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习近平舍撒手锏取鸡毛掸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四十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又一个重要的盘口和节点,已隐现了重大的失利,一方天地有可能进一步沦为“倒习基地”。这不是句号,这只是顿号。若沿用的还是单一的清洁方法,在十九大召开之前,节节失守,枝节横生,只怕会是无可避免。剩余的契机已是不多,还在这般一天天无尽地流逝,让人不由看着,也替你扼腕叹息。你舍撒手锏而取鸡毛掸,也难怪会是这样的局势。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从你履新之日起就已打响。我不是你的作战参谋,我只是一个被迫害得连饭都吃不上的看客。与许多酒足饭饱的看客一样,我在万般无奈中,在场面益发热闹的局势里,也隐约看到了一枚硬币的正反面。山雨欲来,泣麟悲凤,许多事情在国人,在这样的季节,在这样的国度,都实无必要想得太过长远。

荒庙苍苔蠹壁,有浓重的腐败气息,有太多的灰尘和蜘蛛网,拿着鸡毛掸子勤扫扫,这是必须的,而且是理当与别的操作方法同步继续进行的。可要是手中只有一个鸡毛掸,一些十分重要的分殿,在方丈也还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面对诸多酒肉和尚的无法无天和图谋不轨,方丈没有一个撒手锏,或是有了撒手锏,也舍弃在一旁,只是任其锈蚀,只一味信奉用鸡毛掸子就能扫出一尘不染,扫出晴空万里……长此以往,方丈难于统摄僧众,难于让自己安于坐禅,难于让香客觉得庙灵,这也是不以为奇的。

这样的一种体制,本就是贪风日盛的一大温床。体制不变,只用反腐的鸡毛掸子这扫扫,那扫扫,即使扫到地老天荒,也难真扫出国泰民安,扫出政清人和。贪欲横生的体制,谁也不比谁干净多少。反腐有了巨额的收缴所得,惠及的又只是外国人,而非本国人。用这样的鸡毛掸子,有所选择地扫除下去,于国人而言,日久能有多少感召力?于乱臣而言,日久能有多少威慑力?暗潮汹涌之下,已潜藏了太多的变数。军权在手,更多的时候只能是用于增添底气,主要用于有效地压制内乱,不去善加利用,即会成其为束之高阁的一种摆件。

贪官污吏的贪腐所得,动辄在金额上论亿,在重量上论吨。贪腐发生在这般体制和国情下,即使真会东窗事发,于官宦而言,兴许都不觉得有多么丢人。别说是常常板子轻举,就是庙堂之上,将板子举得再高些,也不真见得就能将对方一板子给打趴下。翻身之日,即是统一宣传口径之时,不过是换种说法而已。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一些贪官污吏尽管要么已退位,要么已被囚,但在己方固有的阵地内,也还是不乏幕后运作、危害千里的能量。不见得因为你举起了反腐的鸡毛掸子,就真的瑟瑟发抖和心悦诚服,就真的是永世不得翻身。

官场恶棍就连杀人、抢人都“不犯法”,都能安之若素颐养天年,平步青云扶摇直上,吃相难看了一些,在这样的国度算啥?黎民百姓哪怕是亲人被杀、祖屋被抢,在“法治国家”也都个个找不到理论处,整个国家已是再没有了最基本的法度可言,在这样的现实面前,又有多少人,真敢对并不解决任何问题的反腐,一再寄予厚望?重中之重的一两条线,若不致力于确实整肃清楚,你的手里即难于又多了一柄撒手锏,这个国家就一定还会是一地鸡毛,京城的上访者也必将是一如既往,张袂成阴。民怨沸腾之下,整个国家宛若岌岌可危的火药桶。

你有你的优势所在。人家在香港等地给你挖好了血腥的深坑,专等你去跳,想的就是让你再无优势可言。好在你不失理性,没有脑袋一发热,真跳落在深坑里,再也出不来,你迄今还难能可贵保有了你的优势。在全面掌握军权之前,你无法让方方面面回归到法治的轨道上来运行,无法将魑魅魍魉一板子给打趴下,这在国人是不难理解的。包围圈日渐缩小的合围之势已形成,人家都已在千方百计要“倒”你了,你还是举轻若重,还在闲置了你的撒手锏,该收复的阵地也未真正去收复,长此以往,别说是造福于国家和人民,就是想要保障执政安全,都存在莫大的隐患。

有些背负血债者同你阴一套、阳一套,表面说要维护你的权威,背后却在对你打黑拳,在给你挖坑,在无所不用其极地迫使、集结国人来“倒”你……你想着极力维系表面的“团结”,人家什么时候又真同你讲过“团结”了?你和这样的“两面人”再“共事”下去,能“共”出什么?人家树大根深,盘根错节,在将你一步步逼入死角时,有多个阵地,可以形成火力交叉点,而你更多的时候,却只有那么一个阵地能发威。这般态势持续愈久,你的劣势就会是愈明显。

要让这个国家不再是一团乱麻,要避免“天下大乱”的局面出现,要真正实现国家的平稳过渡,有些本该具有正能量,却在不断起反作用、反效果的阵地,就应该坚决去收复,使其归位于正能量。一个主事者,手里光有鸡毛掸子是远远不够的,还要有撒手锏,有不可或缺的相应的阵地。如此,“搅屎棍”再胡来一气,你只要将撒手锏亮一亮,就足以令其服软,即可一棒将一窝给打趴下,令其永世不得翻身。何至于这个国家,无尽无休,一直会是目不忍睹、一地鸡毛的局面呢?

习近平先生,舍撒手锏,取鸡毛掸,这般单一的打理方法,难于真正匡乱反正。不要幻想在捅了马蜂窝之后,如坐针毡的“倒习”势力,还会同你真正讲“拥戴”,讲“团结”……不要幻想在这样的体制下,仅用一把反腐的鸡毛掸子,就真能扫出国泰民安,扫出政清人和……有些事情在先生宜当断则断,彷徨不得。有些方面,则要懂得去变通。前方峭壁林立,看似此路不通,实则海阔天空。肯变,就能通。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3月28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3月28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90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209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