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习近平面临指挥不动的问题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二十四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你麾下虽然有一个庞大的官僚体系,但你和当年的胡锦涛一样,就是到现在,也还是面临着一个指挥不动的问题。

尽管你在名义上已成了新一代的“核心”,可这个“核心”,于整个官僚体系而言,迄今在总体上还只是一种摆设,仅是稻草人而已。阳奉阴违的大小官吏,在许多事情上,压根就没有把你当回事。

因为指挥不动,所以你这个“核心”的有和没有,于国人而言也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你为苦难的百姓什么事情都办不了,别说是让沉冤得雪,你甚而无法为之递上一张纸巾,或是送上一件寒衣。

你在事实上,几近于成了又一个胡锦涛。倘若你真能指挥得动,这个国家也就不至于到今天为止,还是怨声载道,一地鸡毛,不至于在种种层面不进反退。

貌似风平浪静之下,你尚且是指挥不动,一旦风吹浪打,你拿什么来保障麾下的“两面人”,届时不会更进一步反水,会个个都听你的?

指挥不动,你拿什么来保证政纲的实施,何以造福百姓,何以保障执政安全?

古代的大权在握者,对于指挥不动的问题,可以轻而易举解决,比如朱元璋在率兵打仗时,也曾有过指挥不动,麾下将士在激战中纷纷退缩,朱元璋一怒之下,一口气斩杀了几十个退缩的将士,当即就压住了阵脚,促使将士不得不冒死冲杀,于随后也取得了大捷。

现代别国的主理国家事务者,对于指挥不动的问题,一样能轻巧解决。新上任的总统,无需经过一套陈腐繁琐的“组织程序”,通过一通任命,即可快速完成新的权力组阁。因为有成熟的参议机制和弹劾机制,有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有上可治罪总统下可治罪小民的司法体系,问题出在哪时时一目了然,焉有“政令出不了中南海”?

面对指挥不动,你既不敢抽刀斩向违命者、怠工者、反做者,又不敢豪气千秋地向先进成熟的体制学习和靠拢,还是固步自封在酱缸中,这样继续下去,你能帮到苦难的百姓什么?能给自己的执政生涯留下什么?你处在责任链的末端,一旦局势全面失控,只怕会成为出气筒。

习近平先生,这个国家改革的问题年年讲,月月讲,讲得天花乱坠,讲得口干舌燥,讲到后来,要是就连指挥不动的首要问题,都不能做到赶紧解决,你就只能是多在庙宇中转转,为国家为百姓为自己,多烧几炷高香,看看菩萨是否可以显灵。

这个体系烂到了什么程度?烂到了杀人的事没人管,整人的事没人管,抢人的事没人管,百姓有没有饭吃也没人管……要是你真指挥得动,要是人家还真将你习近平当回事,这个国家哪里会到今天,还是这样的一副模样呢?

习近平先生,你面临了指挥不动的问题,这一问题是头等大事,在你宜设法解决。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3月12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3月12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89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193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