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过门太长 夜长梦多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十一份借据



【怎忍】“一点不忍的念头,是生民生物之根芽”。不惮显现一脉相承政治冷血与政治苟且的“执政”团队,面对荒庙之外的惨象万千,看看比比皆是的行号卧泣,与其不着边际徒然作恢宏之唱,毋宁多凝眸于根芽,多扪心自问两个字:怎忍?

【内外】对外艳冶逢迎,对内暴戾恣睢;对外倾其所有,对内一毛不拔……凡此种种背道而驰、虚而不实的内外之道,决非内外相成所该有的韬略。没有内外合一的兼修,就没有天与我同体、人和我齐心的强大,就永无真意义上的政清人和。

【民怨】《资治通鉴》记载了大量民怨亡国的史实。唐太宗说:“民怨不除,乃国之大患。”南宋王朝“万事不理”, 终至民怨沸腾,像蛀空的大树一般,在昏黑之中轰然倒下。为今之计,当以化冰山之势化民怨,“以保爵位之策保国家”。

【民权】公权本当是对民本和民权的保障和张大,而不能是对其肆意的剥夺与挤压。在生命权、财产权、生存权、知情权、表达权皆无保障的群魔乱舞之地,厉行民权政治,确实做到抑公权、兴民权,上下相疏、内外相疑、官民对立等情形,才会有所缓解。

【过门】哪怕真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用四年时间举棋不定,也已是过门太长。优游不断的结果,只会是夜长梦多。本该以雷霆万钧之势在一年半载内完成的工程,历时数载尾大不掉,以至局面更是难于驾驭,反扑也来得更是凶猛和公开化。

【皆空】在为巢于幕上处,不痛不痒地捅了一个马蜂窝。在哭号于檐下处,孤高冷傲得不屑递出一个窝窝头。长此以往,官心民心,两大皆空,势将上下同欲,人心思变,在横眉冷对中变成孤家寡人。一旦异军突起,就只能是徒唤奈何。

【腐败】雷洋之死已引发公愤。在杀人的事都可以一再“协商解决”的“法治国家”,“法令未行,逆魔乱起”,说什么“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也只能是说说而已。人神共愤的司法腐败,不是被“压倒”了,而是甚嚣尘上,愈演愈烈。

【洋相】不让人活,不让人说话,不让人吃饭,不让人维权,不让人出境……种种匪夷所思的不许、不让、不给,仿若响亮的耳光,将“依法治国”和“反腐”的领唱者,一再给掴得鼻青脸肿。一通通乱拳,虽未打死老师傅,但也已出尽了师傅的洋相。

【窝囊】上一任的老大,窝囊得居然搞不定一个老九。这一任的老大,似乎又拿惯常执法犯法的这条线没辙,还是“无法”对其实行有效的约束。这般“奇怪”的态势,不知要沿袭到何时。不知在民主法治时代,是否真的就可以将责任撇得一干二净。

【蹉跎】过往的四年在总体上已蹉跎。不能着眼于问题的重点,就无法事半功倍地做到纲举目张,就不可能真正收拾得清楚这副烂摊子。黑暗的2016年在暮色苍茫中已经定格,艰难的2017年将会是荆棘满途、险象环生,再也经不起任何的大意和蹉跎。

【此据】以上仅为书生之见,只是一种善意的忠告和示警。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赵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地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6年12月31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6年12月31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82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122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沆瀣一气、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