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习近平面临的三大问题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十六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不觉间,你履新已是四年时间了。这四年来,你在王岐山先生的鼎力协助下,虽然撂倒了不少的贪官污吏,但并没有为国民解决什么实际的问题,国人要应对的还是五座大山的高耸。

我在网上看到有人说,就在你的家乡,地方官员“变得更加残暴邪恶”,苦难的百姓被进一步雪上加霜,“此前十多年来积累的枉法血债更是数不胜数”。你的家乡如此,别处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我能想象到你的难,也相信你在潜意识中,该也多少意识到愧对父老乡亲,愧对黎民百姓。没关系,毕竟你接手的是一个已经烂得不能再烂的摊子。更何况哪怕是今上,毕竟也还有个成长的过程。

让我们都淡定些,在苦难中陪伴你尽快成长。常言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让我们善意地指出问题的所在,这或许有助于你在下一步的工作中,及时调整施政方向,从而成为一个更好的引领者。

恕我直言,我觉得你至少面临了三大问题。这三大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新政”执政这四年来,让这个苦难的国家变化不大,难于呈现出一种令人由衷欢呼的新气象,已在伴生失望的蔓延。

问题一:切割不够彻底的问题——

高举“反腐”的旗帜,让一些作恶多端的贪官污吏就此变得靠边站,这固然也可以视为“新政”与黑暗势力忍无可忍、分道扬镳的一种切割,但在操作层面上,总体而言,切割得还不能算是彻底。

人所共知有些贪官污吏所存在的问题,远不只是贪腐的问题。倘若官场魑魅魍魉的问题,都只是多拿多占的问题,这个国家又怎至于恐怖黑暗成这样?有的官场恶棍是法无可恕的,是背有血债的。

而种种官场恶棍,无一例外都只是被模糊处理,只究贪腐,不究其余。这在许多令人发指的问题上,便也翻开的还是本烂账,无法确实厘清责任。党政在继续充当冤大头,在替恶棍将罪责给兜着。

这种切割上的不彻底,不仅无助于正义的全面伸张,而且使党政在有的问题上也无法漂白自我。本来是个人的问题,却集体为其担责,叫人也无从窥见习党与毛党、邓党、江党、胡党的分野所在。

更有甚者,犯下了滔天罪行,给党政造成了严重的离心离德,到现在也还是毫发无损,或优哉游哉安之若素,或煞有介事,与“新政”同桌共事,别说是杀人、整人、抢人,就连贪腐都不被追究。

切割不彻底,后果是严重的,不仅给了对方喘息的机会,作乱的机会,翻盘的机会,而且也令人对“新政”实难寄予厚望。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切割要彻底,从良宜趁早。

问题二:控盘亟需加强的问题——

正因为有了问题一,便也有了问题二。人人皆谓你“强势”,我却常看到你弱势。何止是弱势?弱势得已是远甚于你党史上任何一个党魁。你的这般弱势是注定的,与切割不彻底也是密不可分的。

在十官九贪中你要横刀立马,高扬起“反腐”的大旗,这就注定你捅的会是一个马蜂窝,会是“类聚”中的少数和异数,注定会因为马蜂窝被捅得不痛不痒,而在忽明忽暗的群起阻击中处于弱势。

弱势显现在体制内部对你种种“技巧性”的抹黑,显现为在方方面面都难于做到令行禁止,显现在反做、超做的有意要给你“上眼药水”……即使华国锋、胡锦涛在任时,也未被强置于这等境地。

腐败势力抱团对抗,将更是黑暗、下流和邪恶都丢在了盘面上。怎么有效控盘,是“新政”无法回避,并且亟需加强的问题。若无良策,予以反制,日久在更多的层面,势将会涌现出更多的失控。

“反腐”虽然有所收成,可单一这般操作,只怕到地老天荒,也难实现你的政治理想。乱局面前,专制无胆、民主无量乃大忌。不想作第二个胡锦涛,只能向一头倾斜,否则盘面有更为失控之虞。

我还是持此观点:“反腐”可以同步进行,但无需太过麻烦。用谁和不用谁,是领班本就可以正常行使的权限。一步到位进行必要的权力重组,并考虑我说的那两步棋,应可让控盘能力大幅提升。

问题三:温情一面不足的问题——

正因为有了问题一、二,便也有了问题三。先生上任以来,更多展现的是“铁汉”形象,更少显现的是温情的一面。在一团乱麻面前,在各种“搅屎棍”的恶意反做之下,“新政”已然徒叹奈何。

纵然是如此,也莫忽视“新政”形象的丰满,也别忘了百姓大旱望云,在祈盼“新政”及早解决问题。就是再怎么艰难,也宜适当展现“铁汉柔情”。暴政、恶政、惰政已久,怀柔是久旱的甘霖。

一个政权倘若真的愿意洗心革面,情系苍生,于痛定思痛之后,在由铁血镇压迈向安抚怀柔之间,并不存在千沟万壑。同一片土地,播种什么,不过是在一念之间。怀柔之于征服,会远甚于亮剑。

一个政权因为有温情一面的存在,就会让人看到是人在施政,而非别的什么在施政。更能征服人心的,是德政,是仁政,是勤政,而决不是暴政、恶政和惰政。温情有别矫情,是怀柔的自然流露。

还冤民以公道,示诚信于天下,是怀柔;力所能及给苦难的人群以基本的人道关怀,是怀柔;让阴森的牢房不再善恶同囚,是怀柔……怀柔是政治家温情一面的具体显现。怀柔能赢得鲜花和掌声。

对体制外也好,对体制内也罢,剑拔弩张太久,都只会造成际遇无谓的流逝。以霹雳手段尽快解决问题一、二,就可腾出更多的精力来专注于问题三,即可修德政,揽众心,促进国家的平稳过渡。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3月5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3月5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885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186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