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习近平解决了什么问题?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四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彼岸的一介女流蔡英文,知道“人民选择了新总统、新政府,所期待的就是四个字:解决问题。”你虽非出自大陆人民的选择,但既然在其位,就宜谋其政。你不妨摸着胸口想想,你和李克强总理上任迄今,究竟为苦难的中国人民解决了什么问题?

原以为你在全面执掌军权后,会以霹雳手段果断压制内乱,从而可以专心致志修德政,揽众心,可到现在,也还是不见“新政”有什么更具新意的动静。百姓大旱望云,个个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照旧是伸手不见五指。连人性、道德、法律、廉耻等等,一概都不讲了的赵国纳粹比比皆是,还是在汹汹逼向苍生,肆无忌惮地践踏人权,这个国家依然荒废得就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都没人管……

习近平先生,人民在“新政”的心目中,究竟摆在怎样的位置?大张旗鼓的“反腐”,造就了许多新官的上任,这些新官若真懂得以人民福祉为重,以国家前程为重,该也是可以为你、为苦难的人民多少做一些事情的。而寒来暑往一晃几年过去了,人民久拖不决的问题非但未得到合理合法的解决,执掌了公权力的上上下下,相反还是在不可理喻地漠视问题的存在,甚而是在若明若暗地制造问题。

以我为例,在“习李新政”时期,我别说是为惨烈遇害的儿子申冤,就连吃饭都又成了问题,不但生存空间遭到全面压缩,言说空间也被更是挤压。曾经以文为生十年的我,在爱子被虐杀后,十年来于“传媒大国”再也发表不了一个字;我面对了乡关茫茫在外谋生,风烛残年的岳母和母亲,先后蹊跷遭受重创;我不离开属地则已,一离开属地,亲友就要鸡犬不宁,总遭公害骚扰和惊吓;我蜗居故乡,没人管我家有没有米下锅,就连想要卖房求生都求而不得,所有的生存之路都被一一给公然堵塞……我开了近十年的谷歌博客被删得只字不留,我的谷歌邮箱全部被禁用;有的“异议网站”一反常态,在我的饭碗又被下流打破后,“奇怪”地开始对我实行禁言……我的窗外高悬着摄像头,一些稍微大一些的树木或被砍掉,或被修剪得只剩树干,我家的厨房玻璃上赫然留有弹孔……试问这在本质上,和变相杀人又有什么分别呢?我当初不过是希望当局正视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而已,我的家庭和人生竟然也可以被它们毁灭成这样,整人已整出了人命,也还是欲罢不能,不肯收手。

而四山五岳此起彼伏的哭天喊地,也让世人有目共见,人权状况在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法治国家”,并无显见的改善,“执政党”的品性也无提升,人们在“不修德政,专行无道”的共匪治下,合法权益一如既往得不到任何有效的保障……“反腐”搞得惊天动地,折腾迄今的结果是并不解决任何的问题,还是“德政不举,威刑不肃”,还是完全不顾人民的死活……这般“反腐”,就是贯穿了“习李新政”的全部任期,贯穿到地老天荒,于百姓看来也只是在自暴其丑,形同闹剧。

被统治者只是因为表达了不同的观点,就被整得家破人亡,并被强置于无尽举债度日的境地……有这般兽行存在的非人间,哪里还是什么真意义的“法治国家”?哪还有国之为国的精气神?哪还有什么党的胸襟可言?被迫害的人群在人权恶棍周永康被法办后,不是在显著减少,而是在急剧扩大,赵国纳粹的迫害手段,常显现着非人类的极之变态。有些人在变态的迫害中惨烈消亡,有些人则不论是在大监狱还是在小监狱,都正在遭受着法西斯新变种若明若暗的虐杀……“有德者过于八百,无德者不及四百载。是以周家八百六十七年,夏家四百数十年。”摇摇欲坠的赵家,还只是居于庙堂数十载,就已缺德、残暴、变态成这样,委实让人瞠目结舌。

习近平先生,这个国家的有些问题,虽是过去余留的问题,但继承权力的同时也继承着债务,推己及人尽可能地解决问题,让国民感受到还有公道的存在,这对执掌重权者而言,宜成为该有的道义担当和责任担当。你所要解决的问题千头万绪,而当务之急,也许是要以非常手段,首先制止名曰“公仆”实为两脚兽的变态。唯有不再变态,某些“公仆”才能更多一点人形,才能因为有了同理心的存在,从而减少官民对立和冲突,所谓中国梦、复兴、法治云云,在这样的体制下也才能略微有所附丽。倘若就连人性、道德、廉耻等等,这类人之为人最基本的要素都已是不讲了,则缺德党的“挨骂”事小,国家的平稳过渡在民怨沸腾中,势将化为乌有事大。不能让治下民众在德政、善政中活得相对有尊严的政体,自个也一定不会有尊严可言。逾越人性与道德规范的野蛮权力,不论它在一时之间怎么兴妖作乱、穷凶极恶,在时间的长河面前,都终将只会是要裸露在河滩之上的垃圾。

习近平先生,请不要忘记:苦难的人民在翘首期盼“习李新政”解决问题,而不是像以往的“新政”一样,言行脱节,完全不顾人民的死活,漠视问题、遮蔽问题,甚而乱上加乱制造问题。能让国人对缺德党当真刮目相看的,不是延续暴政和惰政,而是顺天应人改行德政和勤政。这是我写给你的第四份借据:廖祖笙于阴毒的迫害中不得不举债度日,情非得已,于公元2016年5月31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并对“习李新政”予以善意的批评。此据。

写于2016年5月31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60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1908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沆瀣一气、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