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集中火力肃清一两条线足矣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二十一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于某种层面而言,你已是浪费四年时间了。

“从严治党”、“惩治腐败”,虽然扫出了一些官场垃圾,但并没有让人民的苦难消减分毫。社会期望值与你初上任时相比,不可同日而语。稍有知觉的人都知道,各种社会期望值已在竞相落空。

在泱泱大国进行“从严治党”、“惩治腐败”,宜抓住问题的重中之重,以确实富有成效的点面结合,来有效带动阶段性工作的立体铺开。越是想面面俱到,越是可能会一事无成。

东一榔头西一榔头的“治党”和“反腐”,让面上的工作量是有了,但在重中之重的点上,却存在着力不足。你自己想想看是不是这样?条条线都想梳理清楚,可迄今是一条线都没有整清楚。

在这般广袤的一个国家,以“八府巡按”的方式,没完没了“巡视”,不觉得累得慌么?再者,又怎么可能都“巡视”得过来?

不集中火力肃清一两条线,不真正致力于催生就地解决问题的机制,就是再这般操作个几十年、上百年,这个国家也一定还会是问题成堆,也必是按下葫芦浮起瓢。

倘若“治党”和“反腐”,在所有的省区都得中央一级来亲力亲为,才会有短期效应的存在,那么“新政”在余下的任期内,就只能“永远在路上”了,即使倾全力“治党”和“反腐”,也不见得有长效的存在。

这个国家贪风日盛、问题成堆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是因为缺乏真正有效的监督机制、透明机制,是因为百姓根本就找不到理论处,是因为有几条线不是一般的烂,而是已经烂得十分彻底……

知道了原因所在,那么就无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提着榔头在全国各地东敲一锤,西敲一锤,只需集中火力肃清一两条线,增强监督机制和透明机制,就既可以促进问题的就地解决,也可以保障长效的存在。

常态化运行的国家,因为权力运行在阳光之下,所以官员很难做到吃相难看。一个普通市民可以用一纸诉状,令有罪的市长认罪、悔罪。想想看,倘若中国也能这样,京城还会有冤民张袂成阴吗?国家还会是问题成堆吗?贪官还会是层出不穷吗?

越是人口大国,在有些方面,就越是要与国际接轨,将方方面面真正纳入到法治的轨道上来运行。没有真意义的法治存在,这个国家就永会是乌烟瘴气、一团乱麻。

在未掌握军权之前,你和你的团队无法肃清一两条线,这在国人不难理解。在全面掌握军权后,若还是连一两条线都整肃不清楚,还有上访和截访“奇观”的无尽存在,则只能说是无语。

建议你采用我所说的那两步棋。要让一个国家旧貌换新颜,无需凡事亲力亲为,面面俱到,集中火力肃清一两条线,足矣。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3月8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3月8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88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189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