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从老兵维权看赵家本色

上万名退役老兵食不餬口,日前愤而包围了赵国的兵部,要求赵家解决生存的问题,赵家对其“骗走了事”,并“召开联席会议,出台加大惩罚地方政府对上访事件处理不力的力度”,这让人更是看清了赵家的本色。

痴迷于给自个脸上擦脂抹粉的赵家,尽管乍看之下五颜六色,但只要不是盲人,就能看出赵家的大花脸上,实质也就两种主色调:黑色和血色。这两种一以贯之了几十年的赵家底色,早构成了赵家的本色。

赵家靠了杀人与骗人起家,为着一己之私可以不择手段,可以将一个原本风平浪静的国家杀得血流成河,其“厚而黑,黑而亮”,其嗜血成性,乃人所共知。长期浸淫于黑色与血色的赵家,一门心思只是自家的荣华富贵,何来闲心管谁有没有饭吃?惯于卸磨杀驴的赵家,对于用过的棋子都不例外。哀哀呼告于赵国兵部门外的老兵,在赵家看来,充其量也就是一堆被嚼过的口香糖,已随手被丢弃。

赵家的本色是黑色与血色,所以也就梗顽不化于杀人、整人和抢人,所以也就可以一如既往让赵国这般荒废着,用“三骗胡同”继续糊弄了一切。说得比唱得好听的赵家,唱诵“复兴”的脚本,调门都一个比一个更高,可“复兴”的唱腔之下,照旧是一地鸡毛、荒庙林立,就连一个可以真正解决问题的通道都没有给出,否则那许多老兵,也不用在万般无奈之下去包围赵国的兵部。

“复兴”啊“复兴”,就连为赵家血洒疆场过的老兵,都成了被赵家无形饿杀的对象,天晓得能拿什么去复兴。就连起码的人性、道德和廉耻都已是不讲了,何谈“复兴”、“法治”和“廉政”?赵国贪官污吏的贪腐所得,动辄在金额上论亿,在重量上论吨,为赵家奉献了青春年华的老兵,有的却是穷困潦倒得连饭都吃不上,这是一种怎样让人无法接受的云泥之别?这是一出怎样对照鲜明的非人间惨剧?

年复一年窝在黑色和血色大染缸中的赵家,不论城头变换的是一面怎样的大王旗,对内对外都是判若鸿沟:对内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对外大舔屁眼,孝敬洋爷一送就是几百、几千亿。这是怎样的“治国”方略,是怎样的吃里扒外啊。翻开史册,史上有过混账至此的朝廷吗?

以黑色和血色为本色的赵家,常将赵家安全与国家安全混为一谈。就连为你家卖过命的老兵,都已是凄惨至此,心寒至此了,你会有什么真意义上的“安全”可言?“召开联席会议,出台加大惩罚地方政府对上访事件处理不力的力度”,这说明赵家的“复兴”,拨打的依旧是“能操一天是一天”的老算盘。是的,谁能忘却,所谓的“精锐之师”,所谓的“共和国卫队”,当年在伊拉克的一夜之间作鸟兽散。藏富、洗钱、逃税在离岸金融中心国家的赵家,难免“健忘”,“忘了”有些人群也是父母所生,也一样是要吃饭的。

民以食为天。生存权是人权不可或缺的构成元素之一,当不让人吃饭的纳粹行为在赵国一再发生,而且得不到该有的遏止和纠正时,赵国的天在民心中,也就无可避免坍塌得够彻底了。那些还在甘为暴政充当打手的“维稳”者们,从时下的老兵维权,再睁眼看看赵家的本色,就当想想自个为了混口饭吃,而甘当走卒,而不惜助纣为虐践踏人权,践踏的实乃自己的将来。在荒废已久的赵国,悲惨是黎民共同的宿命。多少蒙冤警察,一次次穿梭在“三骗胡同”之内,一样像是被嚼过的口香糖,无人搭理。警权再了不起也有失去的时候,更何况你的权杖和当时的周永康、王立军等等比比,如何?周永康和王立军现在何处?在监狱之内用余生书写其“胜利”。

赵家是这样的本色,仍沉醉于幻想的男女,只要看看老兵晚景的凄凉,就该从睡梦中醒来。你或可幻想狗改吃屎,幻想婊子从良,幻想海枯石烂……但不能幻想赵家会洗心革面,一改黑色和血色。本色是无法改变的,也终究是掩盖不了的。无视、践踏人类生存权的当权者,不论变换了哪种唱腔,也还是要露出兽的尾巴来。只要还有一点同理心,还有起码的人性,就不会铁石心肠到不让人吃饭。“崛起”的赵国已是有人连饭都吃不上了,这究竟复的什么鸟兴,执的什么鸟政?谁愿意饿着肚子,陪伴肠肥脑满者“复兴”和“执政”?

我也同样是一名退役老兵,而且是一名立过军功的退役老兵,我深深理解晚景凄惨的老兵,所经受的是怎样的悲愤和无奈。我因在写作中说道了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被赵家列为迫害的对象,不仅儿子廖梦君被有形的利刃虐杀,而且我一家老小至今也还在被无形的利刃所虐杀。我的表达权和生存权被不断剥夺,我的谷歌博客被封删、邮箱被禁用、推特被禁用,在墙外的“异议网站”都常常被禁言,我的饭碗被赵国纳粹一再下流地打碎……哪怕月月哀哀呼告于赵王,我的生存情境也不见丝毫的改善。我由此更真切地见识了赵家的“功夫在诗外”,亲见了赵家的“勤政为民”,熟识了领导干部的“讲廉耻”,深谙了赵家的“伟大、光荣和正确”。

赵家还是那个赵家,赵家的本色还是黑色和血色。在前所未有的暗夜,你所能做的或也就是静观其变,让它们更是兽性毕露地做在前头。它们毕竟不是他们,它们的词典上,一直以来就没有过对人性、道德、民生等等所该有的必备解读,你怎么能让它们听得懂人话,怎么能让它们心甘情愿爬出黑色和血色的染缸?秋后的蚂蚱为你做不了什么,哪怕你老泪纵横,也不会为你递上一张纸巾。既如此,在你也就无所谓反对或支持。把一切交给时间,你迟早会看到:所有反人类的罪行都必被追究,任何形式的纳粹都逃脱不了该有的审判。

写于2016年10月19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74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049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让墙外的“异议网站”对廖祖笙实行禁言,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沆瀣一气、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因锐评刘云山被“不作恶”的谷歌删除)
廖祖笙推特:https://twitter.com/liaozusheng(在“欢迎批评”的禁评时代推特账号被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