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六座大山之下的南柯一梦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十八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前两天我在文中同你谈及在“新政”时期,国人要应对的还是五座大山的高耸。之后我想想不对,实质高耸的,已是六座大山。

中国百姓在普遍面对了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申冤难、就业难的同时,还不得不面对了养老难。老无所养,老无所依,人生悲凉,莫过于此。

“活不好,死不起”,在“崛起”的中国乃悲凉的常态。上万、几万名老兵会一再齐聚京城,要求解决养老的问题,正是因为亲历了养老这座大山的无可逾越,才不得不进行的一种无奈之举。

曾为党国典身卖命的老兵,尚且捉襟见肘、饭糗茹草,真切面临了养老难,更别说是别的人群。

习近平先生,作为升斗小民,活在“崛起”的中国,何其难哉?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申冤难、就业难、养老难,简直难于上青天。

面对高耸的大山,过去的愚公,采取的办法是“挖山不止”。自谓“执政”的你党,对于关乎民生的这六座大山,不是在“挖山不止”,而是在一再人为堆垒种种的大山,以至匹夫匹妇,在你党治下多半活得若苦命的工蜂,若负重的老牛。

这六座将中国百姓步步逼入生活绝境的大山,这些年来充其量也就是上学难这座大山,海拔高度略微有所消减而已。而就连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还是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

我儿廖梦君惨烈遇害后,狮子大开口的借读费多半不收了,九年义务教育制在中国也真的实行了。中国仿若进入了一个搬动一张桌子都得流血的时代,要解决一点问题,竟要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

习近平先生,你党在野之时,将这个国家杀得血流成河,武装夺取政权后,说是帮助中国人民推倒了压在头顶的三座大山。事实呢?三座大山没推倒,反而还给人民搬来了六座大山。

《申鉴》说“在上者先丰人财以定其志”;唐太宗说“立国,先须存民;国家富庶,先须百姓衣食有余。民怨不除,乃国之大患”……翻开史册,寻寻觅觅,压根就找不到哪个朝代,是像你党这般“执政”的。

所谓的“崛起”,不过是以强加百姓生存重负为代价;所谓的“改革”,不过是一再巧立名目,以圈钱为目的。你党在国际社会一次次扮演散财童子,所撒出去的每一分钱,都无不沾染着苦难的中国人民之血泪。

生存在任何时候,都是人类的第一需要。你党将算盘年复一年,拨打在国人的第一需要上,将国民视为猪民,逼使其个个面对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申冤难、就业难、养老难,“执政”至此,已是恶极。

党的品性恶劣成这样,早已是民心尽失。这样的党,应当灰飞烟灭,及早解散。执政,你党真的还不配。

对于恶名昭彰的一个党,你却非要死马当作活马医,要有这样或那样的“自信”,要国人陪伴你一同做梦,做“中国梦”,做“强国梦”,做“强军梦”……整个儿是个梦幻时代。

我也同样是一名退役老兵,而且是一名为“共和国”立过军功的退役老兵,我被黑暗势力明火执仗迫害得连饭都吃不上,向你苦苦申述至今,竟会得不到任何善意的回应,我的人生在这个再阴毒不过的时代,做的只是一个噩梦而已。

别的面临了六座大山的百姓呢?在这样的一个冷血时代,是否就能如愿以偿,就会是美梦一场?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百姓梦碎了,你和八千万党徒,又能在人造的美梦中酣睡多久?年深岁久,连百姓生存的问题都不能妥善解决,所谓“救党”,想必只是南柯一梦。

习近平先生,伟大的机会摆在你的面前。怎么将中国百姓的噩梦变成美梦,是你必要思考的一个问题。不能这梦那梦,梦过了一场,结果都只是噩梦连连,都只是南柯一梦。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3月7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3月7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88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188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