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赵国能拿什么来“共和”?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八份借据



【共和】赵国“建国”67年了,搞的还是纳粹的那一套:不让人活,不让人说话,不让人吃饭,不让人出境,不让人自由选举……“共和”啊“共和”,奴役者和被奴役者之间,怎会有“共和”?

【言禁】我的谷歌博客被封删,邮箱被禁用,推特被禁用……言禁高悬的赵家,若能进一步“功夫在诗外”,把住厕所门不让人如厕,把住卧室门不让人做爱,岂不是更加“伟大、光荣和正确”?

【凶残】秦永敏主张“全民和解”,换言之即主张“共和”,赵家的回应是又将秦打进了黑牢,同时再玩起了株连的把戏,以至秦妻生死成谜。同样的暗夜没有什么新鲜事,赵家的凶残是一贯的。

【危墙】仅只是因为观念不同,就敢悍然对无辜的妇孺下手,就能大兴有形或无形的文字狱,就下流得不让人吃饭……与这般全无底线的赵国纳粹同朝为官,是耻辱更是危险,宛若立于危墙之下。

【安全】赵家凶残至此,人人自危的就不仅只是外姓,赵家的内讧也是极其可怖的。想想“开国元勋”的陆续被整死,想想赵紫阳的被软禁到死……就该想到没有谁在“特色”中会是绝对安全的。

【根本】“共和”在荒庙内外俱不存在。“反腐”于荒庙之外并不解决任何的问题,于荒庙之内亦若捅了马蜂窝,群蠹反扑将会是防不胜防。与其枕戈以待,不如顺天应人,从根本上去解决问题。

【合力】国家的善治和有序,更多的不是依托于个人一时的勇毅,而是取决于这个国家是否真正具有一种从体制上形成的全面向善的合力。没有这般合力的形成,即难于杜绝作恶,即无所谓共和。

【分担】在恶人群中讲正义,在贪官群中讲廉洁,难免要集万千憎恨于一身。将国家导向善治和有序的潜在风险,不该由一人或一个部门来承担,而该由全社会来分担。也唯其如此,才真见长效。

【博大】以67年之态势,能拿什么来“共和”?能拿什么来“救国”?为国计,为民计,为赵家的自个长远计,都不能再搂着“特色”,“摸着石头过河”。迈向博大,此域才可能真正拥有共和。

【此据】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赵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地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6年9月30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6年9月30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729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030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沆瀣一气、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因锐评刘云山被“不作恶”的谷歌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