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党中央又输给了“二中央”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三十八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你肯定比许多人都更清楚地知道,这个国家即使是到现在,也还是一如既往,五花八门的政治山头林立,到处是沆瀣一气、祸国殃民的团团伙伙,国中之国无处不在,中国在事实上存在着两个中央:一个是党中央,一个是“二中央”。据我的亲身体会和观察,这两个中央在以往数年的交锋中,虽然明面上,似乎是党中央的赢面显得稍大些,但在背面上,却是党中央又输给了“二中央”。换了领队的党中央毕竟是一个新盘口,目前会是这般糟糕的战况,也不足为怪。

党中央输给了“二中央”,这已经不是第一回了。胡锦涛担纲的那个党中央,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基本上是呈节节败退之势。盘根错节、无法无天的“二中央”,在那些年基本上全面控制了整个国家,不是党中央胜似党中央,时常将党老大肆无忌惮地玩弄在掌心,就差没有白纸黑字,公然宣告说,台面上的党老大只是一个“儿皇帝”,只是一个傀儡而已。胡锦涛忍辱负重、委曲求全十年,坐镇了一番党中央,到头来只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毫无建树,在徒唤奈何中仰天挥泪,黯然退场。

以你的实力、决绝和担当,这一回的党中央,本来已让不少国人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振奋和向往。国人大旱望云,以为这一回的党中央,总算是可以让国人扬眉吐气,真正镇得住“二中央”,总算是可以为国人多多少少办点事,让国人从今往后,活得至少还像个人样。可盼星星盼月亮,国人在仰望中盼得脖子都酸痛了,在总体上看到的,却也还是党中央不敌“二中央”。“二中央”照样是在方方面面,敢于明火执仗地公然凌驾在党中央之上,凌驾在宪法之上,而且在反攻倒算中变本加厉,直弄得民怨沸腾,更是乱象丛生,国已不国。呜呼,党中央又输给了“二中央”。

一波又一波的滥施抓捕,一波又一波的百般践踏人权,一个又一个苦难的衔冤负屈者,在“法治国家”非但寻求不到公道,反而被更是恶意雪上加霜……展开了报复行动的“二中央”,摆明了就不将你党中央放在眼里,摊牌了就不想给你党中央作脸。你一个新建盘口的党中央,不到俺老资格的“二中央”码头上来递帖子、打哈哈,不把俺“二中央”再当个香饽饽,毕恭毕敬给端着给捧着给哄着,还敢吃了豹子胆,以反腐为名动俺们的兄弟和伙计,俺们不将你党中央的脸给撕得稀巴烂,不将你党中央揉搓成面团,俺们就不叫作“二中央”。

于是。“二中央”忽明忽暗,发起了联动和总动员,在构建“倒习联盟”中频频吹响了集结号,以各种歹毒和下作的方式,无休无止向党中央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冲锋与合围。于是,党中央本来让国民心旌摇荡、心生向往的地带,顿时变得狼烟四起,更是一木难支,一事无成,一片狼藉。党旗被又一个中央一回回公然给拔起,给扔掉,给撕烂,取而代之被插上的,是“二中央”国中之国的另一面大王旗和小王旗。原本还处在攻势的党中央,在“二中央”益发凶猛下作的冲决与合围之下,遂已应接不暇,在疲于应对中,渐渐转为守势。党中央又输给了“二中央”。

“二中央”在多年的寸积铢累、暗渡陈仓中,以众暴寡,负固不服,早就占据了绝大多数的兵家必争之地。又一个羽毛未丰的党中央,更多时候真能充分利用的,充其量也就是那么一个阵地。仅凭了这么一个阵地,要想打下这场攻坚战,让兵强马壮的“二中央”真正缴械投降、低头臣服,想都不要想,执行的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想要反败为胜,速战速决,不扩充兵马,不异军突起,不势如破竹坚决拓展并夺回一些必要的阵地和关口,在下一个阶段的对垒中,十之八九还会输得更为惨烈和彻底。

党中央又输给了“二中央”。输得更是民心尽失,输得更是哀鸿遍野,输得更是乌天黑地……沙盘推演了那么长时间,排兵布阵了年深岁久,可一接火,在进行实际的对垒时,方知捅的还真是一个马蜂窝,一天比一天更清楚地知道,硬骨头不像想象中的那般好啃。“二中央”在这轮对党中央发起的进攻中,分工明确,既有负责摧城拔寨的,又有专职蛊惑人心的……“苛政猛于虎”、“黑暗”、“倒退”等等社会普遍共识,在“二中央”的推波助澜和刻意培植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像是雨后春笋般冒出,坊间失望的情绪遂广为蔓延。

人为给国人强加种种强烈的不适,是“二中央”一路摧城拔寨最常采用的一种战略战术。百姓但凡有任何的不适,精于对党中央打脸的“二中央”,都可以“技巧性”、“艺术性”地将种种的屎盆子,立马就结结实实扣在党中央的头上。“二中央”一边在不由分说,将先生你往绞刑架上推,一边千方百计,将种种的怒火拼命往你的身上引。在同时以多路人马,以人海战术,对党中央展开公然的围剿。在如此这般的操盘和奔袭之下,党中央在人心中,简直几近于“二货”:本就一地鸡毛了,换届后不去想着赶紧打扫,还要进一步弄得怨声载道,这究竟按的是哪个频道,玩的是什么东东?

擅长协同合作制造冤假错案的“二中央”,在本次政变中,对党中央也并不例外,已让新的党中央,在事实上沦为又一起冤案的受害者。凶狂打脸和反制的“二中央”,对党中央下手时,出手极重,打起黑拳来不遗余力,招招致命。你要“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呵呵,俺还偏偏就要公然将法治踩在脚下,持之以恒随随便便地大把抓人和整人,将法槌像个拨浪鼓一般,在法庭内乱敲一气。你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呵呵,俺还非得迫使有的人就连饭都吃不上,让天下人都一再来围观,来明白,你这个党到现在也还是个饿饭党,是个缺德党……“二中央”傲笑在大本营,傲笑在各种固有的阵地上,用乌烟瘴气,熏得百姓步履蹒跚,泪雨滂沱;用耳光响亮,直掴得党中央眼冒金星,晕头转向,颜面无存,黯然神伤。

习近平先生,以上就是你和国人,所共同面临的一种现实。时间的流水,在苦难的河床里哽咽已久,大家都在盼望着你所坐镇的党中央,你所主导的这届“新政”,能确实镇得住“二中央”,能为国家和人民支撑起一片蓝天,能或多或少地解决一些问题。可令人遗憾的是,人们见到的反而是党中央又输给了“二中央”。在下一个阶段的对阵中,党中央亟需进行战术上的调整和改良,亟需以雷霆万钧之势,收复某些至关重要的战略阵地,否则前景不容乐观,国家的平稳过渡随时可能会化为乌有。希望党中央可以早日反败为胜,不要再是党中央又输给了“二中央”。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3月26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3月26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906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207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