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倒习联盟”没有市场

所谓“倒习联盟”,实乃虚张声势。在中国现行体制下,“倒习联盟”只是烂泥田里的泥鳅,翻不起什么大浪,也得不到国民的普遍响应。“倒习”要顾及的是小集团的品味,在整体上没有市场。

“倒习”?你能怎么“倒”?就是形成了不敢摆上台面的“联盟”又如何?在“倒习”之前,你必须看看这是一种怎样的体制,这是一种官大一级压死人的体制。这般体制“倒习”仿若痴人说梦。

这种体制固然也有过华国锋、赵紫阳、胡耀邦倒下的先例,但毕竟今时不同往日。历史也终归不是谁手中的鼠标,可以在所操作的程序上进行简单的复制粘贴。“倒习”没有相应的历史背景可言。

当年我工作在部队机关期间,亲眼见过一份红头文件,那是邓小平的一次内部讲话记录。在这份讲话记录中,邓小平训斥胡耀邦,就形同是家长在训斥小孩,而胡在邓的面前只能以唯唯诺诺应对。

华国锋、赵紫阳、胡耀邦的倒下,有其相同的历史背景,首先是因为他们的身后,都站着邓小平这样一个政治强人。儿皇帝的权杖对垂帘听政者而言,乃可予可夺。试问而今谁能扮演邓小平第二?

习近平的背后,并不存在第二个邓小平,而且也已将军权全面掌握在了手中,这无异于昭告了“倒习联盟”的意淫只能是妄想。即使“倒习联盟”不时搞出些花动作,这情形又能翻得起什么大浪?

再者“倒习”也没有相应的民意基础,在国民中不可能拥有广泛的市场。党国官场被腐败浸淫了几十年,习上台后强力推行反腐,使得官场的腐败有了相对的收敛,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天道好还。

这样的体制,习近平和王岐山的横刀立马,已是难能可贵,比以往任何一届的执掌重权者都更有担当。这种姿势在较大范围内给国民以幻想,你逆风而行“倒习”,你怎么去扭转国民的普遍认识?

习上台后,在有些层面固然也让国民觉得不舒服,但觉得更难受更惶惶不可终日的,应该是一众贪官污吏。“倒习联盟”即便在暗地形成,也会让人觉得动机不纯,是贪官在试图逃避惩治和清算。

再说只要不是傻子,就都知道天黑成这样,并不是个人问题,而是整个体制框架存在着大问题。“倒习”不动体制而动个人,只想换个当家的,让小圈子再逍遥快活,谁陪你玩这种不利己的游戏?

倘若你说这种体制框架不行,我们必须换一种体制模式,让国民从此不再受苦受难,让合法权益不再遭受严重的侵害,兴许应者云集。而只说换领班,嗤,这游戏就只能是“倒习联盟”自个玩去。

铁打的官场流水的官,党国的官场像是走马灯似的,换了一拨又一拨,换出了什么?换出了国民的日子一如既往的苦涩,换出了就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都没人管……这种体制下的天黑是注定的。

既然照旧摸黑,那么谁坐第一把交椅,这与黎民百姓何干?匹夫匹妇又没贪赃枉法,何惧习近平手执反腐的利剑?谁将脑袋系在裤腰带上,陪同你“倒习”?“倒习联盟”没有市场,那是一定的。

写于2016年3月25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540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841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