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赵国的主要问题是邪恶

选择性“反腐”不可能一了百当。在新纳粹肆虐的魔窟,百孔千疮、问题成堆一直以来是一种常态,腐败问题只是积弊之深的冰山一角。相对于有些问题,腐败问题之于赵国甚至还只是个小问题。

现行体制也不会让鱼烂土崩变得洁清自矢。不论“反腐”的调门有多高,力度有多大,腐败在乌天黑地中都将继续繁衍,区别所在,无非是贪多贪少、公然贪腐和隐性贪腐之间的差别,如此而已。

赵国的主要问题是邪恶而非腐败。腐败只是邪恶狂乱中的罪恶分支,是罪恶的表征之一。无所谓邪恶,便也无所谓周身溃疡式的腐败。不从根本上入药消解邪恶的病灶,腐败的痼疾就只能是无解。

民主是腐败的天敌,也是通向廉政的有效桥梁。赵家对走向杜绝腐败的捷径视而不见,非要搂住“特色”,“摸着石头过河”。“过河”的结果,是肥了赵家的硕鼠,争相暗度陈仓在巴拿马运河。

巴拿马文件照见了赵家人贪婪的吃相,也充分印证了赵家的邪恶。为着一己之私,无德无能的赵家霸占赵国到现在。“反腐”的盖板下蛆虫满缸,也不管百姓死活。点面的正义覆盖着全局的邪恶。

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赵家蛀虫,将赵国蛀咬得满目疮痍、风雨飘摇尚在其次,还要耀武扬威地百般奴役赵国百姓。人权旁落的赵国,少有霁风朗月的景象,多有血雨腥风席卷的邪恶。

赵家仿若天生就和人权有仇。赵家人身上,没有人类异于禽兽的通常文明标记。以民为敌的赵家人,没有一天不在疯狂地限制、侵害、践踏人权,邪恶得整个儿就是奴隶主或是纳粹、魔鬼的化身。

赵家对赵国百姓所施以的各种野蛮暴行,让太多赵国人宁可苟活在刀耕火种的蛮荒时代,也不愿生不逢时在赵国。靠了杀人和骗人起家的赵家人,周身弥散着井冈山的气味,有邪气、匪气而无正气。

邪恶的赵家,在有些层面甚至连纳粹都不如。纳粹德国百般残害过犹太人,但未残害过德国同胞。在有形和无形的铁丝网司空见惯的赵国,人权因了赵家的邪恶,在岁岁年年衣不蔽体,嘤嘤而泣。

你一边在为所欲为地残害同胞,一边又一厢情愿地要异姓者爱赵国,赵国只是赵家的国,与匹夫匹妇何干?被邪恶侵蚀得就连基本人权都难于享有的亡国奴,在这样的一个魔窟里,还怎么去爱国?

豺狼当道,赵国人全都是赵国沦陷和赵家邪恶的见证者。只有邪恶的魔鬼,才会念念不忘要对人类的生命权、生存权、尊严权、自由权、表达权、选举权、罢免权等等基本人权,加以限制和剥夺。

邪恶如此之甚,迫害如此之广,民愤如此之大,不横刀立马遏制邪恶的蔓延,不推己及人清算如山的旧账,也不己溺己饥关心百姓的疾苦,只想沉湎于单一游戏得过且过,这决非该有的当家姿态。

邪恶的赵家,将赵国异化成了一个魔窟,避重就轻不想去邪归正,只想用表演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的“亲民”或“反腐”,施以浅表的修修补补,这对赵国也好,对百姓也罢,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

“亲民”或“反腐”不解决问题,以各种下三烂的伎俩拼命遮蔽罪恶,或是再穷凶极恶耍狠,也同样是不解决问题。网络时代的罪恶会被曝光和记录。越是寄托于耍狠耍流氓,越是会墙倒众人推。

稍有知觉的人,都会有自己的价值取向和是非判断。任何试图以邪恶行径给无良极权延寿的把戏,都只不过是枉费心机。分明就是一坨恶臭的狗屎,不论你施展怎样的魔术,也不会让人当作黄金。

赵家可以无视常识,但历史的车轮在总体上,却只会在常识性的轨迹上滚滚向前,不会出现太大的偏差。恶贯满盈的赵家人恐惧于逆转,逆转却无可避免。凡是无视人权的国家,就必存在大变数。

这有史上朝代的更迭为证,也有一意孤行之国近年的天翻地覆为证。正义的审判或许会迟到,但正义的审判一般不会缺席。判无罪者为有罪的,来日自个会被审判。依凭邪恶的,必遭正义的反击。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真有益赵国和赵家的,不是睡眼惺忪,不是回避问题,不是放僻淫佚……而是从骨子深处扶正黜邪,趋向于正义,挣脱于邪恶,在普世价值的正轨上去面对问题,解决问题。

写于2016年4月25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57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872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