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一将反腐VS十几亿人反腐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二十二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人所共知,王岐山先生是你的一名得力干将。你该好好感谢他,没有他的为你两肋插刀,就没有“新政”时期反腐的风生水起,“新政”就势将乏善可陈。

“新政”的反腐成绩无可否认。但你是否想过,你原本可以不单有王岐山这样一名得力干将,还能同时拥有十几亿的反腐大军。眼前所见决非极致,凡事都可以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反腐事关党国的生死存亡。有道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让人无法理解的是,“新政”却在谢绝国民的尽责,在反腐这样一件大事上,竟也能坚拒公民的参与,能将有意共同参与反腐的国民,有形或无形地拒之门外。

你想想是不是这样?主张官员公示财产的一些公民,只是做出了有益于反腐的主张而已,就遭到了当局的公然打压,有的还被不可理喻地投进了黑牢。那些哀哀呼告在京城的冤民,尽管冤情千形万状,但他们内心澎湃的一个共同点,该也是对腐败以及不公不义的不认同,这类人群非但没有得到当局的热情接待、积极帮扶,反而像以往那样,依旧是“贱民”一个,被这样或那样地雪上加霜。

习近平先生,反腐若是长此以往,要真能反出个政清人和、廉洁政治来,王岐山先生就是不将补药当饭吃,大抵也只能祈祷自己最好一夜之间,能变作千手观音。

一个人的力量和十几亿人的力量,永远不会是在同一个层级。我的身后不仅有一个巨大的腐败链条,而且可能有一个存在已久的政变链条。为了进一步阐述我的观点,我可以现身说法,同你概述一下我的切肤之痛。

我儿廖梦君惨烈遇害的次日,即有《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等6家媒体采访了佛山惨案,但媒体已经采编好的新闻稿,在当晚一概无法上版,被广东省委宣传部的一纸通令给尘封。随后我在论坛内的发言被禁止,我的博客先是被一天删帖上百次,再之后博客又彻底被封删。广东当局公然关闭司法的大门,血淋淋的杀人案,竟然也能腐败、无耻到要以强权压迫搞“协商解决”。我夫妇俩欲哭无泪:我们找公安,公安要我们去找政府;我们找政府,政府要我们去找法院;我们找法院,法院要我们去找检察院;我们找检察院,检察院要我们去找公安……

习近平先生,天下还有比这更腐败的人事吗?倘若中国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百姓有选举权和罢免权,这种事情是否可能发生?“执法”机关是否能长达十年时间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张德江是否可以在未擦干净屁股之前,若无其事扶摇直上,而今就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公然成为乱国乱港的“搅屎棍”?我只是一个文人而已,倘若换了另外的一种国情,不用你或是王岐山来出手,仅凭了我一人之力,我都能将他张德江给拉下马,你信不信?

我遭遇的是这般的状况,深受腐败之害的国人,又何尝不是如此?诉之公检法,公检法可能是狼狈为奸;诉之党政,党政可能是尸位素餐;诉之网络,遭到的可能是秒删;诉之传媒,传媒像个小媳妇,上头既有党婆婆,还有宣传部这样一个二婆婆……习近平先生啊,别说是一般的升斗小民,就是换了你,在这般情形下,也肯定会是欲哭无泪。

反腐啊反腐,反腐至今,就连一个真正让腐败无处藏身的基本平台,也还依旧是不存在。本来十几亿人,人人都可以裂变为反腐的主力军,却连一件趁手的兵器都没有。刘云山之流把持的这条线不撤销,人民的手中没有选举权和罢免权,腐败就一定还会是无处不在,就势将会推党国于万劫不复的深渊,直至干净彻底,亡党亡国。

你对十几亿人的反腐大军弃之不用,单单倚重了一将为你两肋插刀,这样的反腐若会有长效机制,太阳就一定也能从西边出来。

习近平先生,我被腐败势力和政变势力当作一枚向“新政”发难的棋子,一步步逼迫得连饭都吃不上,得一再向你絮叨种种。千千万万深受腐败之害的苦难百姓,只怕有一天也会被腐败势力和政变势力,联手操作得集体向你和王岐山先生要饭吃。近期数万老兵包围中纪委,不正是在要饭吃么?

反腐若无更多的新意,既救不了苦难的百姓,也救不了王岐山和你自己。这就是搂抱着“特色”过河的中国,无分官民,无一例外,人人都只能是自求多福。貌似平静的河面下,分分秒秒都在暗潮汹涌,每一个水分子,都潜藏了无限的变数。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3月9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3月9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889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190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