对百姓祖传家园的血腥强拆,看看百姓普遍面临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申冤难、就业难、养老难……民权何在?所谓的民权,更多的时候,也还是体现在纸上而已。国人本该享有的种种权利,多半是“纸上的权利”。

哀莫大于心死。与许多有志于改变中国的仁人志士一样,我为这个国家倾注了太多的心血,做出了太大的牺牲,然而到现在为止,我也同样是改变不了这个国家什么。这不是我心仪的国家,也不是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国家。我已多次书面并口头向泰宁政法委、泰宁公安局强烈要求出境,迄今无法遂愿。希望习近平先生能促成我家的自由度,至少也能等同于屋檐下的麻雀、河水中的游鱼,让我一家在这般险恶的环境下,可以早日避走他国。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4月4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4月4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915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216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