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魏则西之死与惨烈消亡

在暗无天日的共统区,天天有人在惨烈地死去。魏则西相对于许多消亡者,死得还算安详,也死得算是幸运。因为某种需要,死后的魏则西被用以大举消费,让生命感到惶恐者则被架上火堆烧烤。

癌症于全球而言是绝症,倘若魏则西死在了别家医院,一准是波澜不惊,问题是他死在了“莆田系”介入的武警医院,而且武警二院在诊疗中,未对绝症患者据实相告,为利益曾夸大过治疗预后。

魏则西之死被“热议”,首先是因为共统区乐意为之推波助澜,以凸显区内的伪道德和伪正义。生命并无贵贱之分,许许多多惨烈消亡的生命根本得不到舆论的眷顾,魏则西之死则能被“热议”。

在“热议”魏则西之死的过程当中,同时也伴随了共统区多个部门的联动,而这些部门平时则仿若行尸走肉一般。习惯于尘封种种的传媒,在声讨“莆田系”之时,也骤然记起了“铁肩担道义”。

在这样的“热议”当中,既粉饰了“我们的党和政府”对生命的敬畏,对责任的担当,对道德和正义的“不懈”贴近和追求,也映现了瑟缩在党婆婆淫威下的传媒,似乎在乱世也还有存在的价值。

而且“热议”还能借题发挥,在对落水狗迂回痛打的同时,也迎合着庙堂的某种需求,所以大可不必担心“热议”后,会被删帖、删网站、删博客,不用害怕国保会找上门来,是故尽可“热议”。

魏则西之死被“热议”,也因为这一医疗纠纷触动了太多人的神经。自共统区抛弃国家责任,将看病难变成了国民无可回避的问题之后,十几亿的生命就普遍感到惶恐,惶恐的生命需要有出气筒。

让生命感到惶恐的,不单是医疗全无保障。专门设立一个武装到牙齿的军种,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国民,这本身就已够让生命感到惶恐。这军种在不务正业谋利中,“出了人命”,势必就引起公愤。

始作俑者在这回的“热议”中,于是也就无可避免地被架在火堆上烧烤,在七嘴八舌中广遭道义的审判。“热议”魏则西之死,是民愤的一次宣泄,也是对“闷声发大财”的普遍反思和愤而声讨。

罪该万死的是始作俑者,而非若过街老鼠一般的“莆田系”。你不妨试想一下,在这样的“国情”下,对民营医疗业垄断性介入的不是莆田系,而是温州系或别的什么系,是否就不存在了看病难?

别国生产总值远远不及共统区,可人家的国民非但不存在看病难,相反是在享受全民免费医疗。医疗行业是一个专业性极强的行业。为甩包袱,让民资分担国民的医疗保障,这本身就是草菅人命。

草菅人命的共统区,乐见民资“土法上马”,让病中的国民在就医中,遭遇的或是兽医,不知出了多少的事故隐而不报,现因某种需要对魏则西之死大肆渲染,说破了这根本就是伪道德、伪正义。

魏则西再不济,在生前也还能就医,而有多少人则是有病都不敢看,没钱看,只能在家静静等死。有多少人在官商勾结下的血腥强拆中惨烈消亡,又有多少人在新纳粹的迫害下“离奇”地遇害……

相对于魏则西之死,无数在共统区惨烈消亡的生命,更多是死得无声无息,死得全无公道可言。相对于无数冤魂的死不瞑目,以及惯有的反向作为和噤若寒蝉,有司和传媒的乔文假醋,更见无耻。

任何鲜活的生命在不该凋落的季节,像残花般凋落了,都让我们为之深深痛惜,因为我们包孕在人类之中,因为我们并不是汪洋中孤立的岛屿。敬畏生命,敬畏的是生命的整体,而非生命的单一。

郭飞雄和魏则西一样,有相同的肤色,用同样的语言……魏则西死者长已矣,而郭飞雄们正在被虐杀。无视郭飞雄等等生命的危在旦夕,以及无数人的惨烈消亡,就也不配去“热议”什么魏则西。

写于2016年5月5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58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1882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沆瀣一气、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