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致饿饭党党魁习近平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二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我在上月的16日,给你写下了第一份借据,向你借一分钱人民币。时至今天,我尚未拿到你借出的这一分钱。也许你没能看到我给你写的那份借据,没关系,只要你还是饿饭党的党魁,只要我还在被迫举债度日,我的时间就十分充裕,类似的借据我就会月月坚持写下去,写到你不知道的概率为零。

请华人为证,这是我写给饿饭党党魁习近平的第二份借据——

作家廖祖笙在匪类的残酷迫害下,无辜的儿子被有形的利刃杀害,家中的老小被无形的利刃给虐杀着。廖祖笙的所有生存渠道被黑暗势力给公然堵塞,不得不一再举债度日。为给习近平先生一些善意的提醒,为让人性、道德、廉耻等等有所皈依,廖祖笙于公元2016年3月9日,给习近平写下了第二份借据,向习先生借一分钱人民币。此据。

我所借的这一分钱,对爱心人士习近平而言,连九牛一毛都谈不上。人所共知,习近平先生仅在去年,就向“友邦”送出爱心几千亿美元。我没要求送,每月向习先生借这一分钱,既不能给我家中的老人买米买菜,也不能给我年幼的女儿买尿不湿,为什么还要坚持向习先生借下去?我要的就是习近平的一种态度,希望的就是习近平先生,能向国人展现该有的人性姿态。

在饿饭党治下,被一步步逼入生存绝境的远远不只是廖家,大江南北到处是啼饥号寒,这类人群即使是在“伟大的首都”,也张袂成阴,而饿饭党长期以来视若无睹。西安探矿机械厂女工康素萍,在网上这般问习近平:“习主席我想问您:如果您被无辜剥夺劳动和生存权利快6年了,没有一分钱的收入,正常的生活无法维持,合理的诉求一直得不到解决,反被维稳体系无度打压迫害、被四面楚歌、被赶尽杀绝……您将如何自处?您能承受多久?我要吃饭我想活着,这个要求过份吗?”

同理,我在被迫举债度日中,每月向习近平先生借一分钱,过份吗?一点也不过份。党国是荒废的,主持党国事务者,在各种非人间的惨象面前,就应该“与人同忧、同乐、同好、同恶”,就该有“解人之难,救人之患,济人之急”的情怀,就得在治下有人确在管事之前,怀有更多的歉意,有着更多的担当。

共产党不承认洪洞县里没好人。我寻寻觅觅了快十年,依旧不知洪洞县的好人在哪。我想通过每月向习近平先生借一分钱,找到洪洞县里的好人,我希望习近平就是洪洞县里的好人。只要每月随手丢出一枚一分钱的硬币,习先生在我的眼里就已是好人,这买卖对习先生而言,太划算了。我希望通过借这一分钱,能让共产党的面貌有所改善,自此不再是一个饿饭党。共产党起家时是个饿饭党,挨饿;共产党时至今天也还是个饿饭党,只是在转而饿别人。

我上月白写了一份借据,没在习先生处借到一分钱,在无边的夜色中,我也进一步感受到了悲凉。我想到了我儿廖梦君惨遭杀害后,我被周永康、刘云山、张德江之流逼得扛着党旗,在广州、佛山连续乞讨数月的情景。不少市民知道我是一个长期为百姓说话的作家,知道廖梦君死得异常惨烈和冤屈,纷纷含泪给我夫妇俩以帮助,少则五元、十元,多则一千、两千,使我在乞讨时,常常面前的纸币很快就变得像是一个小山包,这是有照片为证的。要是没那许多素昧平生的路人帮助,我在家破人亡后在广东也就抗争不了两年。在习近平的手里就连一分钱都借不到,这让我的心空里不由盘旋着一个问号:难道习近平竟然连个路人都不如?

习近平先生,你在出国访问时,有些冤民不惜拼死拦下你的座驾,向你喊冤,这是否让你的内心曾经有所触动?在某天你有幸看到了我给你写下的一些文字时,你的眼角是否也会有泪珠滑落?你治下被黑暗势力一步步逼入生存绝境的衔冤负屈者,和你一样,也一样是父母所生,你的人心该也是肉长的。将心比心,要是你处在他们的位置,面对的是一个全然荒废的国家,面临的是呼天不应、叫地不灵,你又作何感想?你是否就甘于无声无息,毫无怨言地被逼死逼疯?

习近平先生,在将恶政优化成善政之间,从来就不存在着人云亦云的千山万壑。你要想有所作为,让自己前方的路变得更加顺畅,就一定不能再像胡锦涛在任时一样,对苦难的百姓而言,只是一具僵尸、一段木头、一缕空气……而当竭尽所能,让国家赶紧摆脱荒废的局面,让有些部门在心系百姓福祉中赶紧动起来,去解决问题,而不是遮蔽问题。给衔冤负屈者一些基本的人道关怀,让人看到共产党不再是一个灭绝人性的饿饭党,在你的引领下也有了仁之所在,德之所在,这对你和你的同僚而言,又何难之有呢?

习近平先生,助人者天助。围绕人性去更多地做一些文章,让百姓确实看到你的好,这对你是大有裨益的。你处在了一种怎样的险境,你可能自己还不知道。别的不说,单说近期冒出的一系列状况,就足可看出这是山雨欲来的前奏,暴风骤雨随时可能席卷了漫山遍野,让你的人生遭际也发生巨变。让百姓看到此党不同于臭了大街的彼党,让国人看到你也有善的一面,温情的一面,从而愿意去拥戴你护卫你,这对你对国家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正因为此,有些工作,你必须让人去同步进行,万万不可再一味荒废下去。

我本是一个清高的文人,在这般情形下,我力排众议,不惮损害自己的文名,去写一些支持你的文章,或是为你解围的文章,是为的什么?是寄望你能给我苦命的儿子主持公道?对我一家的残酷迫害已牵扯到了几条线,只要还是一党专政,以共产党一贯“伟大、光荣、正确”的秉性,我就不敢奢望我儿子的冤魂会有所皈依,就不会设想廖梦君能得到百分之百的公道。我为你做了一个作家所能做的,无非是希望你能挑起担子,让这个苦难的国家得到平稳过渡,不要让这个创伤累累的国家,再陷入某种可怕的轮回,再弄得哀鸿遍野、生灵涂炭,如此而已。

而总体来说,我对你和你的同僚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是感到失望的。“胡温新政”时期所存在的问题,“习李新政”时期同样存在,有些方面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既看在眼里,也深味了几乎让人感到窒息的下流和邪恶。我在写作中一忍再忍,不知自己的隐忍能维持到何时。窗外的花儿含笑绽放了,早春的气候透着和煦,而象征中的荒野,似乎也还凝固在冬季。

言归正传,这是我写给饿饭党党魁习近平先生的第二份借据。我在日常生活中一向友善待人,以我随和的为人,在现实中随便向谁开口,都不会说借不到一分钱。有敲打这一堆文字的工夫,我在街头巷尾随便转悠一圈,捡到的兴许都不只一分钱。但愿习近平先生,能觉出我借这一分钱的苦心。也希望这个季节,会更加明亮一些,有蚯蚓能蠕动的空间,有小草可生长的雨露,有鸟儿悠扬的浅唱,有花香的随风飘袅,为国人带来清新的纯正。

2016年3月9日写于漂泊中(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524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825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