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致荒庙住持习近平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五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我不能不善意地提醒你:你所主导的这届“新政”,至少到本月为止,对苦难的百姓而言,并没有解决任何的问题。国家还是黑暗无边,荒废得就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都没人管……

你虽为一国之尊,但于某种层面而言,也只是形同荒庙住持而已。一些本该是“国之利器”的部门,非但没有在你的领唱中为百姓作善降祥,反而在明火执仗,于祸国殃民中进一步成为国之凶器。

党国被联合作乱的几条线搞得益发鬼哭狼嚎,似在进行铺垫,为来日的夺取权力巅峰制造充足的现实依据。若不能有效压制内乱,你在任期内不仅会是一事无成,而且有成为又一个华国锋的可能。

不管什么样的体制,国家都不能无尽无休地沦为一座荒庙,更不能异化成一个灭绝人性的魔窟,国家机器必须呈现利国利民的正向运作。国家机关理当有人确真是在管事,否则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国家需要平稳过渡。你和你的团队为国家、为百姓、为自我,都该记得所操持的是一个国家,而不是在厮守着一座荒庙。不能将已发生的当作未发生,不能就这样得过且过,“能操一天是一天”。

荒庙住持不该是习先生的角色定位。你虽接手的是个烂摊子,面临了千难万难,但只要情系苍生,愿意为国民解决问题,还是能从有些方面入手,让国家意义不失其本真,将国家尽快地导入正轨。

可以清除一批乱臣。乱臣的祸国殃民有目共睹,以“反腐”模式清除乱臣步调太慢,拘泥于所谓的“组织程序”,无法让国家在短期内焕然一新,落马的贪官污吏正是由“组织程序”批量制造的。

值此动荡之秋,不能举轻若重。即便是家企业,也不会明知某主管是在存心添乱,还要顾虑重重放任其兴妖作乱。只要是不适合执掌“国之利器”的乱臣,就该让其歇着,省得再进一步危害国家。

可以启用一批新人。要拨乱反正,就要敢于不拘一格用人才。这种陈腐、反动透顶的体制,所聚集的人才太少,所埋没的人才太多。再倚重于不想管事、不会管事者,国家就必将还会是一座荒庙。

劣币驱逐良币的党国,一直是在怀其宝而迷其邦,真正的国之栋梁多半不在朝内,而是在被迫害,在坐牢,在流亡……不拘一格从这些人中去物色你的左膀右臂,既显胸怀博大,也定将如虎添翼。

可以废除一批机构。“汉朝八千人养一个官员,唐朝三千人养一个官员,清朝一千人养一个官员,现在四十个人养一个公务员。”臃肿的红朝多豢养的是行尸走肉,且多是在自乱阵脚、养虎为患。

有些纳粹德国时期才有的产物,依附在国家和人民的肌体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路吸血到今天,不但直接导致了社会自愈机能的丧失,也常生产“高级黑”,这类机构早就应该予以彻底废除。

可以严惩一批恶霸。在恶霸猖獗的党国,恶霸的恶行多令人发指。恶霸对民心的残害,对统治的动摇,在任何时期都远甚于贪腐,所以清理恶霸一定是要比清理腐败更能赢得人心,更加有益社稷。

在到处是国中之国的匪区,以公权为依托的大小恶霸多如牛毛,这些人渣的为所欲为,一直以来不被追究,已是全面动摇了国民对党和政府、对法治的信任,不严惩恶霸就不会有国家正气的彰显。

可以解决一批问题。声势浩大的“反腐”,将周永康等“坏人中的坏人”打进了十八层地狱,本该是对民心的一种振奋,是亮光的一种闪现,可因为联动工作滞后,百姓迄今也还是无法由衷欢呼。

有贪官污吏的存在,就必有被贪官污吏所祸害的百姓存在,就该推己及人还百姓以公道,就不能总是将问题束之高阁,将已发生的权当未发生。从确真解决问题入手,体现该有的人性和道义担当。

可以开放一批省区。就是要一厢情愿“坚持党的领导”,也不难找到一个更好治理这个国家的平衡点。可先以一批省区为试点,在县乡范围内赋予国民选举权和罢免权,从而让各地不再一地鸡毛。

民主潮流浩浩汤汤,不是任何团体所能阻挡。在“摸着石头过河”中,哪怕是挤牙膏一般,愿意多多少少给国民一点出路,从长远来看,也是在给自我以出路,在真正有效地促进国家的平稳过渡。

……

习近平先生,以上所述,所谈的只是我的一点浅见,不敢奢望会被你参考。你是一国之尊,你有你的大智慧,你的暂时形同荒庙住持,其深意或不是吾辈所能悟及。期待传来钟鼓悠悠,梵唱朗朗。

文末言归主题,这是我写给你的第五份借据:廖祖笙于阴毒的迫害中不得不举债度日,万般无奈,于公元2016年6月28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求借一分钱,并借此给习先生一些善意的提醒。此据。

写于2016年6月28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635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1936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沆瀣一气、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