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不要脸之当网红当大官

有人不齿于某些网红的作派,问:“不要脸就能当网红吗?”这话问得多余。妇孺皆知,在神奇的赵国,不要脸不只能当网红,而且还能当官,当大官。厚黑之于赵国官场,就譬若海水之于游鱼。

已落马的赵国大员,脸皮个个“厚如城墙,黑如煤炭”。有的在现形之前,位处“执法”巅峰,明处道貌岸然,暗处贪污受贿,淫人妻女,无恶不作。其“厚而黑,黑而亮”,决非赵国百姓能及。

落马之后,这类赵国官场厚黑学的传人,又能一次次或哭哭啼啼,或五体投地“跪求免死”,或在庭审中积极配合走过场的演出,坦承自己的贪腐事实是“客观存在的”……索性就变得更不要脸。

已经原形毕露的赵国官员不要脸,还在台上夸夸其谈作报告的官员,就个个一定要脸吗?决非如此。赵国的官场有着太多的伪君子,国人尚未见识有些伪君子的不要脸,只是其画皮没被扯下而已。

要脸是人类的一种天性,而赵国的擅长之一,即扼杀人的这一天性。朝廷本当是治下的道德标杆,煞有介事盘踞在庙堂之上的赵家人,“治国”秘诀却先是靠了暴力加谎言,后是靠了暴力加无耻。

赵国的朝廷尚且不要脸,也就怪不得赵国上上下下、一天一地的不要脸。当“治国”都只剩下了暴力加无耻这样可怜的两招时,仕途中人要脸的反而势必成另类。不要脸是加官进爵必要的敲门砖。

于是,在赵国,越是不要脸,越是能当官,越是能当大官,越是不会体恤民间疾苦,越是能在报告中口沫飞溅,说得乱坠天花,说得不着边际……怕什么洪水滔天、谴责如潮?用不要脸就能应对。

别看赵国的官员个个人模狗样,头发梳得溜光,实质其间不要脸者多如牛毛。有些官场的衣冠禽兽,对脸面的爱惜程度,甚而远远不及禽鸟的爱惜羽毛。倘若懂得要脸,赵国也就不会荒废成这样。

不要脸的赵国朝廷,与民争利久矣,为了不择手段圈钱,不惜在民众的生存之路上设伏,不惜一再逼良为娼,不惜在没完没了的血腥强拆中闹出人命……史上的朝廷,没有过这般不讲丁点颜面的。

沉沦在物质社会中的某些网红,以及为着生存而不得不卖笑在花街柳巷的苦命女子,在赵家人所打造的人间地狱,就是再怎么不干净,也比赵家人干净一些;再怎么不要脸,也不及赵家的不要脸。

写于2016年5月1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57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1878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沆瀣一气、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