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暴政打手的下场

贪腐对暴政打手周永康而言,不过是罪恶生涯中的小节,可即使小节被追究,在周家也是够受的:周永康被判了无期徒刑,其子周滨被判了18年,其妻贾晓晔被判9年。周家已沉沦地狱,永不超生。

暴政打手周永康落得这般下场,在人们该是意料之中。高智晟五年前就已断言周永康会死在牢内;周还权倾天下时,国内就有敢言人士向其明言,换季之后周极可能首先成为被红朝抛弃的对象……

抛弃周永康有广泛的民意基础。在腥风逆气弥漫四野的异常黑暗时期,暴政打手周永康对不少家庭悲剧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人权恶棍周永康让法治的渐趋归零,长期以来人神共愤、千夫所指。

周贼的罪有应得,虽不意味着奸臣擅权、酷吏罗织、朋党相轧、滥杀无辜的结束,但至少彰显了冥冥之中的天道好还。“收刀入鞘吧,凡动刀的人必死于刀下!”周的今天,会是有些恶棍的明天。

甘当暴政打手的周永康,权柄在手不可一世,穷凶极恶,可究其实质,只是一个无脑动物,一个百分百的酷吏。尽管已有过太多的可鉴前辙,可周在位时,竟不知在历史的铜镜里照照自个的明天。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看看《酷吏列传》,看看史上甘当暴政打手者的下场,几乎是没有一个能有好结果的。暴政打手只要是“迨至千夫共指,怨毒已深,必要使他尸诸市朝、人亡族灭而后快。”

民变大多是被酷吏给逼出来的,故暴政打手既为暴政所用,也为暴政所诛。暴政打手是黑暗王朝的利用品,同时也是牺牲品。酷吏干尽了败坏朝纲、祸害百姓的事,轻则被贬边陲,重则人头落地。

所有的暴政打手在位时,都像周永康一样得瑟,殊不知暴政要用你时,可以放任自流,不用你时也能弃之如敝。宪政给人权恶棍清算总账时,不可能避重就轻。周永康于目前还远不算跌落于谷底。

天授二年,暴政打手丘神绩自恃是武则天的心腹,陷害无辜,滥杀官民,导致朝野一片哗然,一向听任酷吏擅权的武则天“恐为社稷之祸”,于是拿其开刀,斩首示众,借此作为整顿刑狱的开端。

同样是在武则天当朝之时,周永康的本家周兴,在充当暴政打手时滥杀无辜,后被人控告谋反,被人用请君入瓮的酷刑还治其身,“四周烧炭炙之”,在被朝廷发配去岭南的半路,遭仇家给刺杀。

同样是在这个时期,暴政打手索元礼惨死狱中;暴政打手来俊臣被武则天下令斩杀在洛阳闹市。行刑后,对此暴政打手恨之入骨的百姓一拥而上,剜眼的剜眼,吃肉的吃肉,尸体转瞬就化为乌有。

暴政打手周阳由肆意玩弄司法,被朝廷处以弃市之刑;暴政打手张汤搞得人人自危,武帝明知其罪名有假,为平息众怒,还是赐死张汤;暴政打手王温舒株连无辜,被告后恐遭灭族,只能自杀……

翻开书卷,你就不难发现,凡是甘当暴政打手的周永康之流,不论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都同样是殊途同归,都不可能会有好下场。所谓人在做,天在看,豺狼当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

人尽皆知周永康的罪恶,远远不止于贪腐。专制王朝可以为周永康避重就轻,民主法治时代给周贼结算负债,则必然精算到一分一厘。周永康会老死狱中则已,否则来日还要被提审个几千几万次。

总有一些血和泪的记录,无法真正彻底被黑暗之手所删除。天可怜见,苍天垂怜于苦难的人们,在漫漫长夜的孤苦无助,给出了一个可以让你哭诉,能让你揭露的平台,这平台能记录每一笔负债。

在此账本面前,只要不是像暴政打手周永康一样,在任时成了无脑动物,就该懂得赶紧掩藏兽性,回归人性。再了不起的任期也有结束的时候,在任的你,当想想自己较之周永康、王立军,如何?

写于2016年6月16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623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1924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沆瀣一气、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