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规矩是可破的 天命是难违的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二十五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强调要讲政治规矩,这算是“新政”时期的一个新生事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这个局外人,在凑个热闹,举双手赞成要讲政治规矩的同时,也想善意地提醒“新政”,在有些规矩上的可立可破。

“新政”立规矩并要求讲规矩的初衷是什么?我想当是希望这个国家有个更好的政治生态,有个更宜人的生息环境,能让全国人民在“新政”的引领下,尽早改变这个国家存在已久的某些不堪局面,让官心有更多的向善,让民心有更多的平复,让人民群众的幸福指数,同时也有个更好的提升。

天降大任于斯人,伟大的机会,已摆在先生的面前。先生是个富有能量的人,在带领“新政”服务于国家和人民的这几年来,本该超出国人的预期,这才是一种更为正常的景象。可因为种种原因,美好的愿景与残酷的现实之间,还存在巨大的差距。怎么尽快缩小差距,这值得你去作更多的思考,并作相应的决策调整。

我知道你难,也能想见你有这样或那样的无奈。“新政”传承了某些固有的规矩,也订立了一些新的规矩,强调说要讲政治规矩,可还是远远无法达到施政的目标,如此,即有必要强化立规的重要性和可行性,在对某些规矩进行必要修正的同时,也要注意不受有些陈腐规矩的束缚,要敢于做到规矩的可立可破。

任何规矩都不外乎是人定的。政治规矩可立可破,别的规矩又何尝不是这样?在主理国家事务的过程中,先生现在就是真正的老大,具体要立哪些规矩,要废哪些规矩,这本来就应该是由你来说了算。在定规和破规之间,若能找到最佳的平衡点,起到更好的补充完善作用,不仅在为政中有助于更快地实现施政目标,而且在做其它事情上,也能达到一种更好的效果。于此,我举两例:

被誉为苏轼“行书第一”的《黄州寒食帖》,之所以被后人广为称道,不是在于整帖的循规蹈矩,而恰恰在于适时逾越了自定的规矩。该帖书及篇二,即打破了开篇的运笔规矩,在加大字体的同时,运笔也随之加快,在势如破竹的泼墨挥毫中,既做到了落笔的刚柔相济,又在收尾之时,以字体的逐渐缩小,加强了通帖的整体美感。苏轼在运墨的定规和破规之间,气势非凡地体现了他忧患而不沉沦的情怀。处于困境中的苏轼,因能挣脱自我的束缚,不仅在逆境中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行,也留下了一些让后人叹为观止的书法佳作。

古人不只是在官场要讲政治规矩,就连坊间弈棋取乐,有时都要以地方法规的形式,制定出一整套严格的下棋规矩。比如曾任袁州推官的万历进士王思任,就亲手拟定过《弈律》,对棋品低下者进行“绳之以法”,明文规定说,“凡局已分胜负,因而挟愤逃去不终者,杖一百”,“凡对局时,两相忿争者,各杖七十”……好笑吧?类似的种种弈棋苛规,没过多久,也就被自然破除了。下棋本是民间的自娱自乐,若下盘棋都得动辄“杖一百”、“笞五十”、“各杖七十”,这哪里还是在消闲娱乐呢?这整个儿就是在过堂啊。如此规矩不打破,中国人的屁股要免于开花,就非得一个个全进化成铁铸的。

习近平先生,我举了上述两个浅显的例子,祈盼你能从中得到有益的启示。2017年,在你是至关重要的一年,是决定成败的一年。在这一年你尤其是不能束手束脚,只要有益于国家的前程和百姓的福祉,有益于国家的平稳过渡,在成大事者而言,就没有什么规矩真正是铁打的,是不可改变的。规矩是人定的,自然也就是可立可破的。

明白了规矩可立可破这样一层道理,即有助于“新政”的进阶,有助于“新政”更好地服务于国家和人民,有助于更快地收拾好一个烂摊子,有助于将步子迈得更加矫健和豪迈,有助于更多地专注于德之所在、仁之所在,有助于天下归之,有助于“新政”更趋近于民心和正义……

习近平先生,王者不但要有在规矩上可立可破的气魄,而且还要有异于常人体察天道的穿透力,有让万邦皆大欢喜得以安宁的附着力。我们常说尽人事、知天命,也都知道所谓的天命,指的就是上苍的旨意和本意,是一种自然而然迟早要呈现的必然结果,天命不可违,不是人力、圣智、凡心等等,所能改变的。

既然是无可改变的,那么倒不如多一分泰然,且由它去。留不住的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让这个国家不再是一地鸡毛、怨声载道,是将更多的为政精力用以增益国家的前程和百姓的福祉。

中华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同时也是一个在酱缸文化中沉浸已久的民族。从盘古开天地,直到“伟大领袖毛主席”时期,这个民族更多听到的只是一片山呼万岁的喧嚣。而从古至今,又有谁能真正傲笑万年?虽然人生充其量,也就是百八十年,但有限的人生,却可以具有无限的能量和价值,可以更好地有益于国家、人民和社会。真正不朽的,是日月,是山川,是一些代代相传的千古传唱,是民心的不可欺侮,是让整个民族在世界之林中,不断发扬光大的某种坚毅和精神……

习近平先生,规矩是可破的,天命是难违的。一切围绕可实现的目标而进行,不再束手束脚,积极、稳妥、及时、有效地进行有些政治规矩的可破可立,让上帝的归上帝,让凯撒的归凯撒,你为十几亿人所支撑起来的,就一定可以是一片蓝天,浩瀚的史册中,就必然会写下你光辉璀璨的名字。期待“新政”能用更多的亮点,来点亮墨黑的今夜,来赢得更多国人坚定的跟随。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3月13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3月13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893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194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