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党的败类刘捂嘴

党的败类刘捂嘴与张德江一样,明处装得像是党养的哈巴狗,暗地却是吃里扒外、辜恩反噬的中山狼。刘捂嘴长期以来随心所欲践踏党媒,把党弄得面目可憎,把党魁习近平也玩得几近面目全非。

党的败类刘捂嘴肆意危害宣传领域期间,党国少有真意义的党媒。所谓的党媒,其实是刘媒,更多体现的只是他刘捂嘴团伙的意志。这些刘媒披着党媒的外衣,在整体运作上与党的宗旨相去甚远。

党的败类刘捂嘴不学无术,以他浅薄的学历,完全不具有主管意识形态该有的专业素养。真实是新闻的生命,党媒也是新闻的载体之一,同样不能违背新闻的真实性原则,所谓的党媒却谎言连篇。

党的败类刘捂嘴将所谓的党媒,实际的刘媒,当作造谣机器。党媒大肆渲染的所谓的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自焚,被证实是造假、造谣;廖梦君惨烈遇害后,党媒蹩脚参与“统一宣传口径”……

党的败类刘捂嘴惯于遮蔽国人真实的生存情境,致使林立的党媒形同摆设,丧失了该有的舆论监督功能,使得任性的公权力在践踏人权时,有恃无恐,愈演愈烈,日久让大江南北的问题堆积如山。

党的败类刘捂嘴缺乏起码的人性修养和道德修养。老作家铁流在揭批刘捂嘴后,即遭其暗算,在获释后仍遭无人性的对待;我本长期以文为生,被封杀后近十年来无稿酬收入,一家老小被饿杀着。

党的败类刘捂嘴使这个党日渐离心离德,在互联网时代成了众矢之的。没有刘捂嘴的凶狂扼杀新闻自由,就没有各地的一地鸡毛,就没有社会自愈机能的缺失,就没有大江南北冤民的张袂成阴……

党的败类刘捂嘴严重悖逆党的宗旨,将所谓的党媒,实际的刘媒,当作强奸民意,对国人随意展开欺骗宣传的团伙私器,搞假大空,大肆传播极左思想,在宣传上竭力将党总书记包装成“毛左”。

党的败类刘捂嘴马鹿易形。习近平说党要容得下尖锐的批评,说“小问题没人提醒,大问题无人批评,以致酿成大错,正所谓‘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刘反而将习包装成小鸡肚肠。

党的败类刘捂嘴犯上作乱。党媒在实际运作中沦为刘媒,以至不能为党所用,以至就连党魁习近平也不得不说“党媒姓党”,可见刘捂嘴之妄为。刘捂嘴不思悔改,相反借题发挥,对习疯狂抹黑。

党的败类刘捂嘴在借风使船。兴妖作乱的刘捂嘴能借着任志强发的几句牢骚,借着习近平对刘所进行的婉转的批评,操纵所谓的党媒营造“文革来了”的假象,要借这假象,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党的败类刘捂嘴有贪腐嫌疑。在四个字上大做文章,在国内外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且在“隔山打炮”的文革式批判中剑指王岐山,只能说明刘有贪腐嫌疑,否则不会这般张皇失措,图穷匕见。

党的败类刘捂嘴倒执手版,时而在习近平的后背打黑拳,时而在习的面前表忠心,充分暴露了他谋图不轨、丧魂失魄的心态。刘捂嘴没有明天可言,就是党不收拾他,民主政体来日也不会放过他。

写于2016年3月5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520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821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