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牛皮吹到了联合国 赵国还是赵家的国

牛皮吹到了联合国,赵国还是赵家的国。赵家杀人可以“协商解决”,可以“认定犯罪情节轻微,依法作出不起诉处理”……赵家面首仿若犯罪集团和利益集团的傀儡,对群魔还是“无法”管束。

牛皮吹到了联合国,赵国还是赵家的国。赵家有能力拿着巨额民脂民膏,满世界勤舔洋人的屁眼,有能力藏富、洗钱、逃税在离岸金融中心国家,“没能力”解决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

牛皮吹到了联合国,赵国还是赵家的国。赵家的衙门朝钱开,有理没钱莫进来。衔冤负屈者哪怕在“三骗胡同”内跑断了双腿,也得不到起码的公道。外姓子女大学毕业的同时,也即失业的开始。

牛皮吹到了联合国,赵国还是赵家的国。赵国对赵家人而言是天堂,对外姓人而言是魔窟。赵家人在赵国可以横行无忌,为所欲为;外姓人在赵国动辄得咎,就连法定的基本人权都难于实际享有。

牛皮吹到了联合国,赵国还是赵家的国。维权律师一窝蜂被抓、被关、被酷刑、被威胁、被骚扰、被精神失常……赵家的黑牢内更是善恶同囚,黑压压的政治犯和良心犯,在换季后无一得到赦免。

牛皮吹到了联合国,赵国还是赵家的国。“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赵国的赵姓富贵显荣,赵国的外姓食不果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牌坊下,有人被赵家一步步逼至生存绝境的边缘。

牛皮吹到了联合国,赵国还是赵家的国。只要你敢对赵家略有微词,那么你在赵国就难有容身之所。大年将至,王藏和叶海燕在废都又被汹汹逼迁,年幼的孩子在寒冬腊月,又面临着要流落街头。

牛皮吹到了联合国,赵国还是赵家的国。赵国的族群被人为撕裂成我们、你们和它们,凶残的恐怖组织在主导赵国的“维稳”,漆黑的夜空下没有霁风朗月和鸽哨悠扬,只有剑拔弩张与胆寒发竖。

牛皮吹到了联合国,赵国还是赵家的国。赵家没有好鸟真在乎过百姓的死活,有的只是“功夫在诗外”,有的只是狗咬狗,有的只是自顾梳理羽毛,有的只是不务正业,有的只是下流得无底线……

牛皮吹到了联合国,赵国还是赵家的国。“伟大的墙”高耸着,树梢吹拉弹唱的喇叭高挂着,网络水军迅猛壮大着……即使在墙外,你也同样被禁言。赵家神通广大得一手遮天,赵国自此无异议。

写于2017年1月23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844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145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