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任志强面临的人格定位

任志强之“留党察看”,缘起于公开表达了对“党媒姓党”的不认同。即使是黑帮,帮中成员对帮内事务,也有表达不同观点的权利,也有说说而已的权利。任志强说说未能而已,足见党之伪大。

宪法说人人有自由言说的权利,有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的权利。不容“妄议”的奇葩党纪,显系凌驾于宪法之上。“留党察看”,是对任自由言说的惩戒,是在施以人格歧视和侮辱,是在公然违宪。

所谓“留党察看”,即党爷对任志强要“察其言,观其行”;即任志强得赶紧摇尾乞怜,明知自个没错,也得在方方面面勤于自我改造,以换得党爷的“从宽处理”,否则党爷就要“清理门户”。

“留党察看”的铁蹄之下,任志强的人格尊严已被践踏。要想让任志强的人格免于进一步受损,方法有二:一是由上级党组织出面,撤销这一处分决定;二是任志强谢绝“留党”,宁愿回归群众。

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党通常不会收回成命,留给任志强重拾人格尊严的路,多半只剩自己去趟出。“若俛首帖耳,摇尾而乞怜者,非我之志也。”任志强何去何从?能否自尊不下于古人?

问号摆在面前,这是检验任志强人格定位的时刻。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人光溜溜地来,赤条条地去,人活一世,丰俭同归。苦短的人生或可以没这没那,但不能没有自己的人格定位和人格尊严。

共匪是什么?共匪是恶势力的代名词,其恶行广为人知。共匪的巢穴中蝇营狗苟形同蚁穴,这也意味着有不少人在继续迷失着自我,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人格,甘于卖身投靠,甘作恶势力的帮凶。

匪党臭不可闻,党徒优柔寡断同流合污,不能更明确地进行该有的人格定位,这本就是一种人格的自我丧失和扭曲,在公然遭致党内严重的人格歧视和侮辱后,再将党籍当宝,就更是人格之丧失。

“留党察看”?这既让人哑然失笑,也不禁要替任志强感到不值和不平。无德无能的匪党,祸国殃民了几十年,到头来竟会伪大得要道路以目,要给人的嘴巴上贴封条,这样的党还有什么好留的?

任志强与其摇尾乞怜被党爷“察看”,被继续践踏人格尊严,毋宁更多地看看窗外显见的现实,看看自我不甘被泯灭的良知,看看曾有的人格定位……任志强需要做出更好的人生定位和人格定位。

写于2016年5月3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579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1880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沆瀣一气、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