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安得良才若高适 踏尽不平崇公义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十五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无可否认,你接手的是个烂摊子,这个烂摊子或许样样都缺,唯独不缺的,是触目皆是的不公不义。京城冤民张袂成阴,究其实质,是不公不义的产物。这般产物迄今仍是有增无减。

古人为政,强调“私志不得入公道,嗜欲不得枉正术”;韩非子主张人臣要“去私心行公义”……腐败总教练推崇“闷声发大财”,于是公务员队伍便也上行下效,公义价值观在总体上淡薄之至。

当一个国家的不公不义无有效遏制时,就难免像决堤的洪水一般,肯定会是四处冲决泛滥,让人抬眼望去,所能见到的只是一片蛮荒。所以就有了国已不国的慨叹,甚而像是猫在沦陷区或敌占区。

社会普遍认同的公义价值观,在一个国家一旦变得一文不值,这个国家的天色,也就注定会是昏暗的。有着太多不公不义的国家,总给人一种沉重的沦亡感,在人心中不可能存在真正的国家认同。

鲜有公道、公平、正义可言,这在此前中国史上行不通。“迂腐”的古人,不论风云怎么变幻,在为政中起码也还会讲个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老祖宗不愧是祖宗,还是多喜欢把水端平的。

西晋傅玄曰:“公道行,则天下之志道;公制立,则私曲之情塞矣”,“民富则安,贫则危,明主之治也”……傅玄主张“百官各敬其职”,主张为政须“任公而去私”,为政必须公道和安民……

习近平先生,你博览群书,在主理党国事务时该也懂得有些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还是丢不得,不能丢。惩治贪官污吏搞得风生水起,若再有良才助你消减不公不义,便有望更快收拾好一个烂摊子。

唐朝的高适,能文能武,既能身先士卒带兵打仗,又气势磅礴写得一手好诗,在唐王面前敢言能谏,不惮与奸臣、乱臣过招,坚持为百姓主持公道,申张正义,由是深得肃宗青睐,视之左膀右臂。

高适写下过这样的诗句:“永愿拯刍荛,孰云干鼎镬”。翻译成白话文,意思就是,他高适愿意为了拯救黎民之苦,哪怕是会惨遭横死,也在所不辞。习总现在亟需的,也正是像高适这样的良才。

有高适般的良才充当你的左膀右臂,为衔冤负屈者秉持公道,确实履行抚国安民的职责,“使你的公义如光发出,使你的公平明如正午”,这个迷失的国家,才会有崇尚公道、公平、正义的开始。

“匡扶正义,除暴安良,天下之道,方能周而复始。”惩治贪官污吏,也算“除暴安良”方式的一种。若再有人有效消减泛滥成灾的不公不义,则为锦上添花。安得良才若高适,踏尽不平崇公义?

可叹,劣币驱逐良币的体制,能上哪儿去寻找高适那样的良才呢?想到这,我都不禁替你感到无奈。于是,“三骗胡同”虽然实质并不管用,也只能是姑且用着,沦丧已久的国格也要再沦丧着……

“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汉朝八千人养一个官员,唐朝三千人养一个官员,清朝一千人养一个官员,现在四十个人养一个公务员。”习近平先生,“强国”百姓有多苦,你懂得。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3月2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3月2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88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183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