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刘云山会被处以极刑

刘云山没有明天可言,在有生之年只能是活得乍毛变色。不论是在国家实现民主转型之前,还是在国家实现民主转型之后,刘云山皆有可能被处以极刑。这决非危言耸听,时间自会印证这一论断。

刘云山在习近平任上的一系列丑恶表演,以及孤注一掷的图穷匕见,充分暴露了他的惊恐和不安。习近平该也能想到,只要刘云山还有兴妖作乱的能力,自己就还会被他弄得面目全非,灰头土脸。

能严重损害习近平形象,并将其包装成“毛左”以及文革复辟者的总操盘手,只会是刘云山,此外谁也不可能具有这样的能量。刘云山的这种胆大妄为,完全逾越了中共的底线,违反了政治规矩。

所谓的党媒,实际的刘媒,在对任志强进行文革式批判时,一边用明火烧烤着习近平,一边也剑指王岐山,这说明刘有贪腐嫌疑,否则不会有这样的剑锋指向。为官清廉者用不着这般剑指王岐山。

刘云山给中共造成的危害是不可逆的,而且是难于修补的。长期肆意践踏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刘云山,直接导致了舆论监督功能和社会自愈机能的丧失,使中共由此在人心中也已垮得十分彻底。

刘云山对中共的危害性,远超周永康。没有大大小小的刘云山,也就不会有大大小小的周永康。在有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国度,公权力势必会相对中规中矩,哪里敢肆无忌惮杀人、整人和抢人?

只要刘云山还在担任捂嘴队的队长,并时不时在其后背捣黑拳,习近平和王岐山们就是做得再多,做的也多半还会是无用功。而从刘手里救出传媒,党国会迅即焕然一新,在方方面面必事半功倍。

刘云山的所作所为,形同一个从内部攻破碉堡的炸药包,只要党国高层还有聪明人,还有起码的自尊,刘云山就已为党国所不容。就疗伤效果而言,放倒刘云山比放倒周永康,效果会来得更明显。

基于以上因素,刘云山在国家实现民主转型前,就有很大可能倒在五星红旗下,被中共壮士断腕,处以极刑。法办刘云山,既是对中共本身的一种救赎,也是对民愤的一种疏解,对冤魂的一种告慰。

至于刘云山在国家实现民主转型之后的被处以极刑,其可能性就更是无需花费笔墨,去多做阐述。如要天不知,除非己莫为。有些事在目前看来好像做得挺机密,在民主法治时代,还怎么去保密?

中纪委已将最强阵容的巡视队伍,派驻到了中宣部,中纪委也有人说了,没有谁能保证刘云山不出事……这些迹象似已表明,丧钟即将对刘云山敲响。刘云山进去之后,日子会比周永康难捱得多。

出来混,要还的。虽然就是将刘云山处以极刑一千次一万次,在短时间内,也缝合不了刘云山在人心以及在中共自身肌体上撕开的伤口,但毕竟也算是还债形式的一种,是对中共必要的确实救赎。

刘云山剩下的日子不多了,在这剩下的日子里,除了更是吃好喝好,当然也还可以继续坐着伙计的位子讲着老板的话,过足俨然自立了中央的干瘾。而人们会共同见证,刘云山的迟早被处以极刑。

写于2016年3月12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52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828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