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敢于亮剑”是患有狂犬病

狗一旦得了狂犬病,会表现得过于敏感和恐惧,会焦躁不安,会怕光怕水,会渐渐瘫痪,会在昏迷、抽搐、窒息而死前,一再凶相毕露地亮出长而尖利的犬牙。“敢于亮剑”,说白了也就是逞凶方式的一种,是公开耍流氓的直白,是病毒性疾病的必然表征之一。现代医学将这样的家畜性疾病,统称为狂躁性狂犬病。

当一条狂躁的疯狗,在欲罢不能中一会儿毕露了尖利的犬牙,一会儿嚎叫得声嘶力竭,勉为其难随时准备扑向任何一个活物时,这也意味着它的神经系统已被病菌所控制,它的中枢神经已坏掉,剩下的时日,在其已是不多了。赵家“沉船计划”的部分启动,也明证着这一点。

赵家为着一家之私,敢于里通外国,敢于暴力颠覆民选政府,敢于将一个原本好端端的国家杀得血流成河;沐猴而冠后,又敢于饿死、整死几千万人;敢于在众目睽睽之下,用坦克车和机关枪与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对话”;敢于将党的总书记软禁到死;敢于将五座大山长期强加在国人的头顶;敢于因信仰不同,将上亿的人群公然逼向自家的对立面;敢于像疯狗一般,无休无止整这个整那个……

无需一再叫嚣“敢于亮剑”,赵家的敢于、赵家的流氓得已是不能再流氓,也已家至户晓。“敢于亮剑”说了一遍不够,还要多此一举,再说千遍万遍,这足见狂躁的赵家,此病态十之八九是得了狂犬病,否则不会授人以柄,一蠢再蠢成这样。

赵家在赵国是个“主事”者,既然是“主事”,那么就得有个起码的“主事”姿态,在“主事”的过程中,当家人本当是有事说事,有理说理,一天到晚正事不干,总叫嚷着要“敢于亮剑”,这和街头一语不合,就挽起袖子大打出手的流氓地痞,有何区别?这和仗着自己的胳膊比人粗,就在村里到处欺负人的村霸,有何分别?

赵家在反复叫嚣“敢于亮剑”的同时,也表现得过于敏感和恐惧,也焦躁不安,也怕光怕水,也呈现出了整体性的瘫痪,也一再凶相毕露地亮出犬牙,赵家鹰犬在赵庄为害甚烈……有这许多的吻合之处,这铁板钉钉是狂犬病的发作。虽然狂犬疫苗问世已久,但并不适用于赵家,天下医者也皆知赵家早就无药可医。赵家的腐朽成泥,便也成了注定的。

写于2017年1月21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84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143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