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影帝刘云山诡异的“调研”

戏路宽广的影帝刘云山,自视储君,益发痴迷于让地方官恭迎大驾,在四处流窜中诡异饰演“调研”。刘云山所到之处就是秀场,为其擦脂抹粉的片场花絮,多以“电讯”方式在一众刘媒上刊出。

但有些片场花絮刘媒是要隐而不报的。比如刘云山近期去成都“调研”,有司担心遭受刘云山迫害的老作家铁流会怒向胆边生,找刘云山“碰瓷”,于是就先下手为强,于此间将铁流给关了起来。

刘云山人五人六的诡异“调研”,别说是一个83岁的老作家,就是血气方刚者也不可能靠近得了刘云山,更动不了刘的半根寒毛。竟担心一个老作家会找刘云山“碰瓷”,好笑,也亏其想得出来。

影帝刘云山“调研”的扰民,仅在成都上演的这段小插曲中,即可见一斑。一个主管意识形态的常委,煞有介事地东奔西走“调研”,弄得地方官们也得一窝蜂地配合演出,不但扰民,而且扰官。

刘云山越是痴迷于诡异“调研”,越是自我凸显了人格分裂。你一边给原本“铁肩担道义”的传媒戴上口罩,在网上也到处打上马赛克,搞闭目塞听,一边又“调研”得上瘾,这不摆明了有病吗?

可要是不揣着剧本“调研”,在皇城内刘云山又可能闲得不由技痒,某些以党总书记自居的台词,就没有合适的舞台给念出来,就制造不了“新闻”,就抢不了彩头,就坐失了突出自我的良机……

于是就欲罢不能,于是就“调研”了再“调研”,于是就无尽无休地扰民和扰官……主管意识形态的刘云山在“调研”中宣告:“传媒大国”的传媒全是废物,就连俺刘云山都得四处去“调研”。

“调研”其实是一个老旧的词汇,只在信息十分闭塞的时代才被频繁地使用。在互联网时代,在鼠标轻点就可以尽知天下事的年月,位高权重者若是成天只忙着“调研”,那多半就是个官场混混。

而自视储君的刘云山,凭了他在习近平任上的一再兴风作浪,即可看出他的“调研”不同于别的官僚之“调研”,有其玄机奥旨。刘不会满足于当个官场混混,刘是“深谋远虑”要“做大事”的。

“调研”多半只是刘云山的一个幌子,“调研”只是给刘云山架设了积攒人脉、串联、密语的桥梁。喜欢逢迎刘云山的地方官员要小心,刘云山的“大事”若是没做成,站错队者可能被“调研”。

所以脑子还没进水的地方官,对于刘云山的莅临“调研”,上上之策是避之大吉,省得来日因为跟着主角刘云山,在片场跑了一回龙套,就百口莫辩,就让党对你有了戒备之心。风物长宜放眼量。

常给习近平下套的刘云山,是“新政”时期当仁不让的影帝,更是一名有目共见的乱臣。“习李新政”接手的这个烂摊子,不但到现在还是一地鸡毛,而且人权每况愈下,这多半也拜乱臣们所赐。

影帝刘云山诡异的“调研”,除表演意味浓厚外,还因担纲主演的不同,明显映现着疑窦丛生。一个主管意识形态的常委而已,这般频密地奔走在各省区,“调研”什么呢?有什么可“调研”的?

写于2016年4月13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559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860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