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换个视角淡看这抹浓黑

季风的又一次吹动,非但没有给人带来热望中的阳光明媚,相反让人见识了更多的血雨腥风,进一步感受到了夜的恐怖、邪恶和下流。你像别的深恶痛绝黑暗的苦行僧一样,在不变的丛林法则之下,一步步艰难地走到此刻,在历经劫难中俨然也已修炼成仙,早已不知道了什么叫作无奈和愤怒。

强权的獠牙撕碎了太多人的梦想,让人无忘这决不是一片可以共同生息的雨林,而只是一个魔鬼的殿堂。在夜魔肆虐的丛林,任何一条羊肠小道都不可能存在纯正的花香,一如既往有的只是豺狼当道,有的只是赤裸裸的弱肉强食……晚风中汹涌而来的,是一阵强过一阵腥臭的浓烈。夜幕下的惨烈,让你目不忍视,也又一次使你陷入幻灭。你无法假装不该发生的种种不曾发生,无法再麻醉了自我,流连于夜莺的浅唱。即便再愚钝再麻木,苟活在这般状态下的你,也了然只要夜色还没有散去,匍匐在夜魔脚下的芸芸众生,所经受的苦难就不会结束。

你对光明于是更加向往。山那边显见的例证告诉了你朴素的真理:只有阳光普照,万物才能茁壮成长;只有让丛林中的每一个缝隙都洒入阳光,以夜幕为掩护的各种两脚兽们,才可能少吃人,不吃人,才会忆起丛林中还有某些不可违的清规和戒条。你该也懂得这般常识:天总是要亮的,哪怕它们比过往残暴一百倍一千倍,哪怕它们杀掉了所有报晓的公鸡,也大势已去,阻止不了天亮。

如此,你也就不妨换个视角,淡看了黎明前的这一抹浓黑。倘若因了季风的又一次吹动,万恶的丛林法则有了某些确实的改善,让你在漫漫长夜浅尝了夜的麻醉,你倒有可能就此沉沉入睡,渐忘了夜色其实还在铺天盖地蔓延。暗夜更是恐怖、邪恶和下流,这让芸芸众生不会掉以轻心,会时刻谨记所处的险境。越多的人再也忍受不了夜的狰狞,众望所归中,就越可能早一秒迎来旭日的东升。

你在这抹浓黑中总见深入骨髓的恐惧,这正是它们所想要的。更恐惧的实质是它们,它们再清楚不过在天怒人怨中,距离结账的时刻已为期不远,越是流氓本性毕露,越印证了它们的黔驴技穷,越见它们行将覆灭的六神无主、慌不择路。你在向往光明的路上一点也不孤单,豺狼虎豹侵害的对象越多,你掉头一看,同行的队伍就越是在壮大,同仇敌忾的气势就越是磅礴和壮观。

两脚兽们疯狂和流氓,这不可怕,夜既已黑到了这程度,怕的是它们还不够疯狂和流氓。抗争是你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蔑视是你不可予夺的一项权利。既然哀求、劝善、谴责、愤怒等等一概无济于事,那么索性就变换一种心境迎接光明,让夜魔的疯狂和流氓来得更猛烈一些吧。你在豺狼虎豹的獠牙下,都早就是死过一回的人了,还怕的什么两脚兽的疯狂和流氓?

它们肆意把玩魔方,不断亮出獠牙,子时撕咬羊群,丑时袭击牛群,寅时又扑往马群……搞得荒野丛林人心惶惶,谈之色变,这样的癫狂状态,框定的正是它们的覆灭已无可避免。你阻止不了它们什么,那么,就坐看云起,期待了它们癫狂些,再癫狂些。最好形同一架压根就没有安装停止按钮的拆卸机器,凡是见了砖块砌成的建筑物,就欲罢不能要对其强拆;最好仿若一条亟需阉割的公狗,在大街小巷只要见了双眼皮的,就情不自禁要扑上前去强暴……天要令其亡,必先使其狂。

以佛一般的境界居高临下,以悲悯之心鸟瞰了夜的种种,你会发觉魑魅魍魉再多的兴风作浪,也不过就是天亮之前无可奈何花落去,像露水般即将消隐,而要演练的一种必然过程。换个视角淡看黎明前的这抹浓黑,会让你的内心多了一分宁静和强大。万籁俱寂时,透过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黑,人人都可依稀感知到天亮的正在临近。一片在苦难中存在了几千年的丛林,走不出的是它固有的轮回,还是要再度接受血与火的洗礼。

写于2016年11月26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786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087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沆瀣一气、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