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我是赵国××党

我是赵国杀人党,始终和你在一起。我是杀人最多的那一个。我杀地主、杀富农、杀资本家、杀抗日将士、杀市民、杀学生、杀不同信仰者、杀维权人士、杀民主志士……我杀人盈野,杀人如蒿。

我是赵国骗子党,始终和你在一起。我是骗得最久的那一个。我惯常政治诈骗,我骗你说“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保障人民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等项自由”,“实行耕者有其田的制度”……

我是赵国谎言党,始终和你在一起。我是谎话最多的那一个。因为政治需要,我连生辰都撒谎;我饿死过几千万人,屠杀过大量的学生和市民,在铁证如山面前,我照样能谎称“没死过一个人”。

我是赵国汉奸党,始终和你在一起。我是史上最奸的那一个。我感谢日本对赵国的侵略。在倭寇大举入侵之时,我对国民政府釜底抽薪,导致国军不时腹背受敌。我倒打一耙,污蔑国民党不抗日。

我是赵国卖国党,始终和你在一起。我是卖得最多的那一个。我与倭寇眉来眼去;我让版图不断缩小;我量赵国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我宁肯送“友邦”几百、几千亿,也不向同胞施舍一分钱。

我是赵国整人党,始终和你在一起。我是整得最狠的那一个。我治国无方,整人有术,整出了固有的套路: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垮。我整死“开国元勋”,将党总书记软禁到死……

我是赵国抢人党,始终和你在一起。我是抢得最凶的那一个。我过去抢地主、抢富农、抢资本家……谓之“打土豪,分田地”。我现在也还是抢人不止,在官商勾结中我抢房抢地,不时闹出人命。

我是赵国吸血党,始终和你在一起。我是吸血最猛的那一个。我不光掠夺民财,还将粗大的吸管插进户户的心脏,疯狂吸取庶民的血汗。我强加百姓生存重负,将一个个家庭逼进生存绝境的泥潭。

我是赵国虐民党,始终和你在一起。我是下手最重的那一个。我将国家变成猪圈,我把国民变成猪民;我用法西斯手段对受害者雪上加霜;我用有形的利刃杀无辜的孩子,用无形的利刃杀其全家。

我是赵国赖账党,始终和你在一起。我是赖得最久的那一个。我在杀人、抢人中欠下了累累血债,迄今尚无还债的意向。有些血债在我已拖欠了几十年。对所欠下的每一笔血债,我都要百般抵赖。

我是赵国无耻党,始终和你在一起。我是脸皮最厚的那一个。在谴责如潮面前,我死猪不怕滚水烫,厚颜无耻擦脂抹粉。我过去靠的是这两手:暴力加谎言。谎言不灵了,我就倚重于暴力加无耻。

我是赵国贪腐党,始终和你在一起。我是贪得最多的那一个。我鱼烂土崩,这也“塌方式腐败”,那也“塌方式腐败”。我是周永康,我是徐才厚……我的贪腐金额在数量上论亿,在重量上论吨。

我是赵国通奸党,始终和你在一起。我是裤带最松的那一个。我是周永康,我通奸;我是薄熙来,我通奸;我是周秀德,记下和上百个女人通奸的感受;我是李庆普,“珍藏”236个女人的阴毛……

我是赵国裸官党,始终和你在一起。我是溜得最早的那一个。我的子孙持有外国护照;我在西方藏有4.8万亿美元;我藏富、逃税、洗钱在离岸金融中心国家……我一边喊“爱国”,一边脚底抹油。

我是赵国犯贱党,始终和你在一起。我是史上最贱的那一个。我用巨额“维稳”经费买凶杀人、整人和抢人,我天天找恨找骂。我花了大价钱雇人制造问题,请人帮我四面树敌,搞得我四面楚歌。

我是赵国缺德党,始终和你在一起。我是道德最缺的那一个。我别的或许不缺,但五行缺德。我连起码的人性和道德都已不讲。我用计生政策杀死了无数的小生命;我绝人之后;我不让人吃饭……

我是赵国霸王党,始终和你在一起。我是霸得最多的那一个。我奉行占山为王、成王败寇的强盗逻辑,霸占赵国数十年。我强迫大家只能和我做一锤子买卖。我抢夺了一间商铺,而后搞独家经营。

我是赵国魔鬼党,始终和你在一起。我是魔性最重的那一个。我本是魔鬼转世,是受了撒旦的派遣,专门来祸害赵国的,故有难于掩藏的魔性和兽性。我的使命就是不择手段危害赵国,危害全球。

写于2016年8月2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670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1971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沆瀣一气、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