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它们“妥善”解决了挨骂的问题

它们早已异化成了外来生物。尽管人模狗样,披了件“执政”的外衣,但它们在本质上,是这个星球的一伙另类,而非真正的人类。它们既无人类常有的价值取向和悲悯,也无人类常有的同理心。

它们是混迹在人群中的两脚兽。它们无恶不作,一直在以“执政”或“执法”的名义,穷凶极恶地杀人、整人和抢人……它们在巧取豪夺中解决了挨打的问题,挨饿的问题,亟需解决挨骂的问题。

它们怎么免于挨骂?简言之,“功夫在诗外”。它们过去凭借的是残暴和谎言,现在倚仗的是残暴和无耻。它们在将全民变作榨取、掠夺的对象之后,已是“不差钱”,不惮解决不了挨骂的问题。

它们抱着无以数计的民脂民膏,在国际社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勤舔洋人的屁眼,动辄给“友邦”免债、白送几百几千亿。它们在对全球进行一次史无前例的赎买,让各国的政客都纷纷为之闭嘴。

它们控制了本土树梢所有的高音喇叭,雇佣了大量的人员,分分秒秒盯紧了每一个发声的管道,一边将种种谴责删除于无形,一边以人海战术和流氓理论,在人群中竭尽所能模糊认识,混淆视听。

它们在网上高耸着一面“伟大的墙”,同时将赎买的手暗中伸向了墙外的“异议网站”,让其尽可能帮着为之消声。有钱能使鬼推磨,连国都能收买,何愁笼络不住本就屈指可数的“异议网站”?

它们公然大兴有形或无形的文字狱,要么以各种罪名将反对者推进阴森的牢房,要么以流氓手段将反对者整得家破人亡,整得饥火烧肠……与此同时,它们还能装得风度翩翩,说是“欢迎批评”。

于是更多的时候,剩下的就只有它们自顾在那自说自话,一天到晚极力为自我擦脂抹粉,“理所当然”在各种辩论赛中,回回获得冠军。于是它们“妥善”解决了挨骂的问题,眼前一派莺歌燕舞。

它们用“功夫在诗外”的办法,“妥善”解决了挨骂的问题。它们扯出大花布,将不够好看的地方包裹起来,“妥善”解决了挨骂的问题。它们无心为谁解决问题,它们只会制造问题,遮蔽问题。

它们在道路以目中,自我幻想成又一群雀跃在枝头的好鸟,不时鼓噪了这“自信”那“自信”。坊间计出无奈,在无边的黑暗中只是说说而已,就兴许将它们给说没了。你说它们能有多“自信”?

写于2017年2月20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87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173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