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倒习联盟”在合围习近平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二十九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高处不胜寒。你以为“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殊不知“倒习联盟”撒豆成兵,通过给全社会极力强加种种的不适感,正在对你形成合围之势。各种鬼蜮伎俩,让“苛政猛于虎”渐成社会普遍共识,让人总以为你是在执意开倒车。

反腐动了贪官污吏和既得利益集团的奶酪,使这两个群体深感惊惧和不适。在木已成舟的权力格局面前,若是仅凭了这两股势力的反扑,显然还不成气候,不那么容易翻盘。而设若“乱拳打死老师傅”,“巧妙”地将你将“新政”强行置于全社会的对立面呢?你和“倒习联盟”在对阵中,就完全有可能是处在了下风。

“倒习联盟”的主攻方向和套路,我看无非是借力打力,顺势而为,在官场和利益集团已感不适的基础上,同你“论持久战”,搞人海战术,以各种手段将不适感在全社会予以全面加强和放大,举国上下遂更是怨声载道,各种不满与腹诽与日俱增。这是一种要置你于死地的战略战术,“倒习联盟”意在人为制造中国的齐奥塞斯库。

你仔细回想一下是不是这样?你有着与生俱来的红色血统,愿意为护卫红色江山而担当,面对不反腐就势必会亡党亡国,你出自本能横刀立马,不惮与贪官污吏和各种利益集团进行艰苦卓绝的血拼肉搏,你不可能头梢自领,将打击面无限扩大,真糊涂到去与全民为敌。而近年各种社会态势的极速恶化,显然有悖于你的主政初衷,不是你所想要的施政效果。

“倒习联盟”不论怎么制造事端,其主攻方向都基本保持了一致性,即以拼命强加全社会的不适感,来不动声色地与你缠斗,让你疲于招架,疲于应付,也让你深觉高处不胜寒。这般攻势之下,在你是危机四伏,在各种社会群体则是逐渐有了“倒退”的共识,真切感受到了在“新政”时期的种种不爽和不自在。

国人在日趋恶化的“法治”环境下深感不适。伴随着恶法的高频出笼,国人步步惊心,就连在网上说道点什么,转发点什么,都有可能被治罪。草民这也是“犯法”,那也是“犯法”,掏个鸟窝都会被判刑十年。伴随着立法权的下放,公权的任性更是被无限助长,野蛮公权所造成的社会不适,日久必将是剧增。

港人深感不适。“一国两制”是党国庄严的承诺,现在又出尔反尔,一会儿公然“连落三匣”,一会儿又想着操纵香港的选举,野调无腔说什么中央“授予多少权力”,香港就“享有多少权力,不存在‘剩余权力’”,“不需要你爱共产党,不需要你拥护共产党”……朝令夕改、食言而肥成这样,“一国两制”岂不名存实亡?

新闻人深感不适。左一道密令,右一道密令,这不能报道,那不能报道,啥事都得“以新华社通稿为准”,“传媒大国”的各级传媒照此下去,岂不是全成了新华社的复读机和应声虫?揪住四个字的口误不放,小题大做,故意卖出了“文革来了”破绽的任志强事件,让新闻人顿觉一夜回到了文革前,严重挫伤了新闻人原有的现代感、神圣感、使命感和荣誉感。

冤民深感不适。衔冤负屈者在上访过程中今时不同往日,尽管冤民以往也是“贱民”群体,但还不至于像近年这样,只是因为上访,就遭到公然毒打,就被剥得一丝不挂暴力遣返,就被关进精神病院、太平间,就遭到令人发指的虐杀……绝望情绪在冤民中广为扩散和蔓延,令人觉得这个国家在“新政”时期,陡然已走向了纳粹化。

百姓深感不适。百姓不出门则已,一出门就惊觉,怎么总有人将其当作潜在的恐怖分子或是国家的敌人来设防。买张车票遭遇的是实名制,用个手机遭遇的是实名制,上网言说遭遇的是实名制,到银行存钱遭遇的是实名制,有些地方甚至夸张到就连买盒火柴、买把菜刀都要实行实名制。百姓时时处处得出示身份证,不由想到即便是在“大东亚共荣圈”,兴许都不要这般频繁出示良民证。

我深感不适。在“新政”时期,我曾有的谷歌邮箱、雅虎邮箱、微软邮箱全部被禁用,我的推特被禁用,我的谷歌博客被删除,我一天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我的饭碗又被下流地打碎,又只能是无尽地举债度日,我的岳母和母亲在我颠沛流离谋生在外期间,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我家面临了最现实的问题,没人真正出面解决问题,反而有人在制造问题。

……

习近平先生,种种泰山压顶一般的不适感,近年来一直在沉重地压向各种社会群体,似乎意在引爆什么,你和你的团队对此务必要保持高度警惕。这般无厘头的社会态势,我想肯定不会是你所乐见的,该是含有“倒习联盟”撒豆成兵、有意激发民愤的成份在内。这样的态势不予以坚决改变,你就一直会是坐在火山口,就势必会遭到“倒习联盟”步步缩小包围圈的合围。

换了任何人坐头一把交椅,都不会自找麻烦,去给全社会造成普遍的不适。先生会乐见香港变作一锅乱粥吗?你不会。先生会对人发号施令说,去敲掉廖祖笙的饭碗,迫使他一家日日处在饥饿状态,同时弄几个监控探头和一些人去反复刺激他吗?你不会。当种种人为强加的不适感呈遍地开花形态时,便也不难窥见时局的诡异,并可确认有“倒习联盟”的存在。

党国现行的这种体制,实质是一种最坏的体制。换在君子之怒、伏尸百万的皇权时代,换在别的民主法治国家,“倒习联盟”都不可能存在这么多的为恶空间。而今,你明知“倒习联盟”要让你成为众矢之的,要将你愣是变作又一个齐奥塞斯库,你却一点办法都没有。体制不变,你不但可能是忙到头来一事无成,还有可能自身难保,身不由己被“倒习联盟”给推上绞刑架。

习近平先生,“倒习联盟”在以强加不适感的下作战术,撒豆成兵,激发民愤,一步步地陷你陷党和政府于不义,已在对你步步逼近,实行合围。这种此前不曾有过的政变套路,阴毒至极,意在人为强行制造出一个中国的齐奥塞斯库,在你必须予以反制。在“倒习联盟”的合围面前,你和你的团队亟需以大智慧,实现真正的突围。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3月17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3月17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89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198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